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们原本的猜想中,应该是个老头子,至少要是中年人吧!

    结果没有想到会是一个年轻人!

    大家纷纷猜想这个年轻人是谁!

    居然能同时得到四大亨的恭敬!

    甚至对四大亨有点不屑一顾!

    年轻人从下车开始,就没正眼瞧过任何人!

    要知道四大亨是何许人物!

    第一位是于德华,非常有名的香港金鹿集团董事局主席,同时兼任香港两家上市公司的主席、中国轻工业联合会副会长。

    第二位沈道如更是如雷贯耳,比于德华的名声更要响亮,身为香港远大集团董事会主席在,香港股灾中力挽狂澜,极力救市,起到了扭转乾坤的效果,不知道?;ち硕嗌僦行∩⒒?,可谓万家生佛!

    同时,也是兼任三家上市公司的主席!

    更牛逼的是,从远大集团独立的出来的远大投资集团的规模也不亚于远大集团,旗下还有二家上市公司!

    第三位黄炳新,虽然通商金融集团的规模不如前两位,可是更有名的反而是他,做生意的有几个不找这位主借钱的?

    在酒店门口的这些人,可没几个人敢出来说没和通商银行打过交道!

    第四位付彪,虽然在许多人眼里名声不显,可是做地产的就没有几个人不晓得他的!

    不晓得这个人,你都不好意思说你是做地产的!

    待深圳真正意义上开始开发,大家才发现,深圳的黄金地段基本都在向阳地产的手里!

    从蛇口工业区到深南大道都有向阳地产的身影!

    所以这四位确实一等一的了不起的人物!

    平常人想见一面而不得!

    可是今天居然同时来接待一位年轻人,而这位年轻人明显还瞧不上他们!

    这是什么节奏!

    没人搞的明白!

    门口的人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意见交换来交换去,也没人想的出来什么时候见过这样一位人物!

    更没人知道这是谁!

    有去酒店采访的好事记者,准备先拍个照,留图回去慢慢取证,可是相机刚举起来就被人捂着嘴拖到了一边!胶卷被彻底没收。

    记者不服,要坚决的必须的讲道理,可是酒店经理亲自给了免费住宿的七天待遇.这样的五星级酒店,他们可是住不起的,要不是因为采访的对象住在里面,他们也是没机会进去的。

    看在实用主义的份上,才算消停。

    这时候,一个喊声让大家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李老师!”一个穿着白衬衫的小伙子从人群里跑出来,还没走两步就被酒店的安保拦住。

    李和正急着去找李兆坤,突然窜出来的年轻人让他觉得眼熟,他上前两步,试着问道,“你是?”

    “李老师,我彭凯??!物理学的彭凯!”小伙子对着李和很是激动!这是他曾经的老师!

    “彭凯!你这么也来深圳了?”李和把保安推开,高兴的拍拍小伙子的肩膀,笑着道,“走,先进里面再说?!?br />
    这确实是他曾经的学生,只是一时想不起来是哪一届的。

    在所有人羡慕的眼神中,彭凯刚要跟着李和进酒店,突然想起来道,“李老师,我还有一个朋友...我...”

    李和大度的道,“那一起过来?!?br />
    “哎,谢谢,李老师?!迸砜巳荷砩?,立马奔过来一个样貌清秀的女孩子。

    李和笑呵呵的问,“你对象?”

    彭凯腼腆的点头,“是?!?br />
    “你好,李老师?!迸⒆右渤爬詈驼庋暗?。

    李和点头回应,带着进了酒店。

    在顶层的套房内,先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茶杯,吹了吹飘浮的茶叶,才问彭凯,“你怎么来深圳了?”

    彭凯不好意思地道,“李老师,我辜负了你的教导和希望,对不起!”

    “跟我有什么关系?!崩詈托ψ诺?,“你到底做什么了?”

    “我下海了?!迸砜ё叛?,好像在诉说难以启齿的事情。

    李和乐了,“好事,这有什么丢人的?!?br />
    彭凯道,“可是你以前鼓励我们要勇于攀登科学稿费的,可是我没有坚持下来?!?br />
    李和道,“我自己下海都比你早,难道我比你还软弱不成?不管是做科研还是经商,都是个人选择,也都是为社会做贡献,没偷没抢,有什么丢人的。你还没说你在什么做什么呢?”

    曾经的学生下海,他其实没有多大的惊奇。

    彭凯低着头道,“我本来是想找工作的,可是股票这么火爆,我就买股票了?!?br />
    “挺好?!贝由钲诮纯?,李和的耳朵里听着的全是股票,“你现在住哪里,有什么困难没有,有需要帮助的尽管开口,我一定尽力而为?!?br />
    对于这个学生,他的印象还是非常不错的。

    彭凯感激的道,“谢谢你,李老师,能看到你,我已经非常高兴,我在这边还好,我准备用股票赚的钱去开一家公司?!?br />
    “开什么公司?”李和递了一根烟给他,见他不接,才自己点上,“有闯劲是好事?!?br />
    “做电缆!”彭凯说的斩钉截铁,“技术门槛不高,本钱也不多,而且现在到处都是工地,最需要的就是这些东西,不愁没市??!”

    “线缆的种类很多的,技术门槛并不低,比如航天用的线缆,国内产品的导通、绝缘、耐压等参数跟国际的差距不是一星半天?!鄙婕暗嚼媳拘?,李和可以说个三天三夜。

    彭凯点点头,“这些我都知道的,我会努力的,李老师?!?br />
    李和心里想着李兆坤,倒是没时间跟他多谈,只是随意攀扯几句话。

    最后才写了一个纸条,递给他道,“这是我的号码,有困难打我电话,记住是一定!”

    “一定?!迸砜V氐牡愕阃?,“谢谢?!?br />
    李和笑着拍拍他肩膀,“你是我学生,我没有理由不帮你是不是?!?br />
    彭凯带着女朋友一起鞠了一躬,才慢慢从屋里走了。

    李和心有感慨,这是他这辈子收到的最大的敬意。

    李兆坤和张老头一人坐在一边,拿着酒杯不时的碰杯。

    他看见李和进来,只是斜眼看了一眼,动也没动。张老头却是吓得酒醒来,偷偷的从李和身后跑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