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不可口,但是吴波还是喝了一点葡萄酒,跟着桌子上的另外三个人来回碰杯。不过另外三个人要开车,也只是浅尝辄止,还是吴波自己喝的居多,一瓶葡萄酒,他喝了一大半。

    “Fuck off you **in dumb bitch!”一阵粗俗的骂声传入他的耳朵。

    他回头看,赵青正在和三个年轻的黑人在争执。大概三个黑人要吃霸王餐。

    他毫不犹豫地站起身朝那边过去。

    “** off!”一个黑人骂骂咧咧,突然推了一下赵青。

    赵青一个不防,摔倒在地。

    吴波的脑子嗡的炸了,有一股力量冲上来!感觉自己的心在随着脚步颤抖。眼睛发红,顺手提起一把椅子,直接往那个小黑的脑袋砸过去,对着脸!

    餐厅的人惊呼!

    胆小的女人捂着嘴跟着尖叫!

    “吴波!”赵青想站起身阻止的时候,已经来不及。

    那个小黑反应很敏捷,快速的斜了身子,但是依然被回抡回来的椅子砸中肩膀。

    这一霎那的功夫,另外两个小黑齐力过来抢夺吴波的椅子。

    结果还没一起施力气,就被杨思琦带过来的两个保镖揣到在地上。

    狭窄的餐厅出口,一下子热闹起来,桌子椅子乱飞,吃饭的客人来不及埋单,一下子跑出不少。

    “吴先生,你没事吧?!毖钏肩氩坏轿挛亩诺奈獠ɑ嵴饷闯宥?。

    吴波喘着粗气,没时间照顾他的问候,只是急忙转身道赵青身边,把她扶起来,然后问,“没事吧?!?br />
    “没事,没事?!闭郧嗟暮笱詹抛采献澜?,此时在用手不停的揉,看着一团狼藉的餐馆,欲哭无泪。

    “住手,住手!”一个矮胖的中年人大概是饭店的老板,急急忙忙的从里面跑出来,大叫,“我已经报警了!赶紧住手!”

    然后朝赵青投去愤恨的眼光。

    赵青故意躲过,对吴波道,“让你朋友他们住手吧?!?br />
    “好?!蔽獠ǔ钏肩愕阃?。

    杨思琦朝着那两个保镖喊了一嗓子,混乱一下子停止。

    一直被打得抱头鼠窜的三个小黑,得了空隙,带着一身伤,捂着嘴,踉踉跄跄的跑了。

    “你这让我怎么办嘛!”饭店老板想对着赵青大吼,可是看看旁边的吴波,终于还是压制住怒气。

    吴波道,“这也是为维护你店里的利益,才这样的?!?br />
    他很是不满。

    “跑一顿饭没什么哦,没几个钱,可是你看看我这家具,我这盘子损失就大了啊,还有那么多桌客人跑了!”这老板听吴波的口音,一时不确定吴波的身份,但是看看旁边的杨思琦等人,最终还是小心道,“你说这怎么办吧!”

    赵青上前,咬着牙对中年人道,“江老板!损失的算我的!从我的工资里扣吧?!?br />
    “从你工资里扣?你一个月工资才多少!你别忘了!你这个月脚伤以后,一直都是在请假!”饭店的老板看到赵青,气不打一处来,恼恨道,“要不是看在老乡的份上,我可不会留你!这吧,赶紧走啊,我这小庙养不起!”

    “这些够了吧?”吴波解开皮夹,从里面掏出来一沓美钞。

    “够了,够了?!狈沟昀习宓难劬α疗鹄?。

    “拿着吧?!蔽獠ㄖ苯铀υ诘厣?,然后在赵青的错愕中强行拉着她出门。

    “你干什么!吴波!”赵青的手被吴波箍的生疼,但是又松不开,只能跟在后面,在回望饭店的一瞬间,透过橱窗看见饭店老板正在乐呵呵的在地上捡钱。

    吴波强行拉着她出了饭店好远,才把手松开。

    低着头道,“对不起?!?br />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一刻,他会丢掉所有的涵养和风度。

    “给我一根烟?!闭郧嘀苯影焉砩系奈Ы硭煽?,丢在台阶上坐上去,好像刚才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嗯?!蔽獠ㄓ淘ヒ幌?,还是把烟给了她。

    他自己也点着一根吐着烟圈,对着天空发呆,暖和和的太阳看上去像是一枚腌过时了的干瘪鸭蛋黄。

    “你什么时候走?”赵青看着他,突然感觉到了许多未曾感觉的安全。

    从隧道涌出来的车辆如蚂蚁在急雨之前仓皇逃窜。

    她想去数一数到底有多少车,最后都是徒劳无功。

    “跟我回国吧,求求你?!蔽獠ㄐ睦锖芗岫?,他心里从来没有这么肯定过,她不能再留她在这里。

    “回去?我还能回去吗?”纽约的华丽早就在她的梦中,虽然现实是一个粗粝的背景。

    “要不咱们先去香港吧,何芳要去香港养胎,反正你在这里目前也没找到合适工作,刚好可以去一趟看看,要是不行,可以再回来的?!蔽獠ㄖ荒苷庋宰趴?,“钱你不用担心,你知道,我已经存不少钱了,我一个人没花钱地方?!?br />
    赵青笑着问,“真的?我花钱可是很厉害的?!?br />
    她怎么可能不理解吴波的心思。

    从上学时,她就明白他的心思。

    只是她从来不愿意接受任何羁绊,不给心里留一点缝隙。

    “哪怕不够,我还能挣,能挣很多!”吴波慌忙的保证。

    生龙活虎的街头、到处充满无头苍蝇一般的游客和行人,无人关注这对偎依在一起的小情侣。

    独特的天际线下,这只是两个小小的身影。

    李和听到吴波要带着赵青回来,高兴的不能自已。

    只是催促着何芳赶紧过来,这俩姐妹也可以好好叙叙旧。不过何芳却是好像不着急一样,她总不能抛下儿子一个人到香港,她还需要等李览的幼儿园放假才行。

    这是一个有收获的季节,不过不是李和的收获,他只有嫉妒。

    沈道如、于德华二人被中央政府聘为香港地区事务顾问,同被聘为这一职位的还有李超人、潘祖尧等44人,这些无疑是香港各界颇有代表性的人物。

    沈道如因为在香港股灾中的突出表现被港府授予太平绅士,这个使于德华嫉妒的发狂。至于剩下的那个香港大学授予的名誉法学博士、广洲荣誉市民就不值当一提了。

    所以现在去领聘书的去领聘书了,去演讲的去演讲了,李和身边倒是没几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