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当下商议好,说干就干,一点都不带犹豫的。

    付彪是地头蛇,哪里要拆迁,哪里有旧木料,自然是一门清,所有野帮衬着这两个人。而且他自己名下还有大量的拆迁工地,全部大气的白送,一毛钱也没要。

    两个人开局不错,在一处老房子里找了几十根的红松窗框子料,真正的东北老红松,简直是可遇不可求的。

    借用了付彪工地上的拖拉机,当天就搬回到了付彪原先的仓库,万有良道,“知道这做什么最好吗?”

    杨学文道,“做啥都行?!?br />
    万良友笑着道,“以前东北出的秤大多用这个木材做秤杆,没比这个老红松更好的了?!?br />
    没过几天,两个人更加不知道怎么高兴了,许多宅子的旧房坨,都能找到上好的陈料,榆木的,柞木的,水曲的,运气好也有山槐的,虽然这种木材经常被用来冒充红木和红酸枝,可依然是好木材。

    这么多木料,现在都归于两个人所有,这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周边有来捡破烂的,居然也有来找木料,一般都是送给磨豆腐、水房或者养猪的当柴火烧。

    这令两个人忧心忡忡,杨学文把闲着没事的李隆等人给发动起来,李隆等人也没推辞,骑三轮车的,拉板车的,开拖拉机的,整车整车的往仓库里送。

    没两天,仓库放不下了,李和又给他们找了一处地方。

    直到两个人把周边都扒拉了一遍,才消停一阶段,要是太偏远的地方,拖拉机可没法子拉回来。

    不过这帮子人没一个人肯清闲的,潘广才几个人知道做拆迁工一天有十块钱挣,纷纷要求跟着付彪做小工,付彪征求李和的意见,也就同意。

    李隆和李辉几个人已经把证券所当做家,不到收盘是不肯回来的。

    杨学文和万良友整天到外面找木料,很晚才回来。

    很明显,家里只有李和最闲,只是早饭、中饭没地解决,还是天天下馆子。

    这早上一起来,家里空荡荡的,鬼影子都瞧不见。

    他准备先去吃个早饭,刚打开门,一个人影歪进来,把他吓一跳。

    一个妇女抱着布兜从地上站起来,看到李和急忙道歉,“大兄弟,我以为这里没人住呢,我就这在歇歇?!?br />
    她个子不高,身子消瘦,脸面憔悴,眼上都带着血丝。

    李和笑着道,“坐吧,没事,门槛子就是给人坐的?!?br />
    “不了,我这就走?!备九巡级盗嘣谑掷?,还没走出几步,忽然又转身对李和道,“大兄弟,我再给你打听个人?!?br />
    “你说?!崩詈兔挥芯芫?。

    妇女从口袋掏出一张照片,递过去道,“你看见过这个丫头吗?”

    李和接了照片,她认真的盯着,生怕李和不给她了。

    这是一张一寸的黑白照片,李和看了看背面凝固的胶水,知道是从学生证或者其它证件上撕下来的,他仔细的看了一遍,半晌摇头,“大姐,不好意思,这个我没见过?!?br />
    “哦,谢谢?!备九孟裨缬兴?,虽然失望,可是脸上的表情已经很淡漠。

    “没事,你女儿?”李和心里抖了一下,不忍看妇女的眼神,把照片还给她,“很漂亮?!?br />
    妇女小心的把照片装进口袋,才回道,“是我家大姑娘,前两年出来打工,两年没消息了,你说能去哪呢,大姑娘可孝顺懂事,不能不要家的?!?br />
    “没事,会找到的?!崩詈托睦锊皇娣?,他明知道找到的可能性不大,可还是忍不住撒谎。

