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张长桌拼一起,勉强才坐下十五六个人。酒桌上,李兆坤向来是主角,只要是含酒精的东西,只要人家举杯,他一丁点都不含糊。

    猜拳打杠子,你来我往,自然是杯筹交错,脸红脖子粗。

    李隆和杨学文中午自然是留了底,毕竟已经答应孩子去逛街。要是喝多了,三个人简直没一个肯消停的。

    不等大家一起散酒局,他俩就先站起来打招呼走人,三个孩子等的花都谢了。

    司机吴师傅也跟着在桌上喝酒,李和把他按下,肯定不能让他送。

    李和把付彪的那张三轮车推动门口,笑着道,“骑三轮吧?!?br />
    ”我来骑?!把钛牡幕耙舾章?,三个孩子已经滚溜到车厢上。

    李和送走几个人,回到客厅,不管大家再怎么喊,也不肯继续上桌,他实在拼不过这帮老爷们。

    二话不说,回到隔壁的屋子,拉了一桌席子,叠起被子当做枕头,脱了套头衫,直接躺上去,没怎么着就睡着了。

    睡得正香的时候,却被已经回来的三个孩子吵醒了。

    一人抱着一盒子的薯条,嘴巴咂摸的有滋有味。

    杨学文问杨淮,”老师布置作业没有,赶紧的回去写作业?!?br />
    他害怕孩子在这里玩的是开心,可是却把学习耽误,就得不偿失了。

    杨淮嘟着嘴,明显的不乐意。

    “老师没布置作业?!崩羁驴吹阶约豪献拥牧成?,回答的更快。

    “那也不行,跟奶奶回去看书去?!袄盥∑涫狄采岵坏?。

    ”学习哪在这一会了,明天带他们回去?!巴跤窭家餐既饶?,何况好长时间她也没见着小儿子了,当然要好好唠唠嗑。

    李和想想,也道,“那就明天回去吧,耽误不了学习?!?br />
    他的话果然好使,杨学文和李隆不再坚持,高高兴兴的跟付彪去找床去了。老爷们可以睡地上,可孩子睡地上着凉就不好。

    到一间旧货仓库,里面的床都不能看,缺胳膊断腿,付彪不好意思的道,“这不行,你们等着,我打电话让人送新床?!?br />
    杨学文一把把她拦住,笑着道,“你忘记我是做什么的了?我是做木匠的,修个床腿肯定没问题?!?br />
    他对付彪的感观非常好,自从来到这里都是人家忙前忙后,非常的讲究和义气。

    付彪道,“修是可以修,可我上那给你找刨子啊?!?br />
    李隆笑着道,“你想想,这是他吃饭家伙,他能不随身带着?“

    ”抬过去就行?!把钛暮屠盥∫黄鹗咕嵘先殖?,然后又从旧木料里面找了几根齐整的木头。

    回到家,从屋里拎出自己带过来的编织袋,先翻出装衣服的一个塑料袋,然后把编织袋底朝天翻过来,刨子,锤子,钉子,砂纸,墨线,都是齐全的。

    他虽然这些年不做木匠,也很少打家具,可是随身带工具已经成为了习惯。

    “这么好的水曲柳,真可惜?!绷秸糯残蘩砗?,他又围着转了一圈,这里敲敲,那里摸摸,明显喜欢的很。

    付彪赞叹道,”你这手艺没得说,要是你搞家具厂,这边的根本活不下去?!?br />
    经过重新修改和磨砂的床,细巧、美观,一改以前的粗笨形象。

    ”瞎折腾罢了?!把钛乃低暧趾闷娴奈?,”你们那里从哪来的那么多旧木料,还有好多榆木和榉木,好像房梁上拆下来的吧?!?br />
    付彪点点头道,“我们买了附近的地块,拆迁下来的不少东西,铁的东西好卖,甚至玻璃渣子都能卖钱,至于这些旧木料,给人烧柴都没人用,就一直放那里,等有时间处理了?!?br />
    “处理?怎么处理?“杨学文忍不住心动。

    “一般都送给别地碾成锯末,做胶合板,或者送到造纸厂,要么送到人家水房当柴烧?!?br />
    “可惜了?!把钛奶究谄?,然后问道,”兄弟,你看这样成不成,你卖给别人多少钱,你都卖给我怎么样?“

    付彪一愣,突然哈哈大笑道,“你要是想要,我白送你都行,放那里我都嫌弃占地方?!?br />
    “那不行,那不行?!毖钛募泵Π谑?。

    “就这么说了?!备侗胫苯影蜒系脑砍捉庀吕?,丢给杨学文道,“怎么处理你看着办,我可不止这一个仓库?!?br />
    这是大老板的姐夫,他自然能表示大方。

    付彪走后,李隆才忍不住问,“你要那么多旧木头干嘛?”

    杨学文道,“那可都是好木头,根本就没***新木头还结实,做家具再合适不过了?!?br />
    李隆取笑道,“你不能大老远的准备带家具回家吧?再说,你家用的了那么多家具?”

    “咱们下午出去的时候,你没发现有家具店?”杨学文傲气的道,“看着做的漂亮,也是油漆效果好,没几个经用到,一个床头柜卖一百多,他也敢卖,能用两年吗?“

    李隆反问,”你还想开家具店不成?“

    ”我为什么不能开?‘有钱之后,杨学文说话的底气都不一样。

    “嘿,我等着?!袄盥∫晕钛氖撬底磐娴?,”人家厂子里用到是机器,那速度快,你一双手,一天才能做几个?!?br />
    杨学文琢磨琢磨,没吭声。

    三个孩子在这里过了一天之后,依依不舍得跟着李兆坤和王玉兰回了香港。

    而李和也在忙着带庄里人去买股票。

    再不带他们去,他们都快疯了,随便一个人一天三问,李和都受不住。

    李和放弃了让他们申购新股的机会,麻烦不说,还不一定能赚多少钱。虽然现在行情不好,但是他李老二不怕,没有他拉不起来的股票。

    要不是为了李隆,他根本懒得趟这么浅的池水。

    在国信证券门口,李和没有先带他们进去,让他们到旁边的建行一人办一个存折,先把钱存进去再说。

    现在都是同城通兑电脑系统,实行股票买卖无现金的结算方式,运用电脑中存折上划账。

    得益于上交所与人民银行互怼的成果,股票买卖已经实行了无纸化交易、结算制度。

    原来的T+3也改成了实行T+1的交收办法。

    一切都需要在电脑上操作,李和上次交给李兆坤的那种持股证,只有少数老股民才有。

    但是证交所开始回收持股证,股民需要把手中的实物股票拿到券商营业部登记,券商把记有股票种类、数量的数据拷在磁盘上,拿到登记公司复核,登记公司复核盖章后,股民的股票就可以托管在相应的营业部。

    从早上九点钟开始,李隆等人在建行门口排了长长的队伍以后,才都拿到了存折。

    而李和中午饭都吃完了。

    坐在台阶上翘着二郎腿,一边剔牙花一边道,”存折给我,你们先去吃饭?!?br />
    刘传奇毫不犹豫的挨个收了,交给李和后,带着大家到旁边的盒饭摊子上,一人领了一盒盒饭。

    ps:只能说抱歉,到家已经十一点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