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积于心底的不甘和愤怒全都一股脑地朝着李和丢了出来!

    一个内地来的暴发户凭什么踩在他的头上!

    再说一个内地人凭什么可以这么有钱!

    他人长的阳光帅气,学习成绩好,又是名牌大学,自然是天子骄子,加上自己又是温文尔雅,从来就不缺女孩子的好感!甚至也不缺那些富家小姐对他表白!

    一个乡下来的丫头有什么资格看不上他!

    “你得有多自卑才能说出这种话?”李和止步回头冷笑道,“只有自卑的人才会格外强调自尊?!?br />
    有人用指责埋怨别人的不恭敬,来凸显自己的尊贵;也有人浑身长刺,时刻准备对敌意进行反击,来维护自己的尊严。

    自尊会以自卫、自怜、傲慢等无数形式表现。

    归根到底,是人心脆弱的明证。

    廉价的自尊、粗劣的傲气,无论哪个后生小辈都很重视这些东西。

    “昨天我跟李冰还还好好的,结果她今天就对我不冷不热!难道你敢说你没有逼她跟我断绝关系吗?”刘柏伟依然气愤难掩!

    昨天两个人还有说有笑,一副小情侣的样子!哪里像眼前这样!

    “刘柏伟你真的过分了!”老四毫无理由的站在哥哥这边。

    李和心里大感宽慰。

    “你反对我和李冰交往的缘由还不是因为没钱没势!是不是你觉得你有两个臭钱你就觉得我配不上李冰!你以为钱是万能的吗!”刘柏伟看李和不出声,以为是李和心虚,因此说话更加的有底气,“你以为有钱就可以买到爱情吗?你以为有钱就可以买到亲情吗?你以为有钱就可以买到友情吗?你以为有钱就可以买到梦想勇气希望尊严地位未来吗?你以为有钱就可以践踏法律为所欲为吗!你以为有钱就可以买到一切吗!”

    李和琢磨了一会,才认真的点点头,“是的,现在才领悟到会不会感觉很痛?”

    要是没钱,起码他亲爹现在不会这么顺当的老老实实地窝着。

    “你!”刘柏伟没想到李和的脸皮到了这个厚度,“钱不是万能的!”

    “哎,我以为你要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话?!崩詈偷阕乓桓?,慢慢悠悠的笑着道,“实话跟你说,我妹子交朋友我不在乎他有钱没钱,反正都没我有钱。所以你说我看不起你是因为你没钱,这就不对。我的意思你懂吗?”

    这份自信其实跟李兆坤很相似,因为李兆坤交朋友从不在乎对方有多穷,反正都没他穷。

    “你简直是一点文化都没有!暴发户!吸血鬼!你一辈子成为不了贵族和绅士!”刘柏伟彻底没了风度,浑身抖成了一团。

    他对李和没辙,转而对老四道,“难道你忘记我们度过的这么长的快乐时光吗?我真的好喜欢你,不管是那个刁蛮任性的你,活泼可爱的你,还是现在这个楚楚可怜的你,我都好喜欢好喜欢。你为什么不给我机会呢!”

    “你够了,刘柏伟!”老四听得浑身鸡皮疙瘩,何况哥哥和丁世平在身边,更让她无地自容!她不知道那个温文尔雅的刘柏伟去哪里了,她冷笑道,“我哥是国内著名的物理学教授,真正没文化的是你自己!刘柏伟!”