    “我已经在深圳找半年了,所有的厂子啊,我都找了一遍,我还求了那些好心的记者,他们也在帮我找,都没找到。我再找半个月,再找不到我就回了,我家里还有两个孩子呢,这能怎么办啊?!备九称嗳?,她说,“大兄弟,麻烦你帮我留个意,遇到了让她回家?!?br />
    “一定?!崩詈突卮鸬暮苊闱?。

    “那谢谢?!蹦歉九ψ抛碜吡?。

    “喂,大姐,你等下?!崩詈桶阉白?,上前几步,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钱,估计也有千把块,塞到她手里,“别急,可以先回家等着,万一她哪一天回家了呢,这钱你拿着,我一点心意?!?br />
    “这不行,大兄弟,这太多,我不是讨饭的,我是来找闺女的?!备九话丫屯乒?,这沿途有施舍给她饭的,有给她鞋的,也有给钱的,顶多几块钱,可是没有人一次性给这么多的。

    “大姐,拿着,以后有钱再还给我?!崩詈椭钢刚拥拿磐?,“给我汇过来就行?!?br />
    妇女道,“那我也还不起啊?!?br />
    “哈哈,那就别还了?!崩詈兔哦济凰?,直接走了。

    妇女急忙朝着李和喊,“大兄弟,你叫啥啊?!?br />
    “李和?!崩詈偷谝淮味砸桓瞿吧顺闲氖狄獾乃党鲎约旱拿?。

    “”李贺?!皇O赂九杂?。

    城市里伫立着成排的电线杆,农村人进城的第一感觉,就是这电线杆子都跟家里的不一样,家里的都是木头的,城里的是水泥的。

    水泥柱子上都是各种小广告。

    灰白,滞涩。

    电线杆上的小广告,充满着诱惑。

    “酒店招聘公关,月薪上千,男女皆可”

    也见证着医学的发展。

    “祖传老中医,无效退款”

    也充满着各种寻人启事,大概是对方的穿着、样貌,身高,性别,不少都配着一张模糊不清的照片。

    这些寻人启事,还原着一个超乎想象的悲惨世界。

    九十年代,到处是奇迹,到处是热潮和热点,比如:股份制、下海潮、气功热、特异功能热、各种抽奖活动等等。

    但是还有更多的荒诞、扭曲,恐怖,无奈,抗争。

    每一处的墙面和电线杆子,李和都不自觉得看了一遍,后面就不敢再看了。

    人怎么可以坏到这个程度!

    世界上恶意的东西真的太多太多,可能他也没有解决的办法。他能做到只是,努力不让自己成为一个恶意的人,尽量?;ぷ约汉图胰说陌踩?。

    对于他这一辈人来说,如果**十年代,还有什么值得怀念的,那就是年轻真好,除此,他只是希望快快的翻过。

    几个学生崽子躲在饭店的墙角嘻嘻哈哈的抽烟,打闹。

    “喂,老板,借点钱抽烟呗?!币桓龊⒆又苯永棺×怂娜ヂ?。

    “滚!”李和一巴掌抽过去,他正气头上,没有留一点余力,那个学生直接躺在地上,嘴角都出血了。

    剩下的几个孩子惊恐的看着李和,狠话都不敢留一句,扶着那个倒地的孩子,急忙跑了。

    “想吃啥?”饭店老板笑着问。

    “一碗豆浆,两根油条?!崩詈驼伊烁鲎雷铀嬉庾?。

    老板好心提醒道,“注意着点,这帮小崽子最不分轻重,这么小就敢拿到子了?!?br />
    李和夹起一根油条,一边吃一边问,“你认识?”

    “就是旁边七中的崽子,整天不学好,倒不是一定真缺钱,哪怕为了显示本事,都要堵住几个人?!迸员哂型诔苑沟目腿税镒沤馐偷?,“被你打的孩子他哥是这边开歌舞厅的,有点能耐,所有大家平常多少都让着点?!?br />
    “谢谢了?!崩詈突肴徊辉谝?。

    ps:如果抱歉有用,再说一百遍。生活不易,身不由己,大家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