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永强说,“难怪都说要出来,这外面跟家里是不一样,我原本以为省城就够大的,可想不到这里更大?!?br />
    他这些年南来北往到处收猪仔,倒是没少转悠,可是即使是省城都还是没法跟这里比。

    刘老四说,“要说省城也不差,路也宽,楼也漂亮,可就是差着什么,说不好那味道,还是二和说的对,就是要出来转转,在家里那点田亩连孩子学费都不够?!?br />
    虽然李庄学校的学费都已经被李和承包,但是大家还是习惯用能不能给孩子交得起学费衡量家庭贫富。

    “缺精气神罢了?!绷醮嬉挥镏械?,“注意着这里的人呢,走路都比咱腰直溜,腰不直从哪来精神。说白了就是没钱,口袋没钱,不硬气,骨头都是软的?!?br />
    “村里没事吧?!崩詈痛幼约移【破砍底痈沽艘槐?,他想不到刘传奇也会跟着一起过来。

    “别给我倒,喝匀点,都不准耍奸?!绷醮姘牙詈偷钠靠诶棺?,跟李和碰完杯道,“能有啥事,大事没有,都是些鸡毛蒜皮,希同才在家看着呢,我再想呢,都出来才好,都赚大钱,有本事生孩子,就有本事交???,省的我年年做不了人?!?br />
    “白条子多不?”李和把自己的酒喝完。1985年,粮食和棉花取消统购统购的制度被取消,实行议购方针,是第一次真正意义的粮食流通体制改革,实行了31年的农产品统购派购制度被打破。

    但是问题也不少,由于货币政策倾向于工业体系,以前存在的粮食收购贷款或者专用基金存在不足,地方粮站有自己的办法,对于议价部分做信用挂账,俗称”打白条“。

    “上一季的还没给完,这一季全是条子。要不是想着挣点过年费,谁能这样急吼吼的出来?!迸斯悴潘档暮芷?,“也就靠在招娣窑厂那里干点活,挣几个零花,要不然还不知道怎么熬呢?!?br />
    “窑厂生意怎么样?”提到何招娣,李和的生意有点不自然。

    潘广才左右看看,瞄了一眼桌子上的人,低声道,“你没看何老西这次脸色不好?”

    “嗯..咳咳....”刘传奇立马打断了潘广才的话,“窑厂生意哪有不好的,你问李辉清楚,天天卡车,拖拉机进出,那条路都算为她家修的。这么一大群爷们都不如她一个小丫头?!?br />
    “喝酒?!崩詈筒缓眉绦傥?,他感觉她们在刻意隐瞒什么。

    付彪这会又迎着两个小姑娘进来,人手都端着个大盘子,这是他从饭店点过来的。鸡鸭鱼肉,桌子上是全了。

    “你这样可真不好,哪能这样吃?!绷醮媲籽劭醋鸥侗敫霭僭蟪?,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再这样,我们宁愿去睡大马路,还来找你做啥子?”

    他们自己平?;ㄇ际窃谀宰永锍乒父隼椿?,把一分钱的开支精确到小数点之后的两位数,李和这样花钱,也让他们跟着心疼。

    李辉也道,“在家里吃啥,这里一样能吃啥,你不用那么讲究,真的,不说你挣钱你容易不容易,可不带这么吃的?!?br />
    “李和笑着道,“你们想多了吧,大餐就这一顿,晚上给你们熬稀饭喝,这样才省钱。你们十五六个人,要是顿顿这样吃,还不把我吃穷了?!?br />
    几个人听得哈哈大笑。

    喝完酒以后,找老板要了塑料盒子,把剩下的菜打包,给楼上睡觉的人带过去。

    李和把李隆从睡觉的屋里喊到宾馆的天台上,递上一支烟给他。

    兄弟俩单独叙话,其他人都没什么反应,人家亲兄弟好久不见,单独来拉家常,再平常不过,因此还是各自睡自己的觉,倒是没有人来打扰。

    李隆揉揉还没睁开的眼睛,抱怨道,“我还没睡多长时间呢?!?br />
    他也就趁着大家吃饭的功夫,睡了一个多小时,这点时间哪里够睡。

    “有的是时间给你睡?!崩詈湍训玫目砣菀淮?,“怎么都来了?你也没给我打招呼?!?br />
    李隆委屈的道,“我也不知道,怎么传我们在浦江买股票发大财,然后都要跟着来?!?br />
    “赔钱算谁的?”李和倒不是真怕他们赔钱,大不了他砸点钱进去,帮着拉股价??墒钦獍锶硕疾欢善?,就连李隆他们都不一定晓得什么是股票。万一顺风车坐习惯,形成买股就能挣钱的错觉,这就是害了他们,“他们从哪里来的钱?”

