许多人做慈善,是仅凭一份爱心,哪怕钱再多,能付出的也微乎其微,影响的范围也很小。

    看到那些在贫困中生活的人的时候,首先要问的,不是自己极其有限的爱心能帮助他们多少,而是他们是靠什么活到今天。

    毫无疑问,他们之所以能活到今天,基本上还是靠市场,即那些为了牟利而向他们提供商品和服务的个人和企业;而他们即使接受了短暂而有限的捐助,他们也得继续依靠市场活下去。

    同时他们也可以依据自己的能力到市场上换取相应的回报。

    行善的效率往往不如商业,商业本身就是最大的慈善。

    可以说,穷人更需要的是商业,它带来的资源能让穷人更有效益的利用。

    这个社会没有慈善不可怕,可怕的就在于没有市场和商业,而穷人缺乏改善境遇的通道。

    穷也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希望。

    李和站起身道,“去车间再看看吧?!?br />
    他没给宋经理拒绝的机会,直接出了办公室,朝着最近的一个车间过去。

    纺织车间大概有30000多平方,属于生产一线,机器设备占了主体,到处是轰隆隆的机器声。

    除了细小的棉花毛和飞扬的颗粒外,噪音特别的大,宋经理几乎贴着李和耳朵说话了,李和也没听见。

    织布和无梭工序工作环境是常年的高温高湿,李和一进去就是感觉像在蒸笼里一样。

    而旁边的的员工也是汗流浃背,小毛巾不离手,个个穿短袖。汗水不停的流,工服都是湿漉漉的,脱下来好像随时可以拧出水来。

    李和在想,如果是高温季节,这得怎么过?

    他绕着车间转一圈,呼吸有点不畅,不过他没有急着出来,冷眼看着在他身后不停抹汗的一杆子厂领导。

    大约过了有半小时,所有人的身上都湿透,宋经理最先挺不住,贴着李和大声的道,“李先生,要不先出去吧,这里太热了?”

    李和摇摇头,大声的笑着道,“不着急,咱们应该向这些工人学习,她们常年呆在这里都不怕热,咱们待这么一小会,哪里敢说怕热。不着急出去?!?br />
    “哎,好的,好的?!彼尉硪仓荒芨磐ψ?。

    “哎,你通知下,现在敢走的,明天就不用来上班了?!崩詈图尉砩砗蟮牧斓加型低底呷说募O?,不慌不忙的给打了一剂预防针。

    这话没需要宋经理传达,许多人都听明白了,虽然噪音大,可抵不住李和声音响亮??!

    这次大家没有一个敢走了!

    李和又在车间里左右转了一圈,这一圈又是半个多小时。

    厂子里的领导大眼瞪小眼儿,这次都绷不住了,热的受不了,要不是碍于李和在,早就光膀子了。

    宋经理道,“李先生,你有什么交代,你尽管说,我们一定努力做到?!?br />
    他本来人就胖,哪里能这样继续熬,他真的怕会热死在这里。

    李和没搭理他,只是问万良友,“咱们明天应该没什么事吧,以后啊,要多来这里走动走动,陪着宋经理多来忆苦思甜,这样大家都能有进步。列宁曾经说过: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看如今忆从前,总是感觉到我们的曾经和过去,是那样的苦难清贫,是那么的清纯天真,是那样的无知混沌。几十年的人生光阴,就这么不可思议的一步步的走了过来,面对着甜蜜蜜的生活,和谐融融的盛憬,人啊,总容易忘本?!?br />
    其实他很少忆苦,大概从小苦到大的人,身在其中而不知其味,或者说不想回忆。他上高中还是不管四季都是打赤脚,为了省点车费到学校上学,都是徒步几十里地。

