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学校后,李和问黄炳新,“都交代好了?”

    黄炳新点点头,“你放心吧,从校董到校长,再到代课老师,我都传达的很明确?!?br />
    “小孩子间打打闹闹,吃亏占便宜我都没意见?!崩詈陀殖辽?,“要是老师拉片帮,我就没那么好说话了?!?br />
    “一定?!被票略俅伪V?。

    回去的路上,李和少见的不想开车,把驾驶位给丁世平。

    丁世平犹豫道,“我没这边的驾照?!?br />
    黄炳新笑着拍拍他的肩膀,“证件给我,我下午就给你送过去。你信着这点,相信‘资本的力量’,资本主义永远的目的是为富人服务!”

    丁世平摆摆手,“我可不是富人?!?br />
    李和道,“证件给他吧?!?br />
    黄炳新随意翻了翻丁世平的身份证和驾驶证,才笑问,“要不再给你办个香港户口?”

    丁世平认真的想了想道,“给我闺女办一个,我生哪算哪?!?br />
    如果他之前还能硬着脖子说香港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但是这几次看完这么漂亮的学校,这么整洁的教室,他算绷不住了。他不能为自己执拗的想法而耽误闺女的前途,潜意识里他什么都想学着李和。

    这么多年他挣了不少钱,他也有能力送闺女来这里读书。

    至于儿子,已经读高中,再陡然换个环境,不一定能适应的上。

    李和却是突然愣了愣,不知道丁世平什么时候有这个想法的。在他的认知里,丁世平简直不是一般的顽固,对于香港这个花花世界,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一股不屑,甚至隐隐的还有些抵触。

    黄炳新都意想不到丁世平这么干脆,反应过来之后,才拍胸脯保证道,“你放心,一点问题没有?!?br />
    香港的这个季节清凉、干燥、不冷不热,少下雨,是一个旅游旺季。-

    在这个昼越长、夜越短的季节,热爱热闹的人类又要蠢蠢欲动了。

    高楼底下全是密密麻麻的人群,车子堵得水泄不通。

    只有李和家这样的富豪区才是清静的所在,因为连原本的公共沙滩都变成了私人沙滩,没人再来。这一片的山头和沙滩都属于李家所有。

    在放假的日子,老四是比较享受这种宁静,最惬意的是父母都在身边,她想吃什么,王玉兰都能娇惯着她,都给她做,还劝着多吃。哪怕父亲不争气,可是一家子能聚在一起比什么都强百倍,千倍。

    家里没有一点活可归她干,王玉兰手里是留不住活的,何况还有阿姨在。她又不想看书,电视更是看不懂。她时不时的看看电话机,等一会没动静之后,她拿了一个泳圈出了门。

    刚拉开家里的大门,才走到靠近海滩的小树林,她就看见一个人影冲她招手。

    那个人影朝她奔过来,她尴尬的笑着问,“你怎么在这?”

    “我来找你??!本来约好去野餐的,你没去,我怕你这里出什么事。你没事就好,我们赶快走吧,我怕大家等急了?!绷醢匚懊桓纤姆从Φ幕?,直接拉起她的手,“我骑摩托车来的,赶紧的,让你体验一把飞的感觉!”

    “不了,谢谢,谢谢?!崩纤慕粽诺囊氖?,她从来没被异性这样接触过。

    “怎么了?”刘柏伟真诚的问,“大家是朋友是不是?”

    他没有松手的意思。

    “麻烦你松手,这是我家里?!崩纤挠植皇钡耐业姆较蛲?,怕老娘瞧见。

    “捏疼了是吧?”刘柏伟这次松了手,然后慌忙道歉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br />
    “没事?!崩纤牧街皇植蛔匀坏牡谝黄?。

    刘柏伟突然又道,“咱们认识有一年多了吧,你是知道我心思的,对不对?”

    “sorry,我今天真的出不去,要不你们去玩吧?!崩纤淖笥叶运?。

    “冰冰?!绷醢匚吧钋榈牡?,“你知道我从见你第一面起,我就控制不住自己了?!?br />
    “麻烦你不要这么喊?!崩纤谋徽庋暗幕肷聿皇娣?,离着刘柏伟不自觉的又退了一步。

    “从见第一面起,在犹豫要不要打招呼起,才发现自己早就输了,在人群中你闪闪发光,那么的炫目!我就是忍不住想着你,每天看不到你,我就浑身的不自在?!绷醢匚案由钋榈牡?,“我是认真的,冰冰!”

