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李家待的时间也不算短,李兆坤前后来过两次在香港住的时间不算短,他更晓得李兆坤这性子,所以眼前这荒唐事,他没有多大吃惊,除了苦笑,简直是无可奈何。

    左思右想,最后还是没有给李和打电话。

    他记得清楚李和的交代,跟着李兆坤出门,只要亲爹不缺胳膊断腿,就由着他折腾。

    他看着这个年轻人估计晓得这个车牌的,要不然态度不能这么好,每次他开着这辆车出门,不敢说霸气,起码在学校门口,没有几辆车敢跟他挤。

    不一定是晓得李家的势力,主要是怕磕着碰着赔不起。

    再说这里是喇叭全的地盘,他料想这些人不敢?;ㄕ?,李兆坤也不会吃亏的。

    年轻人挂完电话,要请李兆坤进去喝茶,“你老进去歇会?我老板马上就来?!?br />
    “还要等你老板?”李兆坤有点不耐烦,他见吴师傅还跟在后面,更有点不耐烦,“你还不回家?”

    “我在外面等你?!蔽馐Ω导钫桌ひ丫械隳?,不好再跟着进去。

    他看着张老头和李兆坤进了烟雾缭绕的棋牌室,他就靠在门口的柱子上点了一根烟,并且随时盯着里面的动静,一有不对就去给喇叭全打电话。

    东哥把李兆坤引到里间干净的办公室,把张老头推到一边,然后亲自给端一杯茶,“请喝茶,喝茶?!?br />
    李兆坤只是耸着鼻子朝茶盏闻了一下,便理也不理,他现在口味有点叼,差点的茶叶根本入不了他的口。

    他可以很吹牛的说一句,什么样的好茶老子没喝过,旁的茶他都懒得看一眼。

    “要不喝点酒?”东哥不知道怎么伺候。大佬的大佬的大佬通过他的大佬已经回话,务必好生先哄着!

    他确定他没听错!

    甚至愿意用脑袋保证没有听错大佬的话!

    大佬的原话就是说的是哄着。

    “那就来酒?!闭馕欢绾芨孀?,李兆坤很高兴,也就不客气了。

    张老头看东哥拿出来的酒,眼睛都直了,甚至都不敢相信,这位平常目中无人的东哥,面对李兆坤不但这么恭敬,还把限量版的葡萄酒拿出来。

    李兆坤看到葡萄酒却是摆摆手,“不喝,甜腻的过头?!?br />
    在品酒这一块,他跟儿子是一个口味。

    张老头懂李兆坤,在旁边补充道,“有白酒就好,啤酒也行?!?br />
    “白酒?”东哥的眼神向李兆坤询问,见李兆坤认可,高兴坏了,赶忙把自己的白酒拿出来。

    为了讨好,他可是特意拿红酒出来的,是让他肉痛坏的!

    既然李兆坤要喝白酒,那么这瓶限量版的红酒可以继续保存!

    他给李兆坤倒一杯白酒,还贴心的给准备了花生米和卤煮。

    “那真谢谢?!崩钫桌け徽庋鹬?,难得的斯文一次,“不好意思的,不用这么客气,这生意成后,大家以后就是兄弟?!?br />
    “叔,你慢慢喝,要不我再给你备点小炒?”东哥见这招有效,止不住心里高兴,因此更加的殷勤。

    李兆坤抿一口酒,不住的夸赞道,“哎呀,你这么会做人,难怪生意会这么好,你放心以后有好酒,我都往你这边送?!?br />
    他以为这个人是图手里的酒。

    张老头看李兆坤喝的滋啦啦的响,只能在旁边干舔舌头。

    他对李兆坤的话不屑一顾,他从来没见过眼前这东哥对谁有过这好态度。

    就眼前这区别对待的差距,也忒大!

    有半刻钟,吴师傅几根烟抽完,见李兆坤还没从里面出来,有点着急,正准备进屋看看,却是听到车喇叭响。

    正有几辆车过来,车牌他是极其熟悉的。

    他不停的冲司机挥手,车子停在了他的跟前。

    喇叭全从车上慌里慌张的下来,问,“什么情况这是?”

    他现在用脚后跟猜也知道是李兆坤,李家总共就俩男人,能开出这辆车的也就这俩!

    居然能到他小弟赌档底下卖酒!

