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的话让沈道如深有感触,他感叹道,“1985的时候,我让潘友林去美国,在硅谷找项目投资,其中一个印象最深的是思科公司,大家应该都听过,那时候,这家公司只有三五个人,年收入不到10万美金??墒窍衷谀?,你们猜猜多少?”

    见没有人捧哏,沈道如不得不自己接话,“1990年首次IPO的市值是2.79亿美元!那现在更加不得了,知道多少吗?”

    黄炳新笑着道,“30亿美元是有的,也就是说潘友林用几百万美金的投资换回来了上十亿美金的回报?!?br />
    沈道如面带得色道,“我们投资的美国Express Scripts,相信知道的人并不多,但是却是药品福利管理巨头?;褂辛Х裙拘前涂?,办公用品公司Staples,无线电通信技术开发商高通,都已经在美国成功上市?!?br />
    虽然这些产业目前都已经归于远大投资集团,但是却是在他领导下取得的业绩。

    于德华和付彪都吃惊的张大了嘴巴,他们不懂这些企业,甚至没听过这些企业,但是知道上市意味着什么!

    何况还是在美国上市!

    他们更不晓得李和什么时候瞒着他们做了这么多的投资部署!

    他们现在终于明白李和为什么这么看重潘友林了!

    一个替他挣回上百亿美金的人,当然值得他去重用!

    而李和呢,此时属于懵逼状态!

    因为他刚听到高通的时候就有点发昏,他自己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投资了高通!

    缘由是因为远大投资的投资列表和财务报告多的可以放满一整间屋子,他根本没有耐心去翻!

    “告诉潘友林,继续投!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一家的股票的不允许卖!”李和还是装作一副了如指掌的样子,他总不能跟人说,老子自己的公司投资了什么玩意,老子自己都不知道!

    反正,打死他现在这些企业现在的股票是不能卖的!

    不管是高通、思科,还是星巴克,都会往千亿美金的道路上策马狂奔!

    总之他在混吃等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

    沈道如道,“我会通知的,同时我也会在美国继续投资!”

    “我也投个几亿吧?!庇诘禄巳滩蛔⌒那榧さ?!他决定去学学沈道如和潘友林,先撒他个几亿再说。

    黄炳新在旁边虽然也激动,可是什么都没说,因为他的大部分投资决策,还是李和说了算,完全没有沈道如和于德华这么自由。

    付彪就更不用说,李和指那,他打拿,就是疯狂的花钱买地,然后盖楼,往阔气了盖,盖了还不急着卖。

    全国的地产企业,没有比他家更任性的了。

    李和笑着道,“既然要投,我有个建议,不妨胆子放大一点,我允许你们去做创业孵化中心,只要对方有好技术,有好创意,有好点子,咱们给场地,给资金,给扶持!”

    “孵化中心?”

    这个概念是真正的没几个人懂。

    “创业孵化是指为创业之初的公司提供办公场地、设备、甚至是咨询意见和资金的企业。其实跟风险投资没多大区别,要说有区别就是把这些创业者集中在一起,提供一个不收租金场地,又是有点工业园区的意思,但是又不同于工业园区?!崩詈鸵馐兜?,他有可能是全世界第一个提出创业孵化概念的人,但是他能意会到这个概念,让他完整的阐述,他可能还是阐述不到点上。

    他越想这个方案越觉得可行,在这个时代,只要有好点子好项目,创业的成功率远远高于任何一个时代。

    而硅谷和中关村就是相当于孵化中心,只是已经脱离孵化中心的范畴。

    “这个可能类似于国外Founders Space的概念?!鄙虻廊缒宰幼目?,“我回去找点资料,会尽快形成一个方案?!?br />
    黄炳新有所悟,不过没插话。

    只有于德华和付彪是一头雾水。

    “回去我找人问问再说?!庇诘禄荒芟劝颜飧鲆馑技窍吕?。

    “行了,你们看着办?!崩詈妥急富厝ピ谒穆郊易煸扒笛橐幌?,只是现在一时想不到合适的人来管理。突然又想起来问道,“吴波呢?他不是说来深圳了吗?”

    付彪道,“你来迟一步,他昨天才走的?!?br />
    “这么着急?”李和倒是好长时间没看见这个老同学了。

    沈道如道,“他们印刷厂不是搞了一个什么喷码机的东西,说是国际领先,急着打开美国市场,他要去美国?!?br />
    “他能行?”这是李和不得不怀疑的,吴波本来就是一个倔强性子,而且还有点口拙。

    沈道如道,“他现在是副总,方向是走不开,只能他亲自带队去。而且他们公司英文程度,产品熟悉程度,也没谁比得上他了。不过你放心,我跟老于这么多年的外贸不是白做的,已经帮他在美国找到渠道,只要产品没问题,人家经销商自然愿意帮他分销。我也通知了美国分公司的人,他们会去接机的?!?br />
    李和接连用筷头启开了几瓶啤酒,一人面前又放了一瓶,笑着道,“那你们费点心?!?br />
    于德华和沈道如同时点头,“那是自然?!?br />
    于德华喝完一杯酒,突然嘿嘿笑道,“我倒是有个提议?”

    “什么提议?”李和很好奇。

    于德华贼兮兮的道,“有个女孩子看上他了,我意思是要不要牵个线?!?br />
    “这个你们不用操心了?!崩詈屠恋梦适撬瓷衔獠?。但是能让于德华做红娘,估计这女孩子的家庭也不会太普通。

    李和之所以拒绝的这么干脆,是因为太了解吴波。他的心里也许只有赵青。

    当他的心里已经让她住下时,就注定已经容不下别人。有些人说不出哪里好,但就是谁都替代不了。

    忘记一个人为什么要一辈子,因为,根本没有试着去忘记,而是一直在怀念,在期待,在做梦!

    想到这里,他仰起脖子,把一瓶脾气全部倒进了肚子。

    啤酒瓶子哐当一声在马路上四分五裂。

    四周的眼神都朝这桌子看过来,不一会儿又热闹起来。

    李和这次用牙,直接启开了一瓶,狂热的想要填满水进肚子。

    一瓶接一瓶。

    啤酒瓶子的咣当声,一声接着一声。

    终于有人不满,刚要站起来,却看到虎视眈眈的付彪和另外两桌子站起来的人,只得咽气,买单走人。

    于德华等人始终搞不明白状况,待李和喝的呛得眼泪都出来的时候,终于大着胆子夺了李和的酒瓶子。

    ”李先生,咱们回去睡吧?!?br />
    李和大声的叫道,”睡毛!起来嗨!“

    把衬衣挂在肩膀上,摇摇晃晃的往马路上走过去。

    付彪等人吓得赶紧追上,不顾司机的骂声,强行挡住车流。

    一行人把李和围在中间,硬拖着过了马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