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这次,没人再提回家做饭,刘传奇大气的道,“二和,你选地方,咱们下馆子?!?br />
    “对,下馆子,二和,必须请你下馆子?!焙卫衔饕裁Σ坏母胶偷阃?,要是没二和,他也不能挣一万多块钱。下馆子才能花几个钱。

    “那就咱们门口的饭馆?!崩詈兔煌拼?。

    还没到饭店门口,刘传奇就把吃饭的份子钱收好,一个人二十块钱,按照三百多块钱的吃,好就好菜。

    这一次没人再客气,鸡鸭鱼肉都可劲的点。

    李隆大气的说,“来四瓶茅台,六箱子啤酒,酒钱算我的?!?br />
    他其实是为他哥着想,他知道他哥喝酒最是挑剔,普通的散酒或者老白干根本懒得喝。

    李隆赞赏的看了一眼弟弟一眼,算是有眼力劲了。

    酒过三巡,过了这“三巡”,喝酒才算正式开始。

    第一巡叫辣口,就是当第一杯酒喝入嘴里后,在口里稍作停留,然后再喝下去。这一巡,重点在口里。

    第二巡,叫呛喉,就是当第二杯酒咽下去后,把主要精力集中在喉部,让上半身感到舒服。这一巡,重点在喉部。

    第三巡,叫烧心,就是当第三杯酒喝下去后,肚子里会像火烧一样,像熨烫按摩一样,酒者此时要认真感受这种剌激。

    这一巡,重点在肚子里。这就是人们常说的酒过三巡。

    懂酒桌规矩的人,是要喝这三巡的。

    真不喝酒的,也没人勉强,一般都是端个可乐应景。

    喝的差不多的时候,刘传奇主动提到回去的事情,“快过年了,回去备备年货吧?!?br />
    “中!”潘广才笑的咧嘴,酒都汤出来了,“今年过肥年?!?br />
    “二和,来,我敬你一杯?!焙卫衔髡酒鹄炊吮映詈团?。

    “你坐着,你身体不好,少喝一点?!崩詈湍睦锔彝写?,这是货真价实的孩子他姥爷,见他还要点烟,又慌忙道,“烟赶紧也别抽?!?br />
    陈永强掐了何老西烟头,“对,身体要紧,不然你挣的这点钱,还不够住院呢?!?br />
    “那就不抽,不怕你们笑话,前阶段真被那丫头气死?!焙卫衔髅埔豢诰?,“真丢人?!?br />
    李辉道,“招娣有盼头才叫好,你家没少给她找对象吧,她愁上谁?一个没有。眼前有让她中意的,都应该替她高兴?!?br />
    刘传奇道,“对,老西,想开点,也是要当姥爷的人,有啥想不开的。招娣这丫头比别人不知道要强多少倍,她是有主见的人,你也操那个心,你说跟她断绝父女关系,那招娣真能对你不管不问?好好养身体最重要,也算给她减轻负担?!?br />
    “喝酒,不提这糟心的?!焙卫衔飨胂?,他们说的都是对的,没比他闺女还孝顺的,他要是生病,他闺女是不可能不问他的。

    李和喝自己的酒,一声不吭的。

    他心里总有点不是滋味。

    大概是酒喝多,刘传奇等人嚷着现在要去买火车票。

    口袋里有钱,迫不及待的要衣锦还乡。

    李和好不容易给安抚住,答应安排人晚上去买火车票。

    李和一张嘴,付彪的小弟忙断腿,当晚果真去买车票。

    第二天,本来是下午的火车,结果一行人一早就开始收拾行李要往火车站赶,李和拦不住。

    李隆和杨学文本来不想这么早回去,可是被这些人弄得心痒痒,心里也有点浮躁,干脆也跟着回去。

    杨学文不好意思的对万良友道,“老哥,你等我年后,年后我一早过来?!?br />
    “年后咱们去广洲,那里拆迁的多。这都快过年了,不少工地都停工,也没啥活干?!蓖蛄加押懿辉谝?。

    李和开车把一行人送走,当晚直接回到金鹿酒店住下。

    他走到哪里,寿山跟到哪里。

    李和有点嫌弃,“你老跟着我干哈?”

    “我不没事做吗?”寿山也跟着发急。

    “你不是说要走香港开酒店吗?”李和循循善诱,要给这老头找个乐子,“要不去澳门试试手气?”

    寿山不屑地道,“十赌九输,你当我傻缺啊?!?br />
    李和把他拉到一个巷口,指着一个波浪卷的姑娘道,“要不去耍耍?”

    “比我姑娘还小,缺德?!笔偕奖梢牡目匆谎劾詈?,“你要是敢去,我就去?!?br />
    “我跟你个老光棍能一样吗?”李和好几次鼓足勇气想去欣赏一下,就是没那胆子。

    人流量和车流量都很多的地方,都被这些姑娘挤满,或是因为生活压力,或是为了家人能够过的好一点,身不由己的走上这条道路。

    他没丝毫鄙夷这些女孩的意思,各人有各活法,各有各难处。

    谁能比谁高尚?

    两个人实在没事干,李和把吴波拉出来,三个人在酒店的大厅打牌。

    李和运气不好,不一会儿小几千块出去,吴波赢得最多。

    他见不得赵青得意,气急败坏的不玩了。

    “真是输不起哦?!闭郧嗖煌5霓揶?。

    李和对吴波道,“晚上你请客?!?br />
    “行?!蔽獠ㄐπ?,点头认可。

    但是他没待两天,美国的大好形势让他坐不住,再次到来的100万美金的订单,让他高兴的不能自已。他需要立马回京,组织货源,安排通关。

    他对着赵青很为难,“要不跟我先回京?”

    赵青善解人意的道,“我在这等何老大,哪里都不会去的。你先忙你的?!?br />
    吴波只得依依不舍的走了。

    而李和也开始忙不起来,浦江的大楼项目,萧山的汽车基地,每一项都需要他亲自盯着。至于郭冬云哪里,他是不需要操心的。

    高盛要加大对通商银行的持股比例,好处是帮助通商银行开赴美国的网点。

    李和想了想,最后还是拒绝了。关键是通商银行的盘子太大了,是俄罗斯达美银行,国家开发银行,交行,招商等各大行的大股东,牵扯的利益太大,有些时候不是李和一个人说了算的。

    但是提出的赴美开设分行的诱惑对他还是很大。

    最好的办法是赴美收购一家小银行,作为进入美国的跳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