    唯一不靠谱的也就李兆坤,唯一跟小弟描述的年龄相当的也就李兆坤。

    “哎,自己进去看?!蔽馐Ω挡缓媒馐?,总不能说老板不孝顺,亲爹穷的拿酒换钱。

    喇叭全进办公室,吓了东哥一跳。

    “大哥?!彼氩坏交笆氯嘶崆鬃怨?。

    喇叭全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对着李兆坤贱笑道,“老叔,你咱到这呢?”

    “是你?”李兆坤是认识喇叭全的,经常被儿子骂的狗血喷头,那可怜样,他都跟着心疼。

    “是,老叔,这牌档也是我的?!崩热扌Σ坏?,他收好酒的目的是为送李和,想不到李和的亲爹会再转手卖给他。

    “哦,原来是你的?!崩钫桌ど暮?,这不是耍着他玩嘛!“晃荡人啊这是!”

    喇叭全委屈,“老叔,你这也没问啊!”

    他感觉砸这爷俩手里了!

    东哥在旁边更是震惊,想不到经常老虎龇牙,凶悍不得了的话事人,中环扛把子!

    此时在李兆坤面前跟个受委屈的小花猫一样!

    不对,是比小花猫还乖!

    他猜想李兆坤厉害,背景大,可是能让大佬摆出这熊样的人,这能量就超乎想象了!

    不光他是这想法,旁边的人都是不可思议!

    “什么玩意!”李兆坤腾地站起来要走人,也不想着卖酒的事情了。

    跟熟人讨钱,他觉得丢人。

    “那老叔,我送你回去?!崩热Σ坏母诤竺?。

    赌档里的人,更是感觉眼睛是不是出了毛病。

    这喇叭全什么时候拥有了这么好的性子,被人指着鼻子骂,还一副贱样的去用热脸贴!

    唯一的可能就是这穿着阿玛尼的老头的背景深厚!

    都在纷纷猜测李兆坤是什么人!

    吴师傅看到李兆坤出来终于松了一口气,第一时间给他拉开车门。

    “我的酒呢?!崩钫桌ど铣岛蟛畔肫鹄淳苹乖谄迮剖?。

    “这呢,这呢?!倍绮恍枰热愿?,亲自帮着把酒搬到上车。

    张老头站在车边无所适从,上车不上车呢?

    他正好犹豫着,却被喇叭全提溜了衣领子。

    喇叭全却低声道,“要是再瞎溜达,仔细你的皮!”

    张老头吓得不轻,一动不敢动,见李兆坤冲他招手,他才立马拉开车门上了车。

    在车上,李兆坤道,“再找一家,妈的,真是晦气?!?br />
    “没了,我就知道这一家收?!闭爬贤犯盏镁?,哪里还敢带李兆坤出去。

    “真没?”

    张老头肯定的点点头,“真没?!?br />
    吴师傅也在旁边解释,“香港就这么小,做这种生意的当然没几个?!?br />
    他不得不这样哄着。

    “哎?!崩钫桌さ绷苏?。

    回到家,李和看亲爹这样子,也就没有再问什么,虽然他早就得了喇叭全的消息。

    吴师傅要过来跟他说,他也是只是挥挥手,表示知晓。

    他还在桌子上放了一万块钱。

    不用说,李兆坤肯定自己会拿的。

    果不其然,他上个厕所的功夫,那钱就已经没了。

    老四开学的时候,他亲自给送到机场。

    “这拿着?!彼阎比矫妹玫氖掷?,唯恐老五和亲爹手里钱太多,对于老四,却是怕她不够花。

    “不用,不用?!崩纤谋纠椿瓜胨敌┗?,可是看到这支票上的数字,吓得赶忙扔还回去,一溜烟的拖着行李箱跑的干净。

    待进了安检之后,才隔着护栏冲哥哥挥手。

    “喂,该谈恋爱就谈吧!”李和不顾别人的眼神,冲着妹妹喊了这一嗓子。

    老四瞬间觉得鼻子一酸,慌忙的转回身子,头也不的拖着行李往登机口而去,没再给哥哥回应。

    李和在身后静静的看着他的背影,直到消失不见,才招呼丁世平走人。

    老五放学告诉李和老师要家访的事情。

    李和板着脸问,“在学校惹事了?”

    “喂,李老二,能不能盼着我点好?”老五对哥哥从来就没什么恭敬可言。

    ps:求票!。飘了。。月底!麻烦带老帽装一次逼!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