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五上楼以后,开始翻箱倒柜的找,她要知道她的钱去哪儿了!她无论如何要找到她的钱,她可是辛辛苦苦好不容易积攒出来的!

    这栋房子总共是四层楼,每层统共有大小十几间屋子,但是住人的房间只有那么几间,她哥哥四姐各一间,她父母一间,三个孩子一间!

    她把一楼直接排除,因为有人进进出出,是不方便藏钱的。

    哥哥的、四姐的房间和三个孩子的房间她爹也是不可能在里面藏钱的!

    她爹没傻到在大家眼皮子底下藏钱!

    而且她也很聪明的没有去老俩口的屋里找,她亲爹肯定肯定要防着她老娘的,这些钱肯定不能让老娘看见的!

    她依照对亲爹的了解,这钱也是不可能藏到外处的,只能在家里,只能在这栋楼里剩下的三十多间房里!

    找起来难度不是一般的大,首先就需要耗费具体的体力!

    这么大的房子,这么多的房间!

    她一间间的去搜!

    唯一让她庆幸的是没住人的房间都比较空旷,床上是空的,衣柜里是空的,都是一目了然,什么东西也藏不住。

    尽管如此,她到四楼的时候,已经没多少力气。

    但是能否成功找到她的钱,就看这最后一栋楼了!

    盼花花不开,盼钱钱不来,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她已经找遍所有的屋子,什么都没有。

    灰心丧气的在墙上靠了一会,又气的狠狠的踹了一下门,结果门只是响了一下,动也没动。

    她愤恨的跺脚。

    突然弯了腰,捂着肚子,急的团团转,然后赶忙随意打开了一间屋子的门,门也不关就匆忙的进了里间厕所。

    完事以后,习惯性的去按抽水马桶,本寄希望于马桶哗哗响,可是水箱上的银色按钮根本摁不下去。

    水箱盖接缝处,有圈牙垢似的污渍,她不得不撸了撸衣袖。

    打开水箱盖的刹那,一股温腥的气息冒了出来,就像凑近鱼缸或乌龟缸会嗅到的那种气味。

    让她惊奇的是,水箱内壁,放了一个大的保鲜膜裹着的包裹,不知道什么东西,却是很干净,同时发现,水箱里竟然没有水。

    也并非完全没有,只有底面薄薄的一层,应该是上次冲水后剩余的。

    他好奇的把纸包拿出来,然后才发现水箱的控制阀球被一个牙刷顶着,这样水箱里永远都蓄不住水。

    牙刷取出来以后,她没有急着打开包裹,只待水箱满了,冲了马桶,出了厕所,直接把包裹扔到床上。

    重新在水池里洗了手之后,才坐到床边,漫不经心的撕开那裹了一道又一道的保鲜膜,撕开保鲜膜里面还有一层厚厚的报纸。

    当打开最后一层报纸的时候,她的眼睛直了!

    这是她的钱!

    这是她失踪的钱!

    美元!

    港币!

    澳元!

    英镑!

    都是连号的!

    绝对不能错的!

    她仔仔细细的数了一遍!

    不但一毛钱不少!

    甚至还有多余的钱!

    她亲爹的私房钱居然也藏在这里!

    “哈哈....”她忍不住笑了??墒钦庑ι姑怀中赶?,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人,笑声立马戛然而止。

    她急忙把钱搂到了怀里,对来人充满警惕。

    “呦呵,不错嘛,你这都成小富婆了?”来人调侃道。

    “这钱是别人给我的红包,我不会给你的!”老五把钱搂的更紧了!

    来人不是李和是谁!

    她晓得这是家里的独裁者,是不讲理的,她有时候也是有心无力!

    李和刚想捡起地上掉下来的钱,却被老五又夺了过去,“这是我的?!?br />
    “我知道是你的,我也没说要,你这么紧张干什么?”李和无奈,这钱收缴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老五反问,“那你跟着我干嘛?”

    李和笑着道,“你一个小姑娘要那么多钱干嘛,要不哥帮你存着,等你长大了,再还给你?!?br />
    惯着她是不错,可是李和不惯着她娇贵乱花钱,这还是学生呢。

    老五道,“我17了!别当我当小孩子哄行不行!”

    “17了?”李和挠挠头,家里最小的丫头都快成年了。他不得不换个套路,不能再按照以往的习惯粗暴对待,他想想道,“你看这样行不行,这钱我不要你的,要不咱们打个商量?”

    “你先说!”老五还是一副警惕的样子。

    “咳咳?!崩詈腿险娴牡?,“我可以不要你的钱,但是有一点,这钱你也不能乱花,这钱给阿娘存着?”

    “不干?!崩衔逵植簧?,她娘从小到大的压岁钱都帮她存着呢,结果她现在一毛钱也没见着,这钱放老娘手里更是有去无回。

    李和挠挠头,“要不这样,晓得什么叫定期存款吧?”