    “不要这样,我们只是朋友。我还没有毕业,应该以学业为主?!崩纤挠械憔攀Т?。

    刘柏伟突然大声的道,“我已经毕业!以后我可以一样照顾你!”

    “不用,不用,真的柏伟。我自己能照顾的好自己?!崩纤奈艘豢谄?,才道,“再说,我马上要去美国,我还要继续读书的?!?br />
    刘柏伟一咬牙,“我可以陪你一起去美国?!?br />
    “谢谢,你是个好人,可是我觉得很多事情要看缘分的?!崩纤牟蛔跃醯陌牙钋锖斐39以谧毂叩恼饩浠八α顺隼?。

    “为什么?”刘柏伟想不到老四会拒绝他,猛然抓住她的手,“是我不够优秀,还是你觉得我的家庭配不上你的家庭!”

    “不是这样!真的不是这样!”老四很努力的想摆脱他的手。

    “就因为你有一个有钱的哥哥!”他有点不忿。

    老四无奈解释道,“我哥是我哥,我是我,他只是供我读书,以后我都会靠我自己?!?br />
    她不知道哥哥有钱是好事还是坏事,尽管她一再低调,在吃穿用度没有跟旁人显出不同,可是在新加坡偶尔总有郭冬云安排的豪华车停在她的宿舍楼底下,要么接她去吃饭,要么去逛商场,她不能拒绝这种好意。

    同学里已经有传言她被大富豪看中,她无奈只能出来澄清,我哥哥怎么样怎么样,后来差不多的人都知道她有个有钱的哥哥。

    她哥哥是让她骄傲的,可是往往也让她苦恼。

    “那是因为什么?”刘柏伟把她的手抓的更紧,急切的道,“你告诉我,我哪里不够好,我可以慢慢改??!”

    昨天李和的出现,让他知道,时间不等人,成功还是失败,在此一举。

    “你放手!”老四被折腾的浑身出汗,有点气恼刘柏伟的莽撞,“麻烦你放手行不行?!?br />
    “我晓得了!你还是看不我上是不是!你嫌弃我没钱!是不是!”刘柏伟朝着李家大宅望了望,用着陈恳的眼神道,“相信我!我会有出头的一天的?!?br />
    老四叹口气道,“你很优秀,肯定会有出息,可是还是麻烦你松手!”

    她已经消耗干净了耐心。

    “可是我真的很爱你!我很喜欢你!”刘柏伟再做最后的努力,“我愿意为你做一切!哪怕付出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惜!”

    “松手!”老四终于不顾脸面,更加使劲的从他手里挣扎,发现在做无用功后,更加气恼的大叫,“刘柏伟!”

    “我...”刘柏伟还没说话,一个拳头已经招呼到他脑袋上了,他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不敢置信的捂着脸。

    “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崩詈头鲎×瞬畹惚淮沟睦纤?,然后对丁世平道,“把她送回去?!?br />
    李和还要上前继续揍,却被老四拉住了,“哥,哥,闹着玩的?!?br />
    “你先回去,我不揍他?!崩詈桶牙纤耐砗笸?。

    刘柏伟站起身,见李和已经捏了拳头,不愿意服输,撑着胆子上前一步,大喊一声,“你凭什么打人!”

    “报警去吧?!崩詈屠恋梅匣?。

    “哥,咱们走吧,真的没事的?!崩纤那啃欣爬詈偷母觳?。而丁世平在旁边倒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也不好上去对老四用强。李和没吩咐揍刘柏伟,他更不好动手。

    “算你小子走运?!崩詈涂吹嚼纤钠砬蟮难凵?,一下子心软了,“回家?!?br />
    “李先生!”刘柏伟望着兄妹的背影大声的喊道。

    “还不服?”李和回头奚落道。

    “莫欺少年穷!”刘柏伟发出了这歇斯底里的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