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抱歉,老师突然家访给耽误住了?!崩詈筒换挪幻Φ淖?,接过郭冬云递过来的啤酒,继续道,“看样子,你这等的时间不短了啊,没等着急吧?!?br />
    郭冬云举起杯子和李和碰一下道,“浪费我的时间,损失你的金钱,划算不划算,你自己算?!?br />
    “这话说的好像我压榨你似得,现在是下班时间,该休息就是还要休息?!崩詈妥咭宦?,也有点渴了,一口气喝完。

    郭冬云笑着道,“自从进入你公司,我的睡眠就没有得过保证,这个是事实你不能否认吧?”

    她笑着的时候露出洁白的牙齿和小鸟一样慧黠。

    “罪过,罪过,自罚三杯?!闭飧隼詈陀械憷⒕?,因为他做甩手掌柜一直都是很彻底。

    “我敬你是条汉子!”郭冬云没去客气的阻拦,待李和三杯喝完,她也自己喝了一杯。放下杯子,先给李和倒一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才继续道,“你是我所认识的人当中,最成功的一个,也是最懒的一个人?!?br />
    李和不自觉的点了一根烟,“你是不是想说我运气好?”

    郭冬云摇头,“你的投资和布局没有一样是靠运气得来的?!?br />
    “跟我年龄差不多的人,如果真的想发财想出头,靠的是机遇,比艰苦奋斗重要的多,我们这一代要做的最重要的工作是抓住机遇?!?br />
    因为有完整的工业体系,中国抓住了欧美去工业化的机遇。

    因为有世界一流的基础设施建设和教育体系,中国中国抓住了互联网的机遇。

    郭冬云浅尝一口酒,苦笑道,“你这个人有一个特色,许多歪理到你嘴里都是成了冠冕堂皇,也许这是你成功的原因。但是我还是要跟你争一争,艰苦奋斗不是你们内地经常提倡的吗?机遇只是给了起点,但是如果个人不勤奋和努力,机遇来了不是没有作用?!?br />
    李和道,“我没否认艰苦奋斗的重要性,一个人不努力肯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只是这个重要性相比机遇,在事业成功中的比例就可能只占三成或者四成。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人,在中国、在欧美、在非洲,付出同样程度的努力,得到是完全不同的结果?!?br />
    郭冬云道,“那么肯定在欧美的机遇最大,我去过你们首都和浦江、甚至深圳的大使馆,许多人不都是排队想出去吗?”

    “来,干杯?!崩詈驮僖淮我灰?,“如果是刷盘子,在欧美肯定比在中国有前途的多,这个和基础国力有关系。如果是经商,他们放弃语言和国内社会关系优势,以及眼前中国的机遇,出国未必好?!?br />
    他其实时常在想,那些卖房子给他的人,如果十年、二十年以后知道他们当初卖掉的房子已经价值过千万、过亿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也许他们国外辛苦二十年不一定能积攒到千万。

    “可是华人富豪基本都是在美国、东南亚和港台地区?!惫埔廊辉诜床?。

    李和道,“相对于海外华人三四千万的总数,不管是科研界,还是商界,这点成功的人,简直是微不足道。当然,相对于中国近12亿庞大的人口,中国富裕人口更加可怜。所以眼前就是中国的机遇,不出十年,肯定会有一批大富豪出来,说不准是苏明、或者付霞,也许是李爱军,甚至是你不屑看一眼的许恒大?!?br />
    许多海外移民群体后来确实也新增了许多的富豪,只是因为一部分人抓住了中国的机遇,在改革开放中做流通贸易,在飞速旋转的时代找到一块属于自己的天地,急速的富裕起来。

    一方面是源于血缘地属关系,一方面是源于语言优势,他们把中国便宜劳动力生产出来的便宜货输送到世界各地。

    华人、移民、甚至偷渡客都为拉动中国外贸出口这架经济马车做了很大贡献。

    这就是许多中国想着出口的企业、地方政府为什么要拼命找海外关系的缘由,接待层出不穷的同乡会,侨乡会,联谊会,在不在国内投资不重要,关键能不能帮助打开国外市??!

    随着中国海外留学生越来越多,留学生也被他们利用了起来,被他们冠了海外市场经理的名号。

    比如鲁万向为了向美国出口汽车零部件,就是这么干的。

    崇尚艰苦奋斗的中国人遇上有语言优势的中国人,也是简直了。只要是劳动力便宜的行业,都赢得了一席之地。

    习惯了坐享其成的欧美人才会大喊,中国人来了!

    他们得适应中国速度,对于一个国家来说,速度是一种可怕的竞争力。

    郭冬云被李和说的一愣一愣的,调笑道,“你这张嘴不用来哄女人真的是可惜,还这么有钱?!?br />
    李和再次和她对碰,“水中且无月,月是在青天。金钱对我来说最高的目的是成就了我至高无上的自由。时时与自己说,做人不宜过分苛求,能够与社会脱节已是最大的福气。世界上一切事情与我无关,多么好,谁要与公众息息相关?”

    开什么玩笑!

    他之所以要赚那么多钱,就是想用金钱划出一条肯定的界限,与公众离的远远的,没人管得了他。

    “没你豁达?!惫泼缓屠詈团霰?,先是用一口,后来嫌不痛快,直接仰着脖子就痛饮,桌上的烧烤一样没动,新上的一扎啤酒又喝没了?!袄习?,再来一打啤酒!”

    “差不多可以了?!崩詈统裨卑诎谑?。而早就过来,一直坐在远处的丁世平也把要送酒的服务员拦住了,不让再送酒

    郭冬云随口问,“怎么,瞧不起我?想信我,我肯定还能喝。继续喝,还有正事没跟你谈呢?!?br />
    “那就再喝一扎?!崩詈突故侨梅裨彼途乒戳?,“目前有什么困境没有?”

    郭冬云道,“团队还在磨合当重,我按照你的建议,许多人的人事变动并不大,有能力有闯劲都是优先提升。我还想说个事,有没有兴趣做铁矿石?”

    “没兴趣?!崩詈拖胍膊幌氲木芫?。

    “这个我不明白,按照世界经济的发展,铁矿石的需求肯定会上升,这是一笔好生意?!?br />
    “你看我有做石油吗?有买油田吗?”李和目前跟能源、矿产沾边的也就在东南亚地区的加油站业务,以及国内的油气设备有投资,剩下的都是敬而远之。

    “李超人入股Husky 确实是败笔,不过对于非可再生资源的投资确实是一笔好买卖?!惫埔晕詈褪堑P耐蹲适芩?。

    李和摇摇头,“我不怕亏钱,而是因为这里面的关系太过复杂。不过石油业务我们可以再深化扩张一下,至于铁矿石,想都不用想?!?br />
    这一点李和很坚决,也非常的肯定,他没那个能耐。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

    先不管有没有本事在澳洲和巴西拿下繁芜复杂的铁矿公司的股权,就是各国监管机构他都过不了。

    想想要对付十几个国家的监管机构,他的头皮一阵发麻。

    中铝后来入坑尚且不易,何况于他。

    这需要几十年的深厚国际关系的积累。

    不管在哪里,没有关系都是寸步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