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青是个娘们,瓜田李下的,李和不好去找她,只能带着万良友在深圳的大街小巷溜达。

    万良友没活做,又重新跟在了李和的后面。

    眼前除了“三天一层楼”的国贸大厦等高楼大厦,就是广告牌,长城电子,江中草珊瑚,百龙矿泉壶、还有繁体字书就的“麦当劳”。

    1992年的经济指导方针,那便是把经济的重点转移到调整结构和提高效益的轨道上来。

    农业大省讲究高效农业,沿河地区要高效出口,政府要企业的高效性生产,企业要政府的高效政策.....

    整个中国,几乎无人不谈效益。

    要效益,就得销售产品,要销售产品就得做广告,从大马路到电视台、报纸,都是广告,央视的广告额都可以做到五个亿。

    讲究的是金点子,好广告,这比产品本身还要重要。

    最牛逼的是号称矿泉壶含多种人体所需微量矿物质的人造矿石,集杀菌、净化、磁化、矿化功能于一体的百龙矿泉壶,它堪称是中国广告植入的鼻祖和中国广告界的奇迹,借助中国第一部电视轻喜剧《编辑部的故事》的热播和气功养生的流行,一夜成名,其名声在中国大城市中几乎是家喻户晓。

    百龙矿泉壶标价298元1台,价格并不算低,然而无论是新婚家庭,还是乔迁新居,不买个矿泉壶都不好意思说你潮流。

    在100多个城市,百龙矿泉壶几乎卖疯了,创造了冬天热销凉水壶的市场奇观。,

    众人熟知的“一元钱你买不了吃亏,一元钱你买不了上当”的台词就是根据百龙的广告词演化来的。

    可谓是人人称赞的金点子。

    全社会都相信一个“点子”能够救活一个企业、一个公关策划能够成全一个产品、一个大胆的谋略能够造就一个富翁。

    只是后来的矿泉壶大战,整个行业彻底做死了。

    最显眼的是在深南大道与红岭路的交叉路口上那幅《小平同志在深圳》的巨幅画,300多平方米的宣传画,一个手指便有一人多高。

    在这幅小平画像上,身着浅啡色夹克衫的小平同志目光睿智,神采奕奕,他右手伸向前方,尽显伟人指点江山的雄姿。

    上面还写着小平的讲话,“不坚持社会主义,不改革开放,不发展经济,不改善人民生活,只能是死路一条”。

    6月份竖起来的时候在竖起来立即引起轰动,全世界恐怕没有第二幅街头宣传画会受到如此的关注

    早已成为深圳的著名“地标”,在海内外有着广泛的影响。

    至于高楼的身后,除了漂亮的晚霞,再走几步路,不是小河就是成片成片的窝棚,河面上还有不少舢板船。

    蓬勃发展,昂扬生机的深圳,还是没有摆脱渔村的范畴。

    两个人七拐八绕,走着走着,正准备往回走,发现有点迷路。

    有一老太卖菠萝蜜,一个劲说:菠萝蜜,菠萝蜜,菠萝蜜……

    李和上前问,“大姐,国贸往哪个方向去?”

    “怕鲁滴?”老太太叽里呱啦一阵。

    琼海方言等级考试不及格,李和有点怀疑人生,一个没听懂。他有个同学就是琼海的,听他说话每次都想哭。

    “谢谢了啊?!崩詈偷魍纷呷?。

    不知不觉,他跟万良友居然走进了一片工厂区,以服装厂、针织厂居多。只有唯一一条主干道,两侧除厂房宿舍,就是形状各异的农民房,些工厂和一片农田交织在一起,加上天女散花般的招牌,尘土飞扬的货柜车。

    此地乍一看粗糙狰狞,但渐渐地也能感觉到一股朝气,变得顺眼了许多。

    这条盲肠般的道路,并无任何特色的窄巷,显得格外的空旷。

    各厂的宿舍基本上都是在厂区的周围,基本都是那种五六层小楼,每个回廊上都是挂着清一色的工装,偶尔露出其它颜色的衣服,显得就鲜亮。

    李和好奇的朝着宿舍区看了看,此时大概正是午饭的时间,厂区和宿舍来回穿梭不少人,男男女女类同幽灵,形象模糊,双睛通红。。

    很大都是半大的孩子,李和敢打赌,他们有很多人不满十六岁,那些稚嫩的脸庞,他似乎看见了褶皱。

    趁着宿舍安保的不注意,李和带着万良友窜了进去。

    男工宿舍像密室,小小的房间摆了六张上下床,是住十二个人的,床底下填塞着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地上堆着各种垃圾,顶部吊扇脏污生锈,毛巾滴水,球鞋晒在牙缸旁,被褥揉成团。

    女工宿舍稍微干净一点,可是依然狭窄、憋屈。

    “居然用童工,真他娘的缺大德了!”李和心里一阵难受。

    许多半大孩子端着搪瓷缸,一边吃,一边疑惑的看着咆哮的李和。

    万良友尴尬的道,“也不能这么说,总归是给他们一条出路,我十六岁还不是一样入伍?!?br />
    “这他娘的能一样嘛!”李和气氛难掩,“这种老板就应该天打雷劈!干他娘的!”

    万良友手捂住额头,装作什么都看不见的样子,指着顶楼在晚霞余晖下底下闪闪发光的几个大大的字刻道,“你看看那个?!?br />
    李和看到那几个大字,瞬间懵了!

    金鹿纺织!

    居然是自家的厂子!

    真他娘的绝了!

    “于德华该死!”李和有掐死于德华的冲动!

    万良友解释道,“相对于别的车子,这里条件已经不错了,何必计较这些,他们不做工还能做什么?!?br />
    他是穷苦人出身,自小缺衣少食,在他看来,这些工厂条件已经很不错了,要是他年轻那会有这种条件,做梦都能笑醒。

    这个世界上,一直都有很多城里人无法想象的苦难。

    这些半大孩子在老家基本没出路,等待着的只有贫穷,除了出来打工还能做什么呢?

    何况一个月挣个三五百块钱,还能补贴家用,解决家庭困境,不失一条出路。

    “喂,你们干什么的!”

    五六个保安冲过来,把李和及其万良友两个人围住了。

    ps:要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