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纸上最近都在疯传一个伟大的作曲家,一晚上诞生了二十三首新歌!

    曲曲都是经典!

    报纸上甚至展开有奖搜寻这位作曲家,目的不为其它,只求这位作曲家把谱子和词填完整??!

    因为这位作曲家兼歌唱家在舞厅里唱歌总是唱一半就不唱了!

    这可让许多人心焦!

    许多音乐人从全国各地而来堵在海韵歌舞厅,只为碰机会能遇到这位高人,结果大多人都是无功而返。

    连苏明在老家都坐不住,急吼吼的打电话给付彪,让他去赶紧的调查。

    付彪没得李和的允许,哪里敢私下跟苏明透底。

    他问李和该怎么办的时候,李和给了一大摞草稿,“给他的音响公司出版吧,不要说是我的?!?br />
    酒醒后的第二天,他就闲着没事写出简谱和歌词,不过大多还是写不完整,他的记性没那么好。但是内容已经**不离十,所缺部分的旋律,可以通过专业的音乐人士扒谱,没多大难度。

    他相信苏明知道怎么做。

    这些歌曲不是他的原创,但是也是让他暗自得意了许久,能上一次头条,真不容易!天天看于德华他们上头条,他只能干嫉妒。

    “李怡?”付彪看到草稿上的这个署名很是愣了一会,李家有几个人他是清楚的,李和的老家他都去过。

    李和摆摆手,“邮寄过去吧,别管那么多?!?br />
    付彪走后,李和点一根烟,瘫在椅子上一动不动,他这是完成了他闺女做音乐家的梦想,虽然她不一定知道。

    在刘传奇的带领下,李庄的男人们都来了。

    李和到火车站接人的时候都是吓了一跳,他原本以为只有李隆、大壮、李辉这些人,想不到李庄老老少少的来了十五六个人,连何老西都在里面凑着热闹。

    这是他想破脑袋都想不到的。

    刘传奇见李和在发愣,上前拍着他肩膀道,“怎么不欢迎??!”

    李和笑着道,“那不能,高兴都来不及,只是想不到你们也来?!?br />
    他上前一人散一支烟,这个招呼两句,那个寒暄两句。

    潘广才道,“不能只让你兄弟一个人挣钱啊,咱们也得沾光啊?!?br />
    李隆、杨学文这些人在浦江买股票挣大钱,李庄方圆几里地,没有不晓得的。所以这一次都是把李隆这几个人都盯紧了,一见他们要往深圳来,自然都嚷着要跟着来。

    李隆等人不好拒绝,只是交代,赔钱不要怨他就行。

    大家不信邪,你都能挣到钱,为什么我们就不能挣到钱?

    反正大家只认一条路,李隆做什么,他们跟着做什么就是了。

    “没有不行的,赶紧上车吧,到了再说?!毙量嗬詈陀邢燃耸敲姘道?,要不然还真坐不下。

    不过即使是这样,上车以后依然挤的够呛。付彪开的面包车塞进去10个人,李和的suv也坐着6个人。

    李和亲自开车,副驾驶位让刘传奇给坐了。

    刘传奇在李和的车子里,这里拍拍,那里摸摸,滋滋道,“难怪说你小子发大财,这是真发大财了!这车子得好几十万吧?”

    李和笑笑,“差不多?!?br />
    车子停在酒店门口,他又招呼大家下车。

    这么富丽堂皇的酒店,却没有人愿意进去,各自提着蛇皮袋,手提袋,包袱站在酒店门口,扭扭捏捏。

    刘传奇望着西装领带的男人,鲜艳靓丽的姑娘在酒店进进出出,把李和拉过来道,“找个便宜的地方,你也别欺侮我土老帽,这种地方我一看就知道不是咱们能住的起的?!?br />
    李和道,“来我这,哪里有让你们花钱的道理,都算我的。这里是我朋友的酒店,想住到什么时候都可以?!?br />
    “别啊,咱们是来赚钱的!可不是吃大户的,要是你朋友的,更不能让你为难,你瞧瞧咱们这些人进去还能像什么样子?!绷醮嬷缸耪窃诰频晷磐锩嫣酵返呐斯悴偶父鋈?。

    杨学文也过来道,“就是,就是,到这种地方我都不知道怎么吃饭好。就是个睡觉地方,不用那么讲究。出来挣钱的,又不是享受的?!?br />
    “那走吧,走路过去吧?!崩詈途醯米约鹤龅幕故怯械闫?。

    付彪是机灵人,先行去附近的小旅馆,打好了招呼。

    一行人也没登记,直接上楼。说是小旅馆,其实也不小,只是相对于于德华的金鹿酒店,规格不是太足。

    两个人一间房,自行选择搭伙住在一起的。

    李和招呼他们收拾好行李下去吃饭。

    何老西说,“俺躺会,困的不行,你们去吃吧?!?br />
    “我也睡会?!迸斯悴诺难劬θ嗖豢?,哈欠连天。

    最后三三两两都想好好睡会,只有几个人愿意下楼,连李隆都不愿意下楼。

    “那我给你们带点?!弊鸪涤卸嘈量?,李和自然有体验。

    最后下楼的只有刘传奇,猪倌陈永强,李辉等五六个人。

    在旅馆的拐角,刘传奇看到面馆,直接不愿意走,嚷道,“就这,尝尝这家板面怎么样?”

    要是只有一两个人,他倒是无所谓,真心不花几个钱,但是这人太多,花钱还得了。李和的钱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他自然不能让李和多破费。

    李和还要说什么,一行人已经进去了。

    他无奈,指着盆牛杂和羊杂对店老板道,“你这零碎也别磨磨唧唧往碗里添了,这盆给我们得了?!?br />
    “我们是一天生意呢?!钡昀习遄匀徊荒芡?,他们这里是卖的牛杂面和羊杂面,杂碎都是提前煮好的,客人来吃,直接添上一勺头,要是都给了李和,再来客人,难道只给他们面不曾?

    现煮杂碎根本来不及。

    “可以了吧?!崩詈腿肆桨倏楦习?。

    “哎?!彼淙惶酒?,但是老板还是高兴的接了。

    不一会儿,付彪又提了一大堆的卤菜和盐水鸡过来。

    刘传奇被这样弄得不好意思,对李和道,“不用这么客气,你要这样,早知道我们就不来找你了?!?br />
    ”喝酒,喝酒?!袄詈图昀习灏丫扑凸?,每人面前启开三瓶,”喝不完不准走?!?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