    老五不屑的瞧了哥哥一眼,真拿她拿白痴了。

    李和点了一根烟,无奈的道,“我明天带你去银行,你自己开个户,存五年定期,不到期不准取出来,这样行不行?”

    “真的?”老五不信有这么优厚的条件。即使哥哥不说,经历过这次事情以后,她也肯定要去银行存钱的。

    “成不成吧,别磨叽了?!崩詈图衔逍亩?,反而端起架子。

    “那就这么着?!崩衔迦峡烧飧稣壑蟹桨?。

    “明天下午放学在学校门口等你,陪你去银行?!?br />
    “不用,我让吴师傅开车带我去。不是有存根吗,拿存根给你看就是了?!崩衔逑悠绺鐔?,她现在每天都有司机接送,又有腿,少见着李和都少烦点心。

    “好吧?!崩詈偷愕阃?。

    “这个钱怎么办?”老五举着李兆坤的私房钱问,“给阿娘?”

    她想坑一下亲爹。

    李和笑道,“太没问题了?!?br />
    兄妹俩在这个问题上达成一致。

    李兆坤是该受点教训。

    老五通过这次教训,彻底跟四个哥哥姐姐走到了同一条革命道路,共同的防火防盗防亲爹!

    她屋子以前是不锁门的,但是现在下楼吃个饭,都是把门锁紧,钥匙挂在身上。

    李兆坤非常的郁闷,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

    他好不容易积攒的港币存款是一毛钱都没了,进了他老娘们口袋,是不用指望抠出来的。

    只能对着在老家邮局办的那张存折发呆,里面是有十几万呢,可是在这里一毛钱取不出来,即使取出来了也没法用。

    他和他的好朋友坐在沙滩上,一人拿着一瓶小酒,吃着烤海鲜,一边咕噜咕噜的喝,一边叹气。

    作为好基友,老头是必须关心一下,李兆坤现在是他的衣食父母,“兄弟,你这咋了?”

    “日子困难??!”

    “兄弟,你别耍着我玩?!崩贤房戳丝词掷镆恢辈桓掖罂诤鹊睦杜仆考?,眼角不禁抽了抽,不是他不想喝,而是舍不得喝,这一小口下去,那几百港币就没了!

    这可是至少窖藏十二年的顶级威士忌!他虽然捡破烂可没少见识,这样威士忌的空瓶子都能卖百十块港币!要知道,普通的瓶子不管是卖给废品站还是玻璃拉丝厂,顶天也才几角钱!

    每次哪怕他没捞着李兆坤的好烟好酒,可是光空酒瓶子都能让他小发一笔。

    所以李兆坤跟他说日子困难?

    他是不信的,那么大的宅子,何况每天还是好烟好酒的,他也没见哪个大老板有这样奢侈过。

    朋友不信任,李兆坤不高兴,“老张啊,你不晓得啊,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哦,我一直没跟你说过,哎,还没你逍遥自在呢?!?br />
    他是好面子的,自然不能跟老头说他的钱被闺女缴获后上缴给了媳妇。他也不能说他没钱,以前装过的逼,现在含着泪也要装完。

    “不懂,你们这种家庭,我个捡破烂的不懂?!闭爬贤肥钦娴牟欢?,“就说这瓶酒,你知道在外面卖多少钱吗?”

    “多少?”听到钱,李兆坤的眼角发亮,平常光听张老头说贵,他才懒得放心上,因为花不着他一毛钱,尽管放开量喝就是,也不往心里去,可是今时不同往日,现在他可缺钱的很。不过这话说完,又觉得欠妥当,老跌相,慌忙补充道,“这都别人送我儿子的,谁能知道价格,再说咱这家庭,买东西从来不看价格?!?br />
    张老头伸出四根手指。

    李兆坤疑惑的问,“四十?”

    张老头摇摇头,“胆子不妨大一点?!?br />
    “四百?”这是李兆坤能想到的酒价的最大数目了,因为他要是随儿子去超市,看货架上的酒也就三四百的价格,便宜的还有二三十的。

    张老头还是摇了摇头,“不对?!?br />
    “不能是四千吧?”李兆坤见张老头点点头,突然间酒醒了一半,道,“这么说,合着咱们这一阶段,光喝酒就喝了十几万?”

    “啊...”张老头不敢直接回答,好像感觉李兆坤语气里哪里不对,被盯得发毛了,才小心赔笑道,“加上烟钱,是不止这个数的,20万打底?!?br />
    “你怎么早不跟我说!”李兆坤含怒掐上了张老头的脖子。

    “兄弟,兄弟?!闭爬贤凡欢系目人?,又不敢反抗,好不容易挣脱,跑开隔一段距离,才委屈的道,“你也没问??!”

    ps:继续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