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的包厢自然是酒店最好的一处,临窗一排芒果树四季不歇地顶着厚重的叶子,遮掩出静谧的韵味。

    近处的马路上车来车往,每个人,都那么忙碌,或许为了生计,或许,为了成长。一切都是前进的,没有谁会为了谁而停下脚步。这本就是个现实的世界。

    远眺就是正在筹建的莲花山公园,虽然还在施工阶段,但是外面依然青树绿草,生机盎然,令人心旷神怡。

    李和从服务员手里接了菜单,推动赵青跟前,道,“点吧?!?br />
    “老火靓汤,火候要足哦?!闭郧嘟庸说ズ敛豢推牡懔似鹄?,并交代服务员,“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八宝冬瓜盅,不要味精?!?br />
    她把菜单翻得哗哗响,一会儿就整出了四个菜。

    李和心疼的道,“哎,我说大妹子,地主家也没余粮啊,这宰人也太狠了吧?!?br />
    他其实蛮喜欢同学聚会的,大部分同学都挺不错,不存在什么你混的好,我混的差,大家在一起高看一眼低看一眼的问题。

    不存在有同学多年衣锦夜行,憋屈得厉害,在同窗前显摆显摆。

    大部分都是酒桌上见真章,陪不好酒的才叫丢人。

    真有混好的,比如王慧、赵永奇、高爱国等人都还特意的低调,碰杯的时候的杯口子都绝不会高一滴。

    生怕刺激到那些落魄的人,一般都很谦逊,顶多炫耀一下老婆孩子的出息。

    赵青好似没听见李和的话,又唰唰的点了两盘青菜,笑着对服务员道,“谢谢了,就这?!?br />
    然后对继而对李和道,“呸,瞧你这小气劲,好像能吃穷你似的。何老大又怀上了?”

    李和故作感慨道,“是啊,所以我这压力大啊,马上两个孩子要养呢,吃喝拉撒哪样不要操心,这人活着不容易啊?!?br />
    “嘿,我说李老二,少给我卖乖啊,姐在外面十年,如今才来吃你一顿饭,可不能再听你哭穷?!比绻遣涣私饫詈偷娜?,肯定要被他这表情给蒙住,然后能体会到他生活的不易,但是赵青等人却是对李和的家底多少了解一点的,十年前就是百万富豪了,十几处大宅子,何况如今还有这么一个大酒店,跟艰辛一点都沾不上边。甚至小日子可以算得上是非常滋润的?!澳阋乔?,我和吴波还不得去要饭?!?br />
    “话说,我什么时候喝你俩酒?!崩詈褪钦嫘母咝苏舛四茏咴谝黄鸬?,两个人都比他大好几岁,年龄也都不小,是时候结婚了。

    吴波先开口道,“我不着急,不着急?!?br />
    赵青却道,“我准备先带他回家看看?!?br />
    李和觉得顺其自然,吴波却瞬间懵了,不知道是激动还是激动,显然两个人还没有就这个沟通好。

    他脸色涨红,为了不在李和面前显得丢人,一句也不再吭,只是闷头喝了一杯啤酒。

    “别一个人喝啊,恭喜一下?!崩詈统礁鋈伺霰?。

    吴波看了一眼赵青脸色才和李和碰杯。

    “谢谢?!闭郧嘀苯映詈途倨鸨?,一副无所谓的架势。

    李和问,“这回来了,有什么想法没有?”

    赵青道,“要不来跟你混?”

