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儿子能找过来,李兆坤一点都不稀奇,可是被这样管着,让他很不舒服,哪里有儿子能管老子的。

    李和坐下没吭声,自己盛了一碗饭,倒一杯酒,呼噜呼噜开吃,中午饭还没吃呢,正是肚子造反的时候,此刻正是饭点。

    李兆坤酒盅还是没倒满,晃荡晃荡酒瓶子,空了,刚想喊服务员继续上酒,只见付彪已经把酒送来了。服务员把空盘子端下去,又重新布了新菜。

    付彪等人想坐着陪一起喝,可是看到这爷俩紧张状态,都识相的拔腿走人,到另外一间屋子另外开一桌。

    不愧是爷俩,吃饭的姿势都是样样的,都是两只手捧着猪蹄,一只脚踩在椅子上,爷俩的眼睛眯缝在一条平行线上。

    一盘猪头肉,李和不客气的端到自己跟前,一想到人活着只要花几块钱就能满足自己,偶尔也搞得他对前途毫无斗志。

    吃好饭,李和去洗了一把脸,见李兆坤吃完了,才问,“要不回去?”

    “回去作甚?”李兆坤自然不能乐意。

    “你手里有多少钱,你买股票?”李和也是明知故问。

    “要不先买一万块钱的?”在赚钱方面,李兆坤必须向儿子虚心求教。

    “那钱给付彪,让他给你买一万块的。你下午就回去吧,阿娘一个人看孩子也看不过来?!鼻椎虿坏寐畈坏?,除了哄着,李和真没好办法。

    “别给老子把价格买高了,买便宜点的?!敝灰芡瓿纱诵械哪康?,李兆坤没有不同意的。

    李和没回话,只是到隔壁屋把沈道如喊过来,让他收了李兆坤的一万块港币。

    沈道如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就给送过来了一张持股证。

    李兆坤把万科的这张持股证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犹自不信的问,“老子一万块钱就换了一张破纸?”

    沈道如刚要解释,李和就打断,直接问李兆坤,“要不要吧,不要的话,钱退给你?!?br />
    张老头在李兆坤身后伸着头看了一遍,才笑嘻嘻的对李兆坤道,“就是这个,就是这个?!?br />
    “先这样,要是没用,就给老子退钱?!崩钫桌せ故前殉止芍な樟似鹄?。

    李和没跟他废话,直接扳指他的肩膀,连拉带推给哄下楼,“趁着太阳没落,到家还能赶上晚饭?!?br />
    亲自给李兆坤拉开车门,给塞了进去,然后对吴师傅道,“到家打电话?!?br />
    “放心吧,李先生?!蔽馐Ω导嚼詈偷纳裆?,算是明了,就是死也不能让李兆坤在中途下车,送到家他的任务才算完成。

    李和见车子远去,才放心的重新回到酒店。

    他这次既然来了,也没打算马上走,还是要等李隆等人过来。

    十月的深圳,气温并不低,太阳依然火辣,间歇性的也会下点雨,空气闷热烦躁。

    大晚上睡不着,李和想想该干嘛呢?

    撸串啊、小龙虾啊

    啤酒啊、海风啊

    ……

    这才是夏天应该的色调!

    附近的工地,有不少的夜摊,吵闹声,猜拳声,碰杯声,异常的热闹。

    李和干脆带头去了。

    不用说付彪等人也肯定跟着的。

    李和调笑付彪纹身道,“你这蝎子都变成了龙虾?!?br />
    几个爷们,除了沈道如,全部光着膀子,围着一张巴掌大的桌子喝啤酒。

    付彪笑着道,“想减肥,就是瘦不下去?!?br />
    他的肚腩已经不属于于德华了,不过胜在个子高大,这肚腩倒是使他显得更加壮实。

    花蛤、鱼肚、鹌鹑蛋、猪腰、千层肚、脑花等等,个个都在李和的要求下放到了麻辣。

    沈道如吃的满头大汗,不时的给衣领放松扣子。

    他还是没有李和这些人随性,随时都讲究一点风度。

    黄炳新倒是为了凑趣,同样随着李和一样,大裤衩子,光膀子,他笑着道,“李超人盯上了英国货柜码头,到处找银行融资?!?br />
    李和“找你了?”

    黄炳新点点头,“去年他就有这个计划,但是那时候他是跟沈先生谈的,上次他才跟我通过电话?!?br />
    通商银行的发展,这两年落入了许多有心人的眼中。

    “要多少钱?”既然李超人跟放下身段亲自给黄炳新打电话,说明要的金额肯定不会少,李和继续道,“他应该不会缺钱吧?”

    沈道如倒是在旁边接话道,“和黄集团刚刚和中央政府签订了合作深圳盐田港的合同,三七开,总投资50亿人民币。而且下个月准备和浦江港务局签合同,准备投资60亿与浦江集装箱码头公司共同开发金山集装箱码头。在加大赫斯基能源还有巨大亏空,正是缺钱的时候?!?br />
    黄炳新道,“所以这次开口就是五亿美金?!?br />
    “借,为什么不借?!崩詈托ψ偶绦?,“集装箱码头业务我们不熟悉,我们可以不做,但是他在香港的屋村开发我们要想办法掺合一脚。百货公司、酒店、饭店,咱们想办法都开过去?!?br />
    黄炳新笑着道,“这个我会合他沟通,他们的物业开发出来以后,本身就需要招商,我们提出入驻,他应该不会拒绝的?!?br />
    “来,干杯?!崩詈途倨鸨?,没用杯子,直接啤酒瓶子吹。

    他有时也无奈,不知道什么时候,不知不觉中地产业务成为了主流。

    他还是要想办法把业务重心放在汽车和电子上面。

    沈道如道,“最近我们又投资了不少私营企业,像你说的,电子行业和机械行业都是我们的重点投资对象。计划书要不拿给你看下?”

    远大投资从他的名下独立出去以后,他无奈又重新组建了一家投资部门,他已经尝到了投资的甜头,自然不能再放下。

    李和笑着道,“你和郭小姐做主就行了?!?br />
    于德华道,“那些哪能叫厂子,几台破机器的作坊,有什么值得投的?”

    李和笑着道,“不要看现在,咱们看长远,指不定人家将来发展起来了呢?而且现在投资便宜,十几万,二十几万就能拿到人家三成的股份,还有什么说的?”

    “万一赔了呢?”于德华说完就觉得失言。

    李和笑着道,“投一百家企业,哪怕有九十九家企业破产,只要有一家企业发展起来都是大赚。就是真赔了,我也赔得起?!?br />
    这个帐他算的过来,这个时候的投资,基本没有风险,不存在什么估值泡沫的问题。不像后来的企业,特别是互联网企业,动辄估值十几亿、上百亿美金,这总是让人匪夷所思,企业敢要,投资人敢投。

    这会大家的脸皮薄,胆子小,一家二三十的厂子,设备资产核算下来是多少就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