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本来猜想是什么富贵人家之类的背景,可是他认识的港台老板从来不买这类人的帐,这些港台老板,天高皇帝远的,逍遥自在我似神仙,哪里肯轻易受人拿捏。

    遑论于沈二人,这二人受过领导接见的,荣誉头衔、奖章、勋章不计其数,完全有理由不搭理各种背景。

    所有,他直接把李和的背景排除了。

    要说是香港人呢?

    从打扮和口音都是不像的。

    所有他越猜测越是好奇,还是没有猜出一个东南西北。

    但是有一点很肯定,这个人不是他能惹得起的,惹不起那就躲着,他不怕流血,不怕死,可是不代表他不识时务。

    他懂中国人的玄机,那就是做事必先做人。他不一定会做事,但一定做人,因此最后事不成,口碑不会差。

    他一再交代手底下的人,包括这位峰哥,见到这位,腰有多弯就鞠多弯,脸上的笑有多灿烂,就多灿烂。

    眼前这位峰哥看到李和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可必须是笑的,“老板,小孩子不懂事,你大人大量?!?br />
    这话一出来,餐馆里的人简直不敢相信!

    这不止是笑脸相对,还伸脸给人打??!

    他们觉得应该喝点酒清醒清醒!

    这可是国贸的峰哥啊!

    不是什么小瘪三,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撩拨的!

    大跌眼镜??!

    简直大跌眼镜!

    “峰哥,连你都不帮我,我要跟我说?!卑ぷ岬陌氪蠛⒆硬焕忠饬?。

    “回去跟你说?!狈甯缌成细遣蛔?,急忙对李和道,“老板,你别介意?!?br />
    哪知李和冷着脸道,“什么玩意,滚一边去?!?br />
    不光是这位峰哥,所有人都跟着尴尬,人家热脸贴的屁股都在零度以下。

    “老板,这孩子欠教训,我让他跟你道歉?!狈甯缢低暌话驼粕仍诎氪蠛⒆拥牧成?,“赶紧给老板道歉?!?br />
    “你打我!”半大孩子哭了,瞬间感觉风在吼,马在叫,太阳在嘲笑。他是指望峰哥给他撑腰的,却是想不到会自己人的揍。

    “快点,再磨叽,我打死你?!狈甯缧睦锞」懿凰?,但是还是胸有成竹,就是浩哥来了,也是这么干。

    “烦不烦,赶紧滚蛋?!崩詈鸵黄科【坪韧?,是一点耐心没有,懒得看这两个人演双簧。

    “快点,想挨揍是不?”峰哥见李和不耐烦,终于着急,忍不住再次举起巴掌。

    “神经病?!崩詈驼酒鹕?,不再搭理,问饭店老板,“多少钱?”

    “不用,我不用,请你吃?!狈沟昀习寤勾τ谡鹁?,巴结都来不及,哪里还会收钱。

    “放桌子上了?!崩詈驮谧雷由戏帕耸榍?,在众人瞩目的眼神中,离开了饭店。

    待李和不见人影,突然后面又跟着两张大卡车,卡车上站着满满的待着安全帽的工人。

    这下所有人都恍然大悟。

    不作死就不会死。

    只是替峰哥庆幸,辛亏峰哥反应的快,要不然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半大孩子也是懵了,哭着道,“谢谢啊,峰哥?!?br />
    要不他的牙齿还要少一颗。

    李和直到回到家门口才发现身后多了两张大卡车。

    他也不知道付彪的人什么时候又喊了帮手。要打架,自然是人越多越好,声势越响越好。

    一般社会上打架,要形容某人很厉害,就说他拉了几卡车的人。

    李和只能说是无奈。

    他还是不想与一帮子混混计较,真他娘的掉价。

    怎么说他也是敢与日月争光的男人!

    无聊发呆了几天,吴波与赵青的回归,让他高兴的不能自已。

    吴波和赵青两个人并没有如计划中直接去香港,而是从香港直奔来深圳。

    因为赵青太想家了,她甚至不敢算计她离家有多长时间了,而多长时间又没见父母了,她想的真切,而她就是粤东人,从香港到深圳,就是咫尺距离,因此她再也不顾什么脸面,先回来了深圳。

    李和亲自到罗湖接两人。

    一个高挑秀气,一身气质难掩。

    另一个斯文有涵养,虽然算不得英俊。

    两个人手牵手从关口出来,甜蜜的腻歪着,羡煞旁人。

    李和一副嫌弃的道,“哎,我说你俩有完没完,招人恨知道不?!?br />
    吴波瞬间低下头,脸红的很。

    赵青不肯吃亏,:“我说李老二,你要是不服气,你也把你家那口子喊过来,没人拦你。要是嫉妒你直说?!?br />
    她从上学时期就帮着李和的维修室修电器,两人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嘿,别说,有男人在身边,你敢跟我拌嘴了?!崩詈突故墙庸男欣畹?,“资本主义果然养人,漂亮了不少,看的我都心动了?!?br />
    “吴波,你要是男人,现在就给我揍他!敢调戏你女人!”赵青拉开车门,跟吴波一起坐在后座,把头朝着前座的李和伸过去道,“我就恨没录音机,要是录下来给何老大听听,你怎么敢乱耍贫嘴?!?br />
    李和不怕,“嘿,我还能怕你?!?br />
    “相机拿出来?!闭郧嘀苯庸创钭祭詈偷牟弊?,让吴波拍照。

    吴波慌张不知所措,李和笑着道,“拍吧?!?br />
    吴波果真拍了,不过在咔擦声之前,和另外两个脑袋放在了一起。

    李和一边开车,一边对吴波道,“哥们,我真佩服你勇气?!?br />
    吴波道,“我乐意,你管得着嘛?!?br />
    他也放开了性子,李和撅屁股想说啥,他也是清楚的,无非就是想说赵青脾气大。

    “哎,不识好人心啊?!崩詈图僮疤酒?。

    “李老二,你看着?!闭郧喙醋盼獠ǖ牟弊?,就是吧唧一口。

    “真他娘的有伤风化,你俩不怕浸猪笼?!弊焐纤淙徽庋?,李和还是由衷的为他俩高兴。

    三个人好像回到了学生时代,有说有笑。

    最后车子停在了金鹿酒店。

    赵青说,“你付钱哈,我家吴波没钱。别看他老实,你就欺负他?!?br />
    “你家女人心疼你,你拎着?!崩詈透沾蚩蟊赶?,就把行李扔给了吴波,自己两人空空。

    进了酒店,连前台都没去,直接由着大厅经理带去了客房。

    赵青倒是没意外,吴波早就说过,这家酒店是李和的。

    ps:大家骂归骂,你是大爷,老帽受着,但是呢,票不要忘记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