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重心移动石油业务?!惫埔猜际煜だ詈偷木霾呦肮?,“干杯?!?br />
    “多辛苦?!?br />
    郭冬云,“不管是远大还是金鹿,他们的经营规模、业绩都很好,任何一家都完全够拆分成五六个蓝筹上市公司,有没有考虑过上市?”

    李和笑着道,“帮忙高盛问的?”

    “不光是帮高盛问的,其实我估计于德华或者沈道如都有这个想法?!惫撇恢每煞?。

    李和摇头,“我喜欢绝对掌控。再说,老于他们头上都挂了好几家上市公司主席的名头,还要那么多干嘛?!?br />
    除了在香港股灾中,趁机控股了四家上市公司以外,这几年随着业务需要,又控股了三家。

    也就是说,李和名下光是控股的上市公司已经达到了七家。

    郭冬云笑道,“谁能嫌弃钱多呢?!?br />
    没人嫌钱多。准确的说是,没人嫌低成本的钱多。

    什么,要分红?

    老子凭本事融的钱!

    为什么要分红?

    有的公司从上市开始,十年二十年不分红都是常事。

    苹果市值达到了6250亿美元!

    也没分过一毛钱!

    戴尔以及eBay都是一样。

    要想耍的帅一点的,跟巴菲特一样,股价都是二十万美金起步,愣是也没分过一毛钱。

    就像董格力说的一样,我5年不分红你们能怎么样!

    同理,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也是一样。

    所以从这方面来说,抛开那点承销费用,真的近乎零成本融资,白拿钱!

    “目前还是算了吧,以后看情况,如果有下属企业业绩好的,可以去试试?!崩詈筒幌不妒鼙鹑说牟莆裨际?,但是也不拒绝将来搞上几家企业去上市,起码目前不能拿自己的核心资产去上市!

    如果真的要上市,上市的本质目的还是扩张,但是偏偏他目前不差钱扩张。

    “我再给你提一个建议?!?br />
    “你说?!崩詈脱隹吭谝巫由?,点了一根烟,“洗耳恭听?!?br />
    “吴小姐的工作能力非常突出,是不是该考虑调整一下?!?br />
    “吴淑屏?”李和想了想,只能想到她。

    郭冬云点点头,“虽然金鹿地产在浦江的地产并没有盈利,但是我对她还是非常欣赏的?!?br />
    “老于这次是走眼了??!”李和是一心是想把于德华培养成香港首富,可是于德华眼光钱,一直坚定的的认为金鹿地产是不良资产,急吼吼的想剥离,这样就便宜了吴淑屏。

    李和坐等于德华哭的一天,那可是整个陆家嘴的地块??!

    “你还是坚持认为浦东会有大发展?”郭冬云笑着道,“只是政策上看起来不错?!?br />
    李和笑着道,“我一个人傻就算了,难道你们新加坡的那个什么淡马锡、嘉里集团也跟着我一起傻?好像都去了吧?!?br />
    “那吴小姐怎么安排?”郭冬云再次回到原来的话题。

    “工资提50%。期权什么的,先不说吧?!崩詈突故潜A袅艘坏阋饧?。

    聊的差不多的时候,两个人还没等着买单,丁世平已经提前把单结了。

    李和问,“要不要送你?”

    郭冬云指着一辆正开过来的车子道,“我也带了司机的好吧,拜拜,电话联系?!?br />
    车子到近前,李和上去给拉开车门,对司机叮嘱道,“路上注意安全?!?br />
    “你放心吧,李先生?!彼净灯档阃?。

    见郭冬云的车子远去,李和车上了自己的车。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李和突然道,“去海边?!?br />
    “太晚了吧?”万良友在旁边看看时间都是已经十一点钟了,按照李和的习惯肯定是想洗澡。

