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坐在床边,不知不觉的天色已经发白。

    站起身,伸一个懒腰。一夜未睡,并未让他显得疲惫。

    他看看隔壁的门,没有丝毫动静,他想出门去替她买早餐,可是这门是锁还是不锁?

    空荡荡,一览无余,最终他只是把门掩上。

    刚出大门,他就看到那张熟悉的车子,并排还有两张他不认识的车子。

    他敲敲车窗,玻璃拉下。

    他问,“你一晚上也没回去?”

    杨经理苦笑道,“我哪敢回去?这里是美国,枪支泛滥的美国!一枪能要人命的,大哥?!?br />
    “谢谢!”吴波无奈的笑笑,心生感动。

    “那俩黑哥们,是我连夜请过来的?!毖罹碇缸帕搅境底拥?,“要是我一个人,那小心肝也扑扑的啊!”

    “忘记说了,你的中文很好?!蔽獠ê苁强湓蘖艘痪?,他所见的华裔很少有中文这么好的,“你是什么专业?”

    杨经理羞愧的回道,“哥大东亚系学中文?!?br />
    “哈哈,你这是投机啊?!蔽獠ㄈ滩蛔】煨?。这位杨经理一口流利的中文明显不是在大学里面学的。

    杨经理不好意思地道,“搞口饭吃,没挑剔?!?br />
    不过又是很快的转换话题,“咱们这是回去?”

    吴波摇头,“有卖早餐的地方吗?我去买个早餐?!?br />
    “上车,我带你去?!?br />
    他的车子刚发出轰鸣声,还没驶出多远,后面的两张车就很自觉的跟上。

    沿着两边的街道转一遍,没有吴波概念里的早餐店。

    “美国人不吃早餐?”

    杨经理笑着道,“早餐如果你指的是包子、油条、豆浆,这边是没,只有华人聚集地才有。旁边有个店,面包,咖啡,燕麦片,奶茶都有?!?br />
    这种情况下,吴波只能下车进店随意买点三明治和牛奶。虽然已经有过万豪酒店的花钱经历,可是在他看来这些价格还是抢钱,一包三明治居然卖五美金!

    一小口面包也要一美金!

    居美不易!

    他要留一份早餐给那个杨经理,“你也饿了吧,辛苦?!?br />
    “不用,我等会自己过来吃?!毖罹砭芫?。

    “那就这下吧?!蔽獠挥屑覆铰?,便从车上下来。

    一道人影跌跌撞撞从楼道跑出来,差点跟吴波撞怀。

    吴波两手拎着东西,只能用胳膊肘子抵着,待看清来人,才笑问,“你着慌什么?”

    “我...”赵青一时无法回答,粗着嗓子道,“我乐意!”

    “哈哈...”吴波大笑,好像又看见了那个调皮任性的她,因此大着胆子问,“是不是以为我走了?”

    “臊的不轻!”赵青一声冷哼,转头就走。

    吴波看着她的背影,笑的更大声,他自己都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有这么笑过了。他感到太幸福了,即使只能看着她的背影,他也感觉幸福。幸福是无法言明的。

    那么,现在看见她嗔怒的样子,更是快活的没边。但他一点也不骄傲,因为一颗好的心是永远不会骄傲的,还有更大的任务待他去完成。

    回到屋里,他欢喜的把三明治和牛奶送到她手里,“来,吃点东西?!?br />
    她不客气的接了,细嚼慢咽,闭口吃三明治,偶尔吮一口牛奶。

    吴波的表情很陶醉,看她吃东西都是一种享受喔,疯狂的爱极了,那吸溜牛奶的响声都是可爱至极。

    “你吃啊,傻愣着干嘛!”赵青被这样看的不好意思。

    “哎,吃呢,吃呢?!蔽獠ㄉ点躲兜囊Ъ缚谌髦?,还是没忘记看她。

    咚咚,门响了。

    赵青起来开门。

    住在隔壁的那个女孩子伸头进来道,“少秀恩爱,时间差不多了,我先去上班。你这老相好来了,你好好陪着,我去给你请个假?!?br />
    吴波的脸唰的一红,被说的不好意思。听这姑娘口音,他晓得也是内地来的。

    赵青先看看手表,然后才对着门口的姑娘骂道,“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等会我,我洗把脸。这里有东西,你吃不?”

    姑娘盯着桌上的牛奶和三明治,调笑道,“你的爱心早餐我可吃不起,留着慢慢享受吧?!?br />
    “你怎么不去死!”赵青一个枕头砸过去。

    姑娘敏捷的躲过,消失不见。

    吴波尴尬的过去捡过枕头,然后才道,“没耽误你事情吧?!?br />
    “你别介意,她就这性格?!闭郧嘞肮咝缘睦硐露罱堑耐贩?,“我去上班,那你?”

    “不耽误你,不耽误你?!蔽獠ɑ琶Φ恼酒鹕?,依依不舍的要出门。

    “喂!”赵青看着他这笨拙的样子,也忍不住笑,“要不你等我晚上下班?”

    “在这里?”吴波掩不住欣喜。

    赵青笑道,“你刚来没几天吧?跟我走吧,我上班的地方在繁华的市区,趁着我上班,你可以抽空去转转,好不容易来趟美国,总不能白来吧,也好好见识一下花花世界,受下资本主义洗礼?!?br />
    “哎,好,好?!蔽獠Σ坏拇鹩?。

    赵青随意梳洗一下,然后到隔壁招呼一下那个姑娘,带着吴波一起出了门。

    拐过一个巷口,那个姑娘打开一辆破旧的老爷车,“尊敬的两位客人,请上车?!?br />
    “谢谢?!蔽獠ǹ凑郧嗌狭撕笞?,也赶紧的上了后座位。

    “认识一下,我叫汪雨,大家以后是朋友!”那个姑娘从前面向吴波伸出手。

    “你好,吴波?!彼皇乔崆岬呐隽艘幌滤氖?。

    坐在车上,看着两个女孩子,他左右又不是太自在。

    赵青找话题道,“在美国只有一点好,车子便宜,咱们这俩老爷车,只要四百块?!?br />
    “美金?”吴波问出这么一个明知故问的问题。

    “你说呢?”赵青回一个白眼,没回答。

    车子没刚出隧道,汪雨侧着头看看后视镜,发出一声惊呼,“完了,完了?!?br />
    赵青问,“怎么了?“

    汪雨大呼小叫道,“被小黑给盯梢了,从家里出来,后面那几张车子就一直跟着咱们?!?br />
    “不能吧?”赵青回头看,果然有几张车子紧紧的跟着她们。

    “不信?我绕一个圈子给你看?!蓖粲暝谝惶趸沸温飞隙盗艘桓鋈ψ?,那三辆车子,也跟着兜一个圈子。

    她们的车子往左拐,后面的车子也跟着左拐,她们右拐,那三张车子也跟着右拐。

    赵青拍拍汪雨的靠背,“你没得罪谁吧?”

    汪雨没好气的道,“大姐,我天天跟你在一起,你说我得罪谁?”

    两个女孩子一时沉默起来。

    良久吴波才不好意思地道,“后面是我朋友,没事的?!?br />
    打头的那个是杨经理招呼过来的保镖,清一色的黑皮肤。

    赵青疑惑的道,“你朋友?”

    吴波点点头,“是,他们送我过来的,你知道,我对这里不是太熟?!?br />
    汪雨惊呼道,“哥们,哥们,你做什么的?一溜排的劳斯莱斯,真讲究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