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是来特意夸奖你表现好的?”李和对于老五的学习成绩已经基本不抱希望。老五刚来香港的时候,为了读预科过语言关,优先上的马力诺女校,高中之后,于德华帮着转进最好的拔萃书院。

    但是不因为进了好学校,而成绩就有提升。学习成绩还是一如既往的稳定,从来不曾超常发挥过。

    所以现在都懒得去督促,他只有一个要求,让她混完高中,再去混个大学文凭。大学毕业了,他感觉他的任务就算完成。

    如果还有什么让他感觉欣慰的,那就是这丫头的英语和粤语都能过关,甚至还懂一点法语。

    “你别这么瞧不起人!”老五让哥哥接待家访是完全出于无奈的,她爹不着调,肯定是不能接待老师的,说不准还会因为上次钱的事情,在老师面前给她上眼药水。

    至于老娘,她更不抱希望,在学习上的事情更是一窍不通。

    她倒是羡慕过别人家的家长,说话得体,谈吐有范。

    她家里能称得上得体接人待物,而不给她丢脸的只有李老二,虽然她并不怎么喜欢李老二。

    当然,她更殷切的希望,要是老四在就好的多,她就不用求着李老二了。

    “赶紧去看书?!崩詈鸵布坏盟谘吧咸崴?,“书还是要看的,万一哪天看懂了呢?”

    老五气的跺脚而去。

    于老太太正帮着王玉兰在院子里指挥工人安装卫星接收机,俗称大锅,是由近2米的国产抛物天线,美国产的高频头,台湾产的接收器组成的。

    这玩意在内地虽然算不上普遍,但是不少沿海地区都偷偷摸摸的装上不少,一些涉外宾馆楼顶和一些高墙大院内基本都有,胡建可以收台湾的电视台,粤东可以收到香港台。

    按照规定,商店可以销售卫星接收设备,个人也可以购买卫星接收设备,但是不得接收外国卫星传送的电视节目。

    所以买和卖是一回事,个人看不看国外台就是另外一回事,全凭个人自觉性。

    李和给家里装这个是为了老娘能看得上国内的电视台。香港的电视台对于王玉兰来说简直是听天书,所以来这之后,她连电视都不看,除了做家务就是照看孩子,没有一点娱乐生活。

    最近她的重心全放在小闺女身上,在她看来,小闺女瘦的跟剥了皮的小树一样,还整天嚷着减肥,简直是脑子进水,因此每天的工作都是给闺女炖鸡汤、补猪蹄,且保证闺女吃下去。

    于老太太总是过来,她的媳妇已经带着孙子和孙女到加拿大读书了,于德华又不?;乩?,家里只剩下她和佣人,自然乏味,总愿意和王玉兰一起唠嗑。

    每次都贴心的给王玉兰送一大堆的影碟片,有电影有戏曲。但是这些总达不到王玉兰的要求,看着太麻烦,也没什么新鲜。

    因此于老太太建议装个卫星电视,李和果断的采纳这个意见,上空飘着的就是亚洲一号卫星和休斯376,不怕没信号。

    天线架好以后,工人帮着调试节目。

    看着出现熟悉的电视节目,王玉兰非常高兴。

    而看到家里有电视看,李兆坤出去的次数也渐少。

    不过最高兴的还是三个孩子,又可以看到西游记,没有比这更棒的。

    三个孩子在学校里,只有李柯的适应能力是最强的,可以跟同学玩的很开心,交了好朋友,每天都是主动要去上学。至于李沛和杨淮是差老大一截,在课堂上是蔫不拉几,只有每天放学的时候最积极。

    李和没强迫他们什么,先过语言关再说,有些东西不是一蹴而就的。

    来到香港之后,李和很少睡懒觉,因为天才破晓时,他就能从自己那窗口,看到那日出,那日出可以带给他不一样的震撼,每天海水都有不同的风貌,日出都是不同的日出。

    他就无心情继续睡,总要沿着海滩跑上几圈。

    身后肯定跟着的是大黄。

    一人一狗,波光粼粼的海面,红彤彤的日出,构成了一副漂亮的图景。

    跑完步之后,他都要径直跳到海里洗一个澡。

    然后回到家的时候,老娘的早饭必定是已经做好的。

    吃好饭,有事就去办事,没事就躺沙发再睡个舒服的回笼觉。

    躺沙发上正睡得正香,被丁世平给推醒。

    “有事?”

    丁世平指指手表,“郭小姐不是约你今天吃饭么?现在出发时间差不多”

    他虽然担不起秘书的工作,可是在日程安排上总会给李和提醒。

    “哦,差点忘了?!崩詈推鹕砣嗳嘌劬?,喝了一大杯的水。郭冬云从深圳回来已有三四天,他还没去见过。

    他刚出客厅,却被老五拦住,“李老二,你不能走!”

    李和好奇的问,“干嘛?让开,我这出去有事要办?!?br />
    老五生气的道,“老师晚点要来家访!我跟你说过的!”

    李和看看时间,道,“今天这都等一天了,你看看现在几点了?我估计不会再来?!?br />
    本来说周六家访,可是也没具体时间,他不好再继续等。

    “那再等一会,半小时?”自从晓得老师今天要来家访,老五已经特意盯着李老二一天了,此时肯定不能放他走。

    “那就半小时,再不来我就走,行不行?”

    老五破天荒的给李和泡了一杯茶,不过却提出要求,“能不能换个衣服,换个鞋?”

    她不给李和拒绝的机会,腾腾地从楼上把衬衫,领带,皮鞋都给送到了李和面前。

    李和这身大裤衩子、拖鞋,实在让她觉得难堪。

    “哎?!崩詈褪翟诰芫涣苏馊惹?,无奈的把衬衫、皮鞋,长裤都严实的挂在了身上,至于领带随手扔到了沙发上,“系这玩意干嘛?!?br />
    他根本没有系领带的习惯。

    “你这样烦不烦,丢人不丢人!”不系领带就不系领带吧,这个老五妥协,可是衣领岔开露出胸膛,下摆垂到屁股,这个她不能忍,强行的把李和衬衫的下摆给塞进腰带,而且领口只能留一颗扣子,其余地方必须扣严实。

    “不就是个家访吗!”李和无奈,只能坐在沙发上,仍由老五摆布,“你紧张个鬼哦!”

    老五站在李和跟前左看右看,好像还是不怎么满意。

    突然好像想起什么,又腾腾的上楼,把剃须刀拿下来递给李和,“刮胡子!”

    “真折腾?!崩詈退炒拥墓魏?,要是不顺着这丫头性子,估计还有的闹腾。刮完之后,才问,“这样可以了吧?”

    老五嫌弃的摆摆手,“哎,就那样吧?!?br />
    李和气的牙痒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