    “去吧?!崩詈偷目谄蝗菥芫?。

    万良友和丁世平对视一眼,只能把车子往海边驶去。

    丁世平把汽车大灯开到最大,映射到远处,把海面衬托的灰蒙蒙的。

    天上的月亮也只有满月时候的一般大,和汽车灯发出的光遥相呼应。

    李和站在木板栈道上,连裤衩子都脱得干净,一个猛子扎进了海里。

    仰躺在海面上,波浪打在身上,像在按摩,让他觉得很舒服,一动也不想动。

    不过丁世平和万良友不时的找他喊话,让他心烦,最后还是重新游了上去。

    回到家,也没上床,在院子里的躺椅上直接睡着了。

    第二天,三个孩子比闹钟还准,根本不让他有睡懒觉的机会。

    李柯的胳膊在学校跟人闹腾的时候给擦伤了,王玉兰心疼的很。她一大早就开始嘀咕,闺女和孙女不在一个学校,要是在一个学校,那该多好。

    “明年我给他们安排到一个学校?!崩詈途庋惶嵝?,觉得可行。等三个孩子适应了,完全可以转到老四的学校,这样互相都有照应。

    洗完澡,刷完牙,离开饭还早着呢,从来不看电视的他,居然鬼使神差的打开了电视。

    央视台全是关于十四大会议的新闻。

    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是确立市场经济体制的改革目标,解决了中国改革发展的一个关键性问题,是对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的创造性发展。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一个弹性很大的词,可以最大限度的容纳两极意识形态,走社会主义道路,赚资本主义的钱,这无可挑剔。

    李和吐了一个大大的烟圈,笼子终于打开了。

    1992年,是从政治到军事,从文化到思想的一次巨大转变。

    “改革无禁区”,好像真的没了禁区,要不然“过把瘾就死”也不会在这一年成为年度流行语。

    “让思想冲破牢笼”也不是说着玩的,自有“保驾护航”。

    就像小平同志说的,“谁想变也变不了。谁反对改革开放谁就垮台?!?br />
    李和刚吃完早饭,还没想好好补个回笼觉,丁世平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

    “李叔跑深圳去了?!?br />
    李和腾地从床上下来,急忙问,“早饭的时候不是还在桌上吗?”

    丁世平道,“你不用担心,刚刚吴师傅打电话过来说的。李叔早上一起跟车送孩子去学校,然后要求吴师傅送他去深圳。吴师傅又不能拒绝,只能开进关了,得空才给打的电话?!?br />
    “他去深圳干嘛?”李和搞不明白,要说好吃好玩的,香港才多,大老远的去深圳不是多此一举吗?

    丁世平道,“好像那个什么股票,你弟弟他们昨天打电话不是说在浦江股票赚钱了吗,刚好深圳这边股票大火,他听着了,和那个张老头一盘磨,不就过去凑热闹了吗?!?br />
    “给付彪打电话,让他跟吴师傅碰头接应?!闭馐撬椎?,李和真不能不管。

    只是他这亲爹也是没谁了,简直到处乱起哄!

    新股票哪里是那么容易买的!

    要想买到新股票,就要参加抽签;要想参加抽签,就要买到新股认购表;要想买到认购表,需手持身份证到全城21个指定的地点排队。

    新股发行那个场面,李和早就听付彪说过。

    有浦江证券交易所的影响,财富神话的传说作为例子和榜样。

    从八月份开始,深圳新股还没发行之前,深圳就已经不知道涌进来了多少人。

    从吃饭住宿,到车马船费,全部在涨价。

    一个窗口的队伍至少是二三万人,排队都不是那么容易的!能在密密麻麻的队伍里站稳脚跟都不容易!再说,站个二三十个小时不上厕所,可没几个人坚持的住,等上完厕所回来,可没人愿意被插队,然后就必生争端。

    就算排到了,一个身份证只能买十张表,十张表中一个签!

    尽管这么困难,李隆、刘大壮、刘老四等人已经不顾李和的劝阻,脑子发热,在浦江尝了甜头后,纷纷要往深圳来。

    李和无奈,拦是拦不住了,只能让他们先走老家收身份证。

    他还得陪着他们疯一把,主要是担心他们的安全。

    想不到亲爹也会凑这个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