    李隆见哥哥脸色不好看,才糯糯的的道,“都是各家亲戚自己凑的,这个三十,那个五十,多的几百块,每个人口袋里都有几千块呢,赚钱回去,每家给二分息?!?br />
    “胡闹嘛,这是?!崩詈涂扌Σ坏?,这集资的手段都用上了,劳动人民的智慧果然是无穷的,“你就能保证一定能赚着钱?”

    李隆道,“哥,你不晓得,在浦江都赚着钱了,只要能买的上认购证,都是翻几番挣,有的都是十几倍。我们本来也想来深圳买认筹,结果....”

    要不是他哥哥挡着,他早就想在八月申购新股的时候就来了。

    李和把天台上的椅子往跟前挪了一下,一屁股坐上去,又给李隆踢了一把,“你买股票都不看报纸?”

    李隆摇摇头,也坐在椅子上,“家里没有那种股票报纸卖,我们有时候听广播,可广播有的时段有,有的时段没有?!?br />
    “去买份报纸看看再说?!卑嗽路菪鹿煞⑿械姆绮值暮艽?,这是李和阻止李隆提前来的原因,李隆的年轻气盛,还是不怎么让他放心。付了应对激动的股民,这次深圳是寅吃卯粮,提前把九三年的500万股票额度提前到今年发行,李隆还是照样有机会申购到新股。

    “我晓得了?!崩盥√稍谝巫由匣故俏蘧虿?,明显还是犯困。

    “何老西怎么也跟着来了?”这才是李和最大的疑问,按说闺女家业那么大,何老西没有必要这么来熬,他可不是李兆坤这样的混人。

    何况,他刚才还瞧见何老西没忍住,又把烟给点起来了。

    “哥,你不知道吧?他家招娣这样,这样了?!币惶岬桨素缘氖虑?,李隆立马精神起来,不停的小声比划自己的肚子,“老西气的要死要活,那赵春芳天天站在家门口骂,庄里转悠来转悠去,瞅谁都不对?!?br />
    “怀了?”李和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叹气。点起一根烟,心里一阵烦躁。

    “都传说有四个月了?!崩盥≈刂氐牡愕阃?,然后嘿嘿笑道,“这招娣吧,瞧着平时不吭声不吭气,对个男的也都没啥好颜色??烧庖淮尉尤荒苣殖稣獯蠖?,也不知道便宜了那个王八犊子,哥,你别这么看我,肯定不是我?!?br />
    “你不能好好说话,什么叫王八犊子?人家就不能谈对象了?!崩詈推闹苯映盥⊥壬咸吡艘幌?,大概也是为了掩饰他的心虚。

    李隆揉揉小腿,不服气的道,“蒙谁呢,这何老西天天盼星星盼月亮等着人上门来认亲呢,按他想,坏了就坏了吧,难听就难听了,可总得成亲吧,结果一个没来。何老西这么蔫吧人,都气的打断扫帚疙瘩,这招娣硬气,一句没坑。这下更好,把生意交给了她妹子,他自己在县里买了房子,等着生孩子了。希捷不在县里医院吗,那次招娣去做b超,她跟着偷偷去瞧,是个带把子的?!?br />
    “挺个大肚子是不容易啊?!崩詈退档幕氩辉谝?,甚至有点调侃的问道,可是心里什么滋味,只有他自己知道了,“她老娘就不去照样一下?”

    “来弟给她管生意呢,没时间去照应。领弟和念弟都还是丫头片子,不过早就在县里读书了,洗衣服做饭那是没问题。她三个妹子也是绝,都听她姐的,对亲爹妈那是哼都不哼一句?!崩盥≌谧兆粘破?,突然想到自己家里情况也是这样子,李老二一人称霸。突然有点尴尬,立马转换话题,“何老西威胁要跟她断绝关系,不准她进家门。也不要闺女的钱了,拉着吴驼子一起,凑点钱,跟着我们一起来。你别说,这吴驼子还真有钱,一下子居然能拿出五万块?!?br />
    李和白了他一眼,“驼子什么家底,你不清楚?”

    “你意思是?这钱还是招娣的?!崩盥』腥淮笪?,不用说,这钱肯定是招娣的。

    ps:目录不正确的,重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