    “你要知道,贵族的祖先不是暴发户就是海盗?!崩詈屯蝗幌肫鸷罄粗泄贸晒蟮囊徽笪幕?,什么中国一年可以出一个暴发户,却十年培养不出一个贵族。那种装腔作势的斯文,他还真喜欢不来,现在是大争之世,有能者上,讲什么贵族。而且舆论漩涡都是双重标准,要是中国真的有了贵族,他们一定会再给中国扣个封建或者**的帽子,“行了,回家,回家?!?br />
    这小伙子是琼瑶戏中毒太深,没必要太深计较。

    李和也高兴坏了,他要的是老四这态度,

    老四这次没用李和推,直接带头先跑了。

    “冰冰!”刘柏伟要急忙在后面追。这次丁世平没需要李和吩咐,照着刘柏伟的膝盖就是一脚。

    “??!”刘柏伟痛的跪在地上,满脸痛苦的表情,“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

    “脑子有病?!崩詈筒恍嫉目戳丝此?。

    回到家,兄妹俩都很有默契,没有谁再开口说这事。

    李和把丁世平和万良友等人喊过来一起眯了小酒,至于寿山跟着李老头出去溜达了。

    心底里寿山还是更愿意跟汤老头在一起,两个厨子总有共同语言,假如在一起,百分之六十的时间是在厨房里,一个心甘剁案板,一个愿意剥大葱择菜,剩下的百分之四十的时间,都用在了骂日苯人身上。

    这比和李老头在一起自在多了,那些阳春白雪的东西,一是自己不懂,二又不愿落身份迎合,只能凑合做一对酒友。

    但是同行是冤家,厨子之间也不例外,寿山拿手的是京菜,正宗有卖相,而汤老头是豫菜吸收了点粤菜的口味,经常被寿山埋汰为四不像。

    同时汤老头刀工也被鄙视了一番,汤老头就埋汰寿山连个大肠都能烧不好,要么煮不烂,要么煮的烂。

    谁也不服气谁。

    老五一放学就开始跟亲爹耗上了,李兆坤走到哪里她跟到哪里,一副不死不休的态度。

    嘴里不断地嘟囔着,“我的钱没了!我的钱没了!”

    李兆坤被折腾的烦,“你自己钱没了,跟着我干嘛!”

    丁世平等人见的尴尬,赶紧的出门溜达去了。

    李和以手捂面,不用脑子想,都晓得跟亲爹脱不了关系!

    他把老五拉住。

    “多少钱,等会我给你?!?br />
    趁着老娘在厨房没出来,先捂住再说,不然晚上老俩口肯定不能消停。

    李兆坤得了解脱,一溜烟的跑了。

    老五有点支支吾吾,最后坚持道,“我找阿爹要?!?br />
    “你能有多少钱?”李和也在好奇李兆坤能看得上老五那点零花,老五的钱,他一直都是严格控制的。学校的住宿、吃饭、衣服都是提前备好的,不需要老五在多花一分钱,平常也只给个三百五百的零用。老五又是大手大脚的,是以他不相信老五有大的存款。

    “反正就是被阿爹拿走的?!崩衔寮岢植煌驴谟卸嗌偾?,她有她的小心思。李老二的霸道独裁让她不得不小心。

    “拿着吧?!崩詈桶芽诖涂?,也才五六百港币。

    “哼!”老五缛起来一把零钱,没有一点高兴的意思,“我就得找他要!”

    老五上楼以后,老四才偷偷的对李和打小报告,“都是于哥和沈哥他们给的,还有于奶奶和李叔叔都给,积少成多,这么多年?!?br />
    这些年在香港,只要是逢年过节,不管是于家还是沈家都会给姐妹俩红包,甚至李秋红都没落下。这个人给三千,那个人给五千,当然最大方的是喇叭全,每次都是三五万的给。

    李和瞪了她一眼,“你怎么不早说?”

    她最怕老五和李兆坤这俩人口袋里有钱。

    家里其他人,要多少他向来给多少。

    老四不禁翻一个白眼,“你不是一直都知道的吗?”

    李和语塞,只能怪他自己太粗心,每次看见别人给老五红包,他都没去细数。

    “那她存有多少钱?”

    “自己问?!崩纤木龆ɑ故遣怀雎衾衔逦?。

    被老五念叨上可不是好事,这丫头对于仇恨的记忆漫长而持久。

    ps:月底最后两天,谢谢!

    求票!

    求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