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妹俩正在斗嘴的时候,家门口已经站了一个女老师。

    女老师个子高挑,长相白净,穿淡绿裙衣,颈中挂着一串项链,颜色甚是鲜艳。

    她好不容易骑了一个小时的女式摩托到达这里,原本以为是中产家庭,想不到又是一家豪门大户。她只知道李琴是内地来的,而且肯定不是普通的家庭,普通家庭根本进不来拔萃书院,更何况是插班。

    他现在终于明白从校长到校董为什么要那么不厌其烦的交代她,要特别照顾李琴了。因为从二里地开外,就能看见“私人重地,请勿擅闯”的大牌子,她原本以为是走错路,可是从地图上看,从头至尾也只有这一条路,她尝试继续往前骑行,才发现没有走错路。

    这得多大的豪富,才能买下一整片的地,作为私家园林。

    香港可是寸土寸金之地!

    说起来对于许多老师来说,家访是一件能避则避的事儿,不仅要耗费自己的时间和精力,还要应付很多难缠的家长。

    而她又是如此的年轻,不管是经验还是资历,都使她难以应付!她们学校又是出名的贵族学校,面对的学生家长至少都是中产阶级的成功人士,那种交流的压迫感无法言说。

    要是遇到那些特别能说特别能战斗的家长,她通常只能是灰溜溜的走人。

    当然也有非常不错的家长,几乎都会要留老师吃饭,即使没有吃饭的意向,家里肯定会准备各种水果,这种隆重的招待太给人心理负担了。

    她看着眼前气势恢宏的大宅,心里先有点胆怯,只能寄希望是一家好说话的家长。

    她手刚放到门铃上,还没来得及去按,大门就哗啦一下被拉开,可把她吓了一跳。

    “胡老师,你请进!”出来开门的是老五,她不时就站在楼顶往外张望,一见到老师的影子就跑出来。

    “你好,李琴,没等着急吧?”见到是老五,胡老师放下了紧张,“想不到你家里住的这么远?!?br />
    “恩,是挺远的?!崩衔逶诓嘧派碜釉谇懊嬉?。

    胡老师一进入院子,那围墙边翠绿的竹子让她感觉与众不同,可是再走几步,印入眼帘的四季豆、瓜藤、茄子、西红柿,让她以为进了乡下的农场。

    还有一只土狗还没来得及朝她龇牙咧嘴,就被她的学生一脚给踹跑了。

    只有那豪华的大宅子、豪华车,不拘一格的摆设才让她感觉到这是豪门之家。

    进了屋,一个年轻人正闷头喝茶,好像没发现她进来。

    老五见李和还端坐在沙发上喝茶,急忙上前用脚了踢一下,“胡老师来了?!?br />
    “你好,胡老师,请坐?!崩詈驼婷环⑾治堇锸裁词焙蚶戳巳?。

    “你好,请问你是?”胡老师看看李和,再看看老五,是父女?这年龄对不上。

    老五急忙道,“这是我哥?!?br />
    难得这一次没有喊李老二。

    “我是她亲哥?!崩詈鸵膊钩淞艘痪?,“她有什么问题你跟我说就成,要是她在学校有让你为难的地方,我一定揍她?!?br />
    “不是,不是,你误会了?!焙鲜泵Π谑?,然后问老五,“你爸爸呢?”

    “我爸爸不在家?!崩衔逭婷蝗龌?。李兆坤不知道溜达哪里去了,王玉兰正在院子带着三个孩子荡秋千。

    只是除了哥哥,她一个都没告诉。

    “是的?!崩詈兔蝗ゲ鸫├衔宓男槿傩?,只是接过阿姨端过来的茶,然后推到老师的面前,“你喝茶。有什么问题跟我说是一样的?!?br />
    “好的,谢谢?!焙鲜推慕恿?。

