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好心的对李和道,“哥们,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臭罂出臭草,这帮孩子烂泥扶唔上壁,人细鬼大,最是难缠,吃完赶紧忙自己事去,哪里有功夫跟这帮小孩子计较?!?br />
    这话说的委婉,也算给李和留面子。

    “对的,对的,兄弟,没必要为了这点事情搞一肚子气,真不划算?!?br />
    好心人倒是真不少。

    “我等着他们来?!崩詈突肴徊辉谝獾男π?,要是怕这些,他还不如去死了算了。他冲饭店老板喊道,“老板,有啤酒没有,拿瓶啤酒吧?!?br />
    他这个人泪窝子浅,心脏也不太好,受不了刺激。

    一想起那个来寻找闺女的妇女,他的心里还是不好受,令人压抑,是真正的死气沉沉。

    在眼前改革大发展的时代,他感到欣慰,感到自豪,但出现的许许多多的罪恶现象,他依然会为死者、为生命、为朝气蓬勃的人生感到一种说不出来的尴尬……

    他突然后悔,咋就没去做警察呢,要是遇到那帮子人渣,直接喂花生米,当然,这只能想想而已。

    “马死落地行,何必赌气呢,这样可真没意思了?!弊诶詈投悦嬉蛔赖闹心耆酥苯佣俗畔》雇牍?,规劝道,“哥们,好汉不吃眼前亏,是不是?”

    “对啊,大早上的都有事忙呢,别耽误挣钱,你也是外地来的吧,离天隔丈远,就是图钱来的?!绷硗庖桓隼贤芬捕俗欧雇牍戳?,坐在李和桌子的拐角道,“钱才是真的,命才是真的,其它的都是虚的,脸面又不能当饭吃?!?br />
    他以为李和是面子薄,不肯当着这么多人认熊。

    “要走,也等我油条吃完啊?!崩詈褪懿蛔〈蠹业娜惹?,只能先瞎乱应付,“老板,再加块糍粑?!?br />
    啤酒上来后,他自己对着瓶子吹了一半。

    “哪个不长眼的,让我来看看?!?br />
    李和的早饭还没吃完,苦主已经找来,五六个人,个个五大三粗,眼睛都翘在后脑勺上。喊话的人戳副墨镜,相当神气,夹着一只小皮包,梳背头,上身是一件黑色皮夹克,两条裤管绷得太细,倒是有股骚味。

    “就是他,那个光头佬?!?br />
    “对,肯定是他?!?br />
    几个半大孩子,一眼就把李和给认出。

    有撑腰的老大在,他们可是不怕,现在人强马壮,就算对方有三头六臂,也没地跑。

    不光这帮人都直勾勾的盯着李和看,餐馆的人也都看着李和,着实是为他担心。

    李和却是头抬都没抬,喝完一口啤酒,咬一口油条,这种吃法和做派显得有点怪异。

    心里虽然表示不屑,可还是瞄了一眼在远处站着的几个付彪小弟,心里也安慰。

    哪怕万良友不在,他身边也不能缺人使唤的。

    能不动手,他都是懒得动手,要不是刚才在气头上,他都不会那么下狠劲,早就把机会留给付彪的几个小弟了。

    可惜那几个小弟连动手的机会都没,那几个半大孩子跑的太快,而李和也没准许他们去追。

    按照规矩,没有李和的允许,他们都自动的离着李和八百里地远,前几天有心想表现的,跟着李和寸步不离,结果还没靠近,就被李和给踹了,所有现在只敢远远地只是抱着胳膊冷冷的看着这些刺头。

    只要李和一声招呼,他们就能随时把这帮人给废了。

    都在这一片混的,谁不认识谁。

    被李和揍的那个半大孩子,刚要上前踹李和的桌子,却一把被戴墨镜的中年人拉住。

    “峰哥,我没认错,就这小子?!?br />
    “一边去?!北怀谱鞣甯绲娜税涯嫡?,俯下身子仔细的盯着李和瞧瞧,好半晌才会李和,“兄弟,咱是不是在哪见过?”

    越瞧越眼熟,特别是这发型让人印象深刻,一般人都是流行的中分,二八,三七,甚至有学港台明星留长发的,可是这种近乎光头的板寸却是不多,混社会的都不留这种头型,嫌弃晦气,因为这发型是监狱服刑人员的专属发型。

    李和不屑,“要动手?那快点,不然等会可就没机会了?!?br />
    他一开口,他外面的那帮小弟也往这边凑近了一点。

    峰哥讪笑,李和的语气并没有是他恼,他使劲挠挠头,头皮屑都下来了,还是想不出李和是谁。

    预感和冥冥中让他觉得,这个人他肯定惹不起,还是不要惹的好。

    饭馆里的人震惊的下巴都掉下来了,他们不明白,是不是这个世界变化太快,什么时候峰哥这样的刺头都开始变成好脾气,装死狗了。

    要知道这家伙在这一片一直都是非常的嚣张,一言不合就翻脸的。

    不管是外乡人还是本地人都是不敢随便惹他的。

    结果今天呢,一反常态,被人奚落,还能笑脸相对。

    这时候一个人附着他耳朵低声道,“峰哥,那个唱歌的,那晚唱歌的?!?br />
    “哦,哦?!狈甯缰沼诨腥淮笪?,指着李和激动的道,“原来是你!”

    这个人太令人印象深刻了!

    要怪只能怪那晚的光线太暗,要不然他不可能记不住李和的!

    他努力的想记住李和,不是因为李和唱歌太好,而是因为架子太大!国贸最狠的浩哥都不敢惹!

    剧浩哥事后说,他倒不怕付彪,付彪混的再牛,他都不怕,顶多锣对锣鼓对鼓的打就是了,出来混的怕见血,才叫丢人。

    他之所以那晚让着付彪,是因为看到了于德华和沈道如这两位香港老板,要不付彪算个屁,他也能让能躺着出去。

    他是经常跟香港老板打交道的,只是他的舞厅招待水平不够,他要宴请都是要在外面更高档的宾馆和会所。

    他认识的香港老板,在他看来档次都是已经非常高,身家过亿,每次来内地,都是市委领导亲自接待,前呼后拥??墒悄?,令他大跌眼镜的是,这些港台老板见到于沈二人却比见到亲爹还亲,点头哈腰,洋相十足。

    那些老板告诉浩哥,在香港,得罪这二位就不用混了,铜锣湾铺王陈大熊被这二位整的现在还没翻身呢。

    陈大熊?

    听到这个名字,浩哥心惊,简直是如雷贯耳!

    能整“铺王”的人,他肯定要用心记着的!

    及至那晚,这两位香港老板到了他的舞厅,他还有点不敢相信,可是认错一个人还有可能,怎么可能同时认错两个人呢?

    关键这二位的长相太有特色了!

    一个大腹便便,一个贼眉鼠眼,偏偏戴副眼镜又装斯文。

    可是呢,这两位还不是主角,是来捧人的,而被捧的那个人,相当年轻,那副板寸,让人过目不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