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分?”

    李和又是一愣,问道,“我哪里过分了,你来跟我说说?”

    “你···!”常静闻言一时语塞住。

    没见过几次,就想睡她,而且是不打算负责任,睡完了就提裤子走人的,这还不过分?

    把她常静当成什么人了?

    和男朋友交往七八年,她都没把身体交出去,现在还是处女一个呢!

    只是,这些话要她如何说得出口?

    李和见状调侃一笑,又问道:“女人,你就那么喜欢我,就那么想我当你男朋友?就算是这样,我不愿意也不算过分吧?”

    “谁喜欢你了,谁要你但男朋友了?”

    常静阵阵的崩溃。

    以她的出身,以她的美貌,从小到大,接触的都是“上流社会”的,圈内的每一个朋友,在她面前说话都是谦谦有礼,都是恭敬有加的。何时遇到过这样动不动就怒斥她,一个不开心就叫她自己扇耳光的?

    都要讨厌死了,又怎么可能喜欢他,怎么可能想要他当男朋友?

    李和闻言则故作惊吓,拍了拍胸口,道:“这样就好,吓了我一跳?!?br />
    “你···!”常静见状又一阵崩溃。

    她就这样的不济?至于这样吗!

    郁闷??!

    当下的,她就是一阵怒吼,“我就是辞掉现在的工作,都不可能如你所愿,都不可能被你碰一下的?!?br />
    “不是,常琳你啥意思?”

    李和闻言一愣,问道,“我只是夸你几句,你不会就认为我要睡你你吧?这想象力太丰富了吧?”

    常静一愣,问道:“难道,不是吗?”

    刚刚看她的眼神,恨不得一口吃掉一样,又怎么可能瞒得过她?

    “额?这真是个误会!”李和轻微一笑,解释道,“虽然我有些好色,你也很美艳,但我和你不一样,潜规则下属这样的事,是不可能干得出来?!?br />
    “你什么意思?”

    常静闻言脸色又一阵难看,什么叫跟她不一样,潜规则下属的事,是干不出来的?

    这不是暗指,她潜规则下属了?

    “哦,对不起,我说错话了?!崩詈颓敢獾?。

    但是,表情多少有点敷衍,看得常琳一阵不爽。

    当下的,她又叫道:“你把话给说清楚!”临了,她又咬道,“我跟吴思凯没什么,除了工作上的关系,再无其他!”

    士可杀不可辱!

    “哦,我知道了?!?br />
    李和随口应了一声,跟着又冲她轻微一笑,道,“其实,常琳姐,就是有什么也没事的。男欢女爱嘛,只要你喜欢,他也爱来,只要不是你强迫他的,只要不影响工作,这都是你的私事,我不会干预的?!?br />
    “我说了,我跟他没什么!不错,他是我的秘书,但我没潜规则他,没干他,更没强迫他!”

    常静听着气得不行,高耸的胸部都一抖一抖的,起伏不定。

    这表情,这语气,是认定了她常琳干了那些事?

    气啊,憋啊,郁闷??!

    “我没说你有过啊?”李和摊了摊手,话语一转,又说道,“算了,不谈这个了,我想喝酒了,你下去帮我买几瓶吧!”

    “要买你自己买!”常静一气,瞪了他一眼,直接夺门而出。

    临了,又回过头来,冲着他大喊了一声,“你就是一个混蛋,大混蛋,赵艺抛弃你就是你活该。你这样的人,注定要孤独一声?!?br />
    “谢谢!”

    李和则愉悦一笑。不错,就是故意捉弄她的。

    说什么天涯何处无芳草,离开他,是老赵的损失的,叫他很不开心??!

    虽然老赵的离开,要他有些埋怨,但她也不是谁都不能非议的!

    而且,刚刚常琳时而可怜,时而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真心非常的不舒服。他李中南,最不需要的就是可怜的眼神,最看不惯的就是幸灾乐祸的行径。

    要她自个扇自个十个耳光?

    不够出气??!

    话说常静冲出去后,来到一个垃圾桶边,当即抬起腿来,一脚又一脚的踢了起来。

    竟然这般误会她?从小到大,她就没受过这冤枉气!

    无法忍受!

    只是越想越不对劲,按照姓李的性格,她这样骂他,大喊大叫的,他竟然不生气,而且好像还很开心的?

    不应该??!

    故意的,他肯定是故意气她,故意捉弄她的。

    啊啊啊,要疯了??!

    想通这点后,常静非旦没有好受些,反而变得更加的郁闷,更加的委屈。不过好心安慰他一句,凭什么就这样对她?

    凭什么?

    “常琳,你在干什么呢?”

    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见到他,心情美了一些,柔声问道:“烁宇,你怎么在这?”

    来的,叫陈烁宇,她交往了七八年的男朋友。

    有能力,成熟帅气,自信阳光,绅士,谦谦有礼,全身上下都充满魅力。

    比起某个姓李的,好上一百倍,一万倍!

    她就喜欢这样的。和他,就差结婚了。

    常静歉意一笑,道:“我在南雪挺好的,所以~~~”

    “再好,不都是一个打工的?”

    李和略微不屑,道,“就在上一周,我们的公司和克利夫兰财团达成一个合作,拿下了一个大项目,市值很快就能破千亿,这里面有你的一半。只要你跟我结婚,甚至可以全部挂到你的名下?!?br />
    常静闻言皱了下眉头,道:“结婚的问题,等我忙完这可以商量的。只是,我是不会离开南雪的,更不会去m国定居。所以,如果你想继续和我走下去,就回国吧?!?br />
    从小到大,她就不缺钱,根本就不追求那玩意,一千万又或者一千亿,在她眼里都是一个样的。

    甚至,不热衷权势,一个市长又或者一个省长,在她眼里都是一样的。

    影响,太有限了!

    不错,她追求的是影响力。而在!

    这就是,某个姓李的那么可恶,她都忍耐他的原因。

    打工的?打工,就是给他当奴隶,都一点问题都

    只要她能影响整个世界,就是免费给姓李的打工,就是给他当奴隶,都一点问题都没用!

    打工,就是给他当奴隶,都一点问题都奴隶,都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