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个比划着电棍,准备随时招呼上去,对于一些单位来说,不管是厂区还是宿舍区,都是严控外来人员的,特别是港资企业的厂区,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地,何况小偷小摸的从来没少过,人那么多,他们这些保安是不得不防范的。

    李和沉着脸道,“喊你们经理过来!”

    他现在可以不计较招收童工,因为从某些方面来说,万良友说的是对的,这是这些乡下来的孩子需要一些出路。

    他可以禁止童工,但是禁止不了童工产生的社会条件,贫困,幼无所学,都是社会的基本问题。

    但是这种卫生条件,实在让他忍无可忍!

    “你谁???”带头的大个子保安,脸面黝黑,对着李和道,“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赶紧走人,不然给你扭送到派出所,你才有地哭呢?!?br />
    “给老于打电话?!崩詈筒幌不逗退悄ミ?,只是对万良友道,“就说我在他的厂子里?!?br />
    在一群保安和半大孩子的眼神中,万良友从包里掏出手提电话,径直拨通于德华的电话。

    学着正式场合的语气道,“于先生,我是万良友,我和李先生在你们厂子里,哪个厂子?金鹿纺织,你安排人过来接待一下吧。恩,就这?!?br />
    待于德华在那边说完后,他就挂了电话,然后朝李和点点头。

    李和点着一根烟,坐在台阶上,看着一群围观的半大孩子,“你们一个月拿多少?”

    一群人看着虎视眈眈的五六个保安,没一个人肯开腔,胆小的直接跑了。

    保安们见万良友拿出电话,然后叽里呱啦一阵,对这两个人的身份有点忌惮,不敢乱来,哪怕是围着的,也还是后退了一步,没有了刚才的凶神恶煞。

    他们在看李和最后的底牌。

    他们等了一会,令他们大跌眼镜的是,厂子经理大步的跑了过来,对着李和一个劲的道,“李先生,抱歉,抱歉,想不到你会过来?!?br />
    经理四十多岁的人,戴着眼镜,挺着大肚子,对着李和不停的点头哈腰。

    他是不认识李和的,但是于德华在电话里跟他交代的很明白,一切听来人的,如果来人对他的表现不满意,立马回大香港晒咸鱼,安心养老。

    脑门子上汗珠子都逗留了一层,不敢用手去擦拭。见李和依然在吸烟,没肯回应,只能把气撒给周边的人,“都没事做??!”

    保安和一群厂工,立马吓的鸟兽散。

    李和被这一嗓子,震得耳膜疼,抬起头,带着厌恶,问,“老于人呢?”

    这位经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老于’是谁,最后才慌忙回道,“于总去京城参加一个会议,让我来接待你,李先生,你放心,有什么需要办的,我一定尽力?!?br />
    李和指着站在宿舍门口的一些孩子道,“这种年龄的有多少?”

    “这...厂子里大概有五六千人”至于有多少童工,经理半天没有回上来,灵机一动道,“我喊人事过来,你稍微等会?!?br />
    李和问,“你贵姓?”

    “免贵,姓宋,李先生,你喊我老宋就行?!?br />
    “宋经理,那带我看看吧?!崩詈筒恍枰?,自己站起来,朝着宿舍区的更深处走过去。

    宿舍区很大,里面的路是七拐八绕,恍若进入了个迷宫似的,每栋楼的外表都很新,但是但是一深入进去,宿舍里面都是残破不堪。

    宋经理慌忙解释道,“这边都是女工宿舍,厂子里是以女工为主?!?br />
    不少正在门口水池子刷饭盒的女孩子好奇的看着被一群人簇拥着的李和,她们不晓得那么凶恶的老板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和气了,而且宿舍为什么会来这么多人。

    李和问一个女孩子,“你们这里一个月可以挣多少?”

    女孩子个子不高,大概还没长开,估摸看也才十二三岁,她看了看李和,然后又看了看宋经理,低着头,不敢吭声。

    “李先生问你话呢,说话啊?!彼尉砀抛偶绷?。

    “270块?!迸⒆又沼谇嵘赣锏目诹?。

    “270?”李和皱着眉头,又问,“累不?”

    女孩子慌忙摇头,“不累,一点都不累,老板,我一定好好努力工作?!?br />
    她哪里敢说累,这份工作她非常的珍惜。

    想在深圳找一份工作,简直是比登天还难,她这份工作还是求人进来的呢。

    宋经理点点头,很满意小姑娘的回答。

    李和进到宿舍里面,除了被子和地上的鞋子,什么都没有。

    他用上力晃晃床,上下铺咯咯吱吱的乱晃悠。

    “能舍得花钱换新的吗?”

    “正准备换?!彼尉砻Σ坏牡阃?。

    李和从头走到尾,每一间宿舍都仔细的看看,巴掌大的房间得出的印象都是脏乱差。

    “把厂子里16以下的工人都给我召集出来?!?br />
    “李先生,马上就开工了,我们正在赶工,明天要交一批到美国的货,我怕....”宋经理很犹豫。

    李和没搭理他,转头就走。

    “那李先生,我带路去厂子。我立马召集人?!彼尉砑詈蜕裆簧?,不敢再过多啰嗦,立马朝旁边的人挥手。旁边的人也也一阵小跑,往隔壁的厂区过去。

    不一会儿,厂子里的大喇叭就响了,“十六岁以下的,十六岁以下的,不论男女,全部到厂区旗杆底下集合,十分钟,只有十分钟?!?br />
    李和蹲在旗杆子底下,一边抽烟,一边看着广场上站着的越来越多的半大孩子。他的身后都是厂子里的一杆领导,他们都忐忑的看着李和。一方面好奇李和是谁,一方面好奇李和从哪里来的这么大能量,为什么于德华要对他马首是瞻。

    宋经理不需要李和交代,主动安排各车间主任下去点名,是不是都到场了。

    他从人事手里接过一份名单,交给李和道,“李先生,你看看?!?br />
    他大概明白了李和的意图。

    但是,他也是入乡随俗而已,大家都是这么干的!

    深圳的厂子,没有一家是不用童工的!

    国营厂都是如此!

    何况他们这些个港资民营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