    “那太可以了,来端个茶倒个水,你手脚麻利就行?!崩詈拖盟强嫘Φ?,所以回应的也是玩笑。

    赵青不是吴波,她是个极其要强的人,不会在同学手底下混饭。

    赵青道,“先回家,再回京,我当年的委培协议还在,回去试着报到看看,能行就行,不行拉倒?!?br />
    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让她浑身自在。

    李和笑着道,“去找刘波,他应该能帮点忙?!?br />
    “我才不去找那小贱人?!闭郧嗟耐芬〉母斯囊谎?,她同样受不了刘波那张臭嘴,“我去找蒋爱国?!?br />
    李和与吴波哑然失笑,能受住刘波的不是一般人。

    李和现在最好奇的是有时间去看看刘波老婆,到底看中刘波什么,反正他是百思不得其解。

    “在这等阶段吧,何芳不用几天就来了?!崩詈托ψ诺?,“我等会给你们安排个房,在这住几天?!?br />
    “那行,不过先说好,房费都是你的?!闭郧嘁坏愣疾唤们?。

    李和笑着道,“没问题?!?br />
    不过他恶趣味使然,在开房的时候只开了一间。

    并且交代酒店经理,“无论如何,你们今天只剩下已经客房了?!?br />
    经理看看坐在沙发上的吴波和赵青,心下了然。

    临走的时候,李和给吴波房卡,拍拍他肩膀,“哥只能帮你到这儿了?!?br />
    只有赵青嘀咕道,“这么大酒店,居然只有一间房,真离谱?!?br />
    她也没拒绝,还是跟着吴波上楼去了。

    寿山只在金鹿酒店门口探了一下头,表示了一下不屑之后,立马就缩回去。

    他是由着付彪送过来的。

    李和笑问,“你怎么来了?”

    寿山道,“这边的新店开张,我来瞅瞅?!?br />
    “新店?”李和不知道寿山什么时候在深圳开了新店,四海酒店主要是在江浙沪和华北地区。

    寿山道,“忘记跟你说,那个陈立华的富华地产在这里开了一个购物广场,十几栋楼呢,我要了一栋。要不要去看看?”

    说的好像跟买白菜一样简单,着实有点财大气粗的味道。

    李和摆摆手,“不去,喝的有点懵,我先回去睡觉?!?br />
    他开始还是天天和李隆等人在老宅子里面打地铺,只是没两天背受不住,强烈要求杨学文打了一张床,开始睡床。

    寿山没地方去,也就跟着李和走。

    既然有寿山在,李和坚决不让刘传奇等人做饭,只让寿山做。吃过寿山做的菜,别人的菜李和还是难以下咽。

    寿山闲着也是闲着,照样做起厨子,而刘传奇等人只能打打下手。

    “涨了!涨了!”李隆欢天喜地的跑进来,对李和道,“哥,八十一了,卖不卖!”

    他是证券所小跑回来的。

    “喊他们,都去卖,钱收回来?!闭馐抢詈腿酶侗肴肱痰慕峁?,他好歹要让李隆等人赚点钱。至于他自己买入的股票,他是不会卖掉的。

    他的资金量很大,要是砸盘,伤害的也是中小股民,没必要为那几个钱坑人。

    何况他是长线投资,现在的价格买进的,长远肯定不会亏。

    潘广才等人也不去干零工,早早的去证券所把股票卖掉。

    第二个清算完,一股赚十块钱,这里本金最少的李志都赚到有5000块。

    李辉兴冲冲的问李和,“二和,你看这钱不能继续闲着啊,咱们还买什么好?!?br />
    “你看看,哪知还能买?!崩詈拖氩坏酱蠹业木⑼肪尤换故钦饷醋?。

    “乖乖,怎么还是全是绿的?!绷醮婵醋糯筇牡缱悠两糁迕纪?,在证券所待了这么时间,他都已经清楚,红色代表上涨,绿色代表下跌。

    电子屏中,除了深发展,全线飘绿,股民用手托脸个个神情黯淡。

    就是再傻,他们也晓得,不能再继续买。

    李志道,“我知足,不玩了?!?br />
    这下,家里盖新房的钱有了,娃的学费也够了。

    潘广才也道,“见好就收吧,跟赌钱一个道理,差不多就行?!?br />
    李和欣慰,笑着道,“那咱们回去庆祝一下?!?br />
    没有不同意的。

    ps:大爷们,给个飘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