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蛋,滚蛋!别来烦老子!”李和拎着衬衫,毫不客气的往四周的人身上甩去。被围得这么严实,他感觉不透气。

    众人被李和打起我的鼓

    敲起我的锣出这首出这首

    生活充满节奏感....”

    李和脑子里不知道为什么冒出这首歌,开口就唱。

    没有人听过这么怪怪的调子。

    有点欢脱的味道。

    当听到“大王叫我来巡山,抓个和尚约约已经猜到什么,但是又不敢确定。

    车马喧嚣,千万灯火,这个城市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路过的酒店、饭店,到处都是人,到处是喧闹。

    从一个门口传来的唱歌的声音,引起李和的注意,他晃着身子,抬头看:海韵歌舞俱乐部。

    李和想也没想就抬脚进去。

    付彪等人不用说赶忙跟上。

    歌舞厅舞池中流淌着的歌曲激烈亢奋,场子内人流涌动,场景如同菜市场一般。

    “哥,这里里面的几个人他跟李和时间最长,大概隐隐约约已经猜到什么,但是又不敢确定。

    车马喧打起我的鼓

    敲起我的锣

    生活充满节奏感....”

    李和脑子里不知道为什么冒出这首歌,开口就唱。

    没有人听过这么怪怪的调子。

    有点欢脱的味道。

    当听到“大王叫我来巡山,抓个和尚

    接下来音乐开始变得柔情,灯光变得暧昧。

    付彪把其他人拉开,示意不用跟李和这么紧,然后又让身边的几个小弟在前面摸路。

    这里面的几个人他跟李和时间最长,大概隐隐约约已经猜到什么,但是又不敢确定。

    车马喧嚣,千万灯火,这个城市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路过的酒店、饭店,到处都是人,到处是喧闹。

    从一个门口传来的唱歌的声音,引起李和的注意,他晃着身子,抬头看:海韵歌舞俱乐部。

    李和想也没想就抬脚进去。

    付彪等人不用说赶忙跟上。

    歌舞厅舞池中流淌着的歌曲激烈亢奋,场子内人流涌动,场景如同菜市场一般。

    “哥,这里是陈爱莲精英歌舞团的一个小姐做台柱子,咱们找个地方坐着看,我给你拿果盘,咱们再喝点茶?!备侗攵哉饫锸鞘煜さ?。

    接下来音乐开始变得柔情,灯光变得暧昧。人的生日点歌,气氛变得活跃。

    李和听见一里面的几个人他跟李和时间最长,大概隐隐约约已经猜到什么,但是又不敢确定。

    车马喧嚣,千万灯火,这个城市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路过的酒店、饭店,到处都是人,到处是喧闹。

    从一个门口传来的唱歌的声音,引起李和的注意,他晃着身子,抬头看:海韵歌舞俱乐部。

    李和想也没想就抬脚进去。在一米高的台边,先把衣服丢上去。

    在台上深情歌唱的小姐被丢在脚边的衣服吓一跳,看到一个光膀子的男人站在在台下,舞池里已经乱了套,不过却她没乱阵脚,继续打起我的鼓

    敲起我的锣

    生活充满节奏感....”

    李和脑子里不知道为什么冒出这首歌,开口就唱。

    没有人听过这么怪怪的调子。

    有点欢脱的味道。

    当听到“大王叫我来巡山,抓个和尚花,这家舞厅的浩哥背景深厚,能量大,还真没几个人敢来惹事的,她只能想象这个醉鬼最后会被打成什么样子。

    “美女,你唱完我能不能唱啊,我想唱歌?!崩詈鸵∫』位蔚恼驹谔ㄉ?,对着歌手说,“谢谢哦?!?br />
    “里面的几个人他跟李和时间最长,大概隐隐约约已经猜到什么,但是又不敢确定。

    车马喧嚣,千万灯火,这个城市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路过的酒店、饭店,到处都是人,到处是喧闹。

    从一个门口传来的唱歌的声音,引起李和的注意,他晃着身子,抬头看:海韵歌舞俱乐部。

    李和想也没想就抬脚进去。

    这种舞厅轻轻一宰都是几千块的消费,给免单已经是很大的面子。

    付彪好言道,“又不是砸你们场子的,哭丧着脸干嘛。我说过,今天包场,不管有多少损失全部算我的?!?br />
    中年人苦笑道,“我这样没法跟浩哥交代啊?!?br />
    他也不愿意退步,这么多人看着呢。

    “耗子呢,喊他出来?!北鹑丝谥械暮聘?,成了付彪口中的耗子。

    “来唱个歌,你都罗里吧嗦,有完没完?!焙醚院糜锒苑讲惶?,付彪很恼,“不想在国贸这边玩,你吭一声?!?br />
    “彪哥,你消消气?!贝尤巳汉竺娉隼匆桓龃┳虐壮纳赖哪昵崛?,他打住要说话的中年人,笑着指着台上的李和道,“那位是?”

    “还要我说第二句?”付彪没有直接回答,脸色已经变黑。这种人他原本就瞧不上,说好听是舞厅老板,不好听的话就是‘地下鸡头’,专为一些港台过来的老板牵线搭桥。

    这位浩哥被落面子,脸上的不快一闪而没,只是挥手让台上的歌手过来,贴着耳朵言语一句。

    那位歌手里面的几个人他跟李和时间最长,大概隐隐约约已经猜到什么,但是又不敢确定。

    车马喧嚣,千万灯火,这个城市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路过的酒店、饭店,到处都是人,到处是喧闹。

    从一个门口传来的唱歌的声音,引起李和的注意,他晃着身子,抬头看:海韵歌舞俱乐部。

    李和想也没想就抬脚进去。

    做晚餐”的时候,不少人憋不住笑。

    大家交头接耳,互相询问,没人听过这首歌。

    “嘿!咱们工人有力量!

    每天每日工作忙,

    嘿!每天每日工作忙,

    盖成了高楼大厦,

    修起了铁路煤矿,

    改造得世界变呀变了样!

    嘿!发动了机器轰隆隆响,

    举起了铁锤响叮当,

    造成了犁锄好生产哟...”

    正当所有人还在议论《大王来巡山》的时候,李和却突然换了节奏,因为他忘词了!只能脑子抽,唱起来《咱们工人有力量》。

    这首歌却是人人耳熟能详,倒是没人稀罕,是个人都能哼几句。

    从欢脱到激昂大家还没反应过来,没一分钟李和又变着唱了!

    再一次的忘词!

    “风在吼,马在叫,

    黄河在咆哮,黄河在咆哮!....”

    李和唱不下去了。

    这次更可悲,又忘词!

    《黄河大合唱》只唱出一个开头!

    这次台下的人都明白怎么回事了,都哈哈大笑,这次是嘲笑。

    李和站起来挠挠头,在台上来回晃荡几步。

    然后俯身夺过台下于德华手里的啤酒,呼噜给自己灌进去。

    “??!草!”

    他打起我的鼓

    敲起我的锣

    生活充满节奏感....”

    李和脑子里不知道为什么冒出这首歌,开口就唱。

    没有人听过这么怪怪的调子。

    有点欢脱的味道。

    当听到“大王叫我来巡山,抓个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