    “你去看看厨房,晚上留老师吃饭?!崩詈鸵牙衔甯献?,好让这老师放开说话。

    “不用..”胡老师的话还没落音,老五人早已跑开。

    “这丫头在学校没给你添麻烦吧?”李和见老五这么势利,气不打一处来,要是平常,可没这么情愿听他摆布。

    胡老师笑着道,“李琴是一个兴趣广泛,待人热情,活泼有个性,值得信任的学生。老师们都非常喜欢她?!?br />
    “谢谢,谢谢夸奖?!鼻懊娑际欠匣?,一般家访的套路,李和正等着听转折,“你说粤语就可以了,我听得懂?!?br />
    “但是,可能是由于无拘无束成为习惯,比较漫不经心,学习上有许多困难?!焙鲜故羌岢钟貌⒉皇炝返钠胀ɑ八党隼衔宓娜钡?,“孩子的学习一般跟家庭关系比较大,所以我们希望和家长一起努力,能帮助李琴同学进步?!?br />
    “一定,一定,希望老师多费神?!闭庑┒疾怀隼詈偷脑て?。什么叫学习困难?就是学习成绩差呗。

    两个人聊了有半小时,大部分都是关于老五的。

    令李和欣慰的是,老五在学校没出现什么人品问题,顶多也就学习差点,性子倔点。

    丁世平就在门外来回走动,不时的对李和指指手表。

    胡老师发现门口的丁世平,有点坐不住,急忙道,“李先生,要不这样,你有事你先忙,我就先走?!?br />
    该谈的她也谈的差不多了,正好找不到借口走人呢。

    “留个便饭吧?!崩詈涂纯词奔湟膊畈欢嘁?,不好让郭冬云多等。

    “不用,谢谢?!焙鲜φ酒鹄醋叱隽丝吞?。

    “李琴,送送胡老师?!?br />
    兄妹俩一起把老师送到门口。

    李和跟丁世平也开始出发,车子没行多远,就没胡老师的那张小毛驴给超了。

    “停下?!崩詈痛雍笫泳捣⑾趾鲜Υ有∶可舷吕?,正在推车走,“倒回去看看?!?br />
    他这一片倒真的是荒山野岭,一个女孩子靠步行走出去,肯定很困难,何况还要推车。

    丁世平依言把车倒回去,停在胡老师前面一米。

    李和推开车窗问,“胡老师,有需要帮忙的没有?”

    胡老师见是李和,笑着道,“车子没油,只能推着?!?br />
    从表面来看,丝毫不以为苦。

    “放我车上吧,我带你一截?!崩詈拖鲁荡蚩蟊赶?。

    丁世平和万良友抬着小毛驴放了进去,不过车后盖依然能盖上。

    胡老师没矫情的拒绝,上车后只是笑着道,“那真谢谢了,随意找个加油点把我放下去就可以,不能耽误你的事情?!?br />
    李和开玩笑道,“不过你这运气不错,够买彩票的?!?br />
    女式摩托虽然油箱小,可是还是够跑完他家这一片山道的。

    “那我岂不是要去买几注**彩?”胡老师顺口接完,好像又有点后悔,有点轻佻了,她随后道,“不过非常难中,我可没这个运气,还是不买的好?!?br />
    李和笑着道,“其实对许多人来说,自己赚1000万比中1000万的难度更大?!?br />
    胡老师反应过来后,抿嘴笑道,“李先生,你真幽默?!?br />
    李和解释道,“纯属开个玩笑?!?br />
    “其实是实话,按照我的薪水,其实挣到1000万的难度比中**彩的难度还要大!”

    车子到了市中心,李和突然下了车,对丁世平道,”你把胡老师送到地方?!?br />
    胡老师还没反应过来,正要说什么,李和已经带着万良友上了出租车。

    还是那家充满油烟味的排挡。

    李和喜欢这种有烟火气的地方,熙熙攘攘,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你再不来,我就要收摊走人了?!惫频拿媲耙丫帕瞬簧俚男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