    家里孩子又多,养孩子不比养猪上心,猪还可以卖呢。每天都是同贫穷、饥饿做斗争,什么都没的吃,就是吃萝卜都不用洗泥巴就可以吃下去呀。

    通常半夜饿醒了,只能偷偷抹眼泪,一种孤军奋战的悲苦。半梦半醒的时候还在难受,心里反反复复念咒语一样地跟自己说,再也不要这样了,再也不要这样了。

    也不知道到底是哪样。

    所以他一不怕苦,二不怕脏,只有一点点怕死,怕饿死。

    万良友很快体会到李和的意思,笑着道,“没什么大事,明天我们还可以过来?!?br />
    李和继续道,“其实我还有一个更好的建议,咱们也可以喊于经理一起过来,独乐了不众乐?!?br />
    这下厂子里的领导都不淡定了!

    没法淡定??!

    这要是天天来,他们这帮人简直没法活了??!

    而且还居然想把于德华给拉过来!

    于大老板的脾气,他们这些人哪里还能受得了!

    而且李和话里的意思很明白,于德华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他们这些人也更甭想逃出李和的手掌心,或者敷衍了事。

    “李先生,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彼尉碚獯沃沼诓桓以僮昂苛?,只能赶紧的低头。

    李和笑着道,“明白什么?”

    “我们前阶段刚刚定制了一套湿帘风机系统,拥有强大的换气能力,能迅速将工厂内的污浊空气排出室内,同时能导入新鲜空气,不仅提高了工厂内的空气质量,同时也提高了工厂的含氧量?!彼尉碇站坎簧?,李和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对工厂的环境不满意。

    “先出去再说吧?!崩詈托π?,终究从车间出来。

    出了大门,他才感觉到活过来,重重的喘了一口气。

    宋经理抹了抹头上的汗珠子,不需要李和仔细询问,就急忙道,“李先生,这个你放心,纺织厂降温排风设备和散热装置我们一定会尽快全部安装到位?!?br />
    出于成本的考虑,厂子里向来是能省就省,要不是今天被逼的没办法,他是不会这样做的。

    李和笑着道,“给个具体时间?!?br />
    宋经理对这个毕竟不懂,赶忙朝旁边的一个矮胖的中年人使眼色。

    矮胖的中年人赶忙回复道,“李先生,年底之前一定调式完毕?!?br />
    李和道,“那年底之前我会来,不管是住宿条件还是厂区环境,我要见到改变,如果还是这个样子,你们都可以收拾包袱走人了?!?br />
    “一定,一定?!背ё永锏牧斓计咦彀松嗟母胶捅V?。

    李和想了想又继续问道,“270块是基本工资还是算上加班工资?”

    这次不需要宋经理使眼色,一个中年人立马上前回道,“我们是严格执行国家政策规定的,全年52个星期天,7个节假日,法定节假日为59天。实现的是计件工资制下加班工资,多干多得,所以每个月大部分工人都能拿200以上的工资?!?br />
    “这个工时制还行?!倍杂谡飧?,李和没有计较,因为这个休息制度跟银行是一样的。

    国内的工作制,不同的时期,不同的单位都有不同的办法,最准确的提法应该叫工时制。

    建国以后,普遍采用的八小时工作制。

    五十年代后,对于采矿、油田等特殊工业实行了周四十小时或者三十六小时工作制,并在化工行业中实行年休假制或者周两天休假制。

    六十年代中期和七十年代末期,国家分别在化工和纺织行业实行“四班三运转”制度,周工时从四十八小时减为四十二小时。

    总体而言一直是周四十八小时工作制,即每周工作六天,每天工作八小时。

    具体到每家单位又不一样,有的实行双休制,有的实行五天工作制,有的实行六小时工作制。

    双休制的意义跟后来的差别很大,即工人工作两个早班倒两个中班,再倒两个夜班后休息两天。

    五天工作制即工人每周工作五天再休息两天。

    六小时工作制即每日四班制工人每周工作六个班轮休一天。

    他这句话说完,转头就走,只把背影留给了众人。

    ps:抱歉,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