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靠坐在门框上,天越发黑,楼道越发黑暗。不时有下班的人从他身边经过,好奇的看他两眼。

    他烟抽的喉咙发痒,再次的摸出口琴,一曲《斯镇的颂歌》吹完,他又吹起来《山楂树》,两首曲子他反复的吹,吹来吹去,好像不知道疲倦似得。

    他对面的门突然打开,一个金发碧眼的姑娘抱着胳膊依靠在门框上问,“你好,请问你会吹《三套车》吗?”

    “抱歉?!蔽獠ㄒ⊥?,钻入脑子的是陌生的英文单词。

    姑娘进入屋里,抱出来一个手风琴,演奏出一阵舒缓低沉的旋律,然后问,“ok?”

    “no?!蔽獠ㄌ苏馐浊?,这是俄罗斯名曲,他怎么可能不熟悉,以前赶潮流学一阵音乐,口琴便宜,那就选了口琴,大部分人都选了口琴,每天都是拿这些名曲的曲谱训练,单调的音阶、爬音、和弦,一练就是一整天。

    不过他还是摇头,他是会的,只是不愿意给别人伴奏。

    嘭嗵一声,又是一声关门的响声。

    屋里传来优美深沉,哀伤豪放的曲调,听着仿佛来到了俄罗斯,可以看到一望无际的白桦林,感受到这片广阔大地中的悲伤、忧愁和漂泊。

    吴波的心,跟着悲伤起来,他的头更低,烟抽的更频繁。

    他现在都没去搭理他那叽里咕噜的肚子了。

    在走道里坐着,坐着,他不知不觉中就睡着了。

    中途醒过一次,回头望窄窄的门缝,没有一丝光亮,这才安心的继续睡去。

    突然,他的身子一下子陷下去,好像压在一只脚上。

    那只脚仓皇的后退,好像那只脚的主人也被吓着了。

    然后他整个人躺地上了。

    他意识到什么,可是在黑暗中,他什么都看不见。

    “吴波?”一个女声试探着问道。

    “是我!”对吴波来说,这不亚于天籁之音。

    啪嗒一声,灯亮了,黄颜色的小灯。

    这是无比局促的一间很小的房间,拐角是一个昏暗的小厨房。

    一张床,一个箱子,一堆书,除此屋子里再无其它。

    他刚站起来,门啪嗒被关上。

    “抱歉,吴波,我这里比较窄。你坐床上吧?!闭郧嗖痪獾牟亮讼卵劬?,然后俯身去收拾了一下床上的衣服。

    “哎?!蔽獠ê芨咝?,好像丝毫没有责怪下午的时候赵青没有搭理他,刚从烟盒里抽出烟,结果又迅速的摁回去,“不好意思,打扰你休息?!?br />
    他一看就知道赵青一直都没睡。

    “抽吧,我在屋里都能闻到烟味?!闭郧嗖灰晕?,“给我一根?!?br />
    “你也...”吴波有点无所适从。

    “心烦就抽几只?!闭郧喽峁獠ǖ难毯?,熟练的给自己点上一根,吐着烟圈道,“有什么稀奇的,当年何老大抽烟,我也没见你说什么?!?br />
    她说的何老大是何芳,当年女生寝室的老大姐,大家都习惯喊她何老大。

    吴波没有点烟,只是道,“她已经戒烟了?!?br />
    “喝点啤酒吧?!闭郧喟蜒痰鹪谧炖?,打开冰箱,直接扔给吴波一罐子啤酒,然后才问,“她怎么样?听说和李老二结婚了?”

    吴波打开啤酒,重重的灌了一口,差点呛着,深吸一口气道,“孩子都三岁了?;共淮?,两个人算是琴瑟和谐?!?br />
    赵青久久的才道,“她是熬出头的,李老二这个人除了磨叽一点,倒是没毛病?!?br />
    也给自己开了一罐啤酒,轻轻的抿一口。

    “嗯,他们都挺好?!?br />
    “你呢?”赵青反问。

    “我?”吴波道,“我就这样?!?br />
    他不敢表现出一点成就,甚至自得。

    “孩子多大了?”

    “我没结婚?!蔽獠ㄒ廊欢⒆潘且蝗骋还盏耐?,“你脚怎么?”

    赵青洒脱的道,“倒霉,被机车给撞了?!?br />
    吴波紧张的问,“那有没有去医院?”

    赵青难得的笑着道,“我又不是傻子,当然去医院了。你是不是想问我过得怎么样?如你所见,就这样呗?!?br />
    其实她只是草草的找了一个唐人街的中医馆随便做了一个包扎。在美国没有医保,肇事者又逃逸,她除了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别无他法。

    “明天带你去医院吧?!蔽獠ǖ纳舸乓坏憧仪?。

    “不用?!闭郧喟烟拮映潘隽艘幌?,才笑着道,“你是不是好奇我为什么混成如今的样子?”

    吴波刚想点头,却又赶忙摇头,急忙道,“你很好,一直很好?!?br />
    赵青浑然不在意的道,“你知道我和蒋爱国是一个学校,区别在于他学的是实验物理,而我学的是理论物理,除了教书或者做科研还能有什么用处?可是我只是个Graduate degree,要是没有Phd,很难在高?;蛘哐芯渴胰沃暗??!?br />
    吴波沉默,他不知道怎么样安慰她。

    物理属于基础专业,往往需要大量的政府的政策性投入,难以实现产业化。

    因此,总体而言,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在中国,物理专业的毕业生在工业界的就业都不算理想。

    除非都拥有博士学位,然后到相应的研究机构做研究,或者做大学做教授,又或者去科院之类的研究机构做研究。

    在美国,物理工作者由于大部分拥有博士学位,平均年薪在10万美元以上。

    “你来美国做什么?访学还是来读书?”赵青说完又一笑,“忘了,你都这么大年龄了,不可能再读书的?!?br />
    两个人都有三十有四的年龄了。

    吴波好像没有听清赵青在说什么,只是认真的问,“要不跟我回国吧。真的,凭着你的本事,回国一定大有发展?!?br />
    “回国?”赵青自嘲道,“就是为了让人看我这倒霉样子?我没事的,你不用管我?!?br />
    “没人敢笑你!”吴波站起来,振奋道,“相信我好不好!”

    赵青脸色变了变,勉强笑着道,“说那些干嘛,你晚上就睡这吧,我到隔壁去?!?br />
    说完她拉开门,敲开隔壁卧室的门。

    吴波初见的那个亚洲女孩把赵青迎了进去。

    只剩下吴波一个人在屋里发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