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四正要回男孩子的话,可偏巧捋下额头的头发,眼角却瞟到了那张阴沉出水的脸,慌忙间从后座上下来。

    下来的过急,车子差点失去平衡,索性那男孩子算灵巧,一下子脚蹬地,才稳住。男孩子刚想回头问老四怎么了,才发现老四已经跑到他前头,站在另外一个男人面前,跟个小白兔似得,低着头,一声不吭。

    他能感觉到她的慌张。

    李和盯着那个男孩子看,个子比他高,他最恨比他高的。脸面白净,高鼻梁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皮囊是不错。

    那个男孩子被这样盯着,浑身不舒服,硬着头皮推着自行车也上前。

    老四见他过来,才小声向李和介绍道,“哥,这是我同学,也在新加坡的,帮过我不少忙?!?br />
    “大哥,你好,我叫刘柏伟,我是学建筑的,香港人?!蹦歉瞿泻⒆铀实南蚶詈蜕斐鍪?,然后才谦虚道,“都是同学,互相帮助是应该的?!?br />
    “你好?!崩詈屠衩残缘奈樟讼率?,然后对老四道,“走,回家?!?br />
    老四回头望了望刘柏伟,然后冲他摆摆手,无奈的跟着李和回家。

    回到家她一直提心吊胆,等着哥哥问话,可是哥哥只坐在沙发上认真看书,并没有询问一句,甚至脸眼皮都没朝她这边抬,这让她心里更加的不安。

    她静静地坐在沙发上,想上楼也不是,想看电视也不是,几个孩子找她玩,她也无心搭理。

    “你完了,姐帮不了你了!”老五附着老四的耳朵,偷偷的幸灾乐祸,她早就知道一点端倪的,“节哀顺变!”

    “一边玩去?!崩纤某銎娴亩岳衔逋蝗幻涣撕媚托?,要是平常她顶多也就笑笑。

    “走,姑姑带你们玩去?!崩衔迕荒?,高高兴兴地拉着李沛等人出去玩。

    老四整个人蜷在沙发上,不时的抬头望望哥哥,再不时的看看时间。

    终于她还是憋不住,忍不住开口道,“哥,你没啥想问的?”

    “没?!崩詈头ㄖ降南乱话?,报纸被他翻得哗哗响,好像真的是在认真读似得。

    “哥,我跟他真的是同学,他是本地人,他说对香港比较熟,可以带我到处看看,我就跟他瞎溜几天?!崩纤谋环ㄖ降南焐?,刺激的耳朵疼痛难受,感觉有尖锐的东西往里面钻。

    “你已经长大,怎么做都是你的权利和自由?!崩詈臀バ牡乃党稣饩浠?,就好像去银行办业务,总有‘我已认真阅读并同意该用户协议’这么一条,本人心里怎么想不中用,总归要签字打钩,除非本人真不办了。

    老四年龄已经到这个点,他拦住没什么用,最后还是有自己要走的路。

    哥哥的话到达她脑中,她还需费力捉住,才能明白话语的意思。她好像做了一个决断,才道,“我晓得怎么做?!?br />
    “吃饭,吃饭?!蓖跤窭级肆艘淮笈璧暮焐杖饨?,没有发现闺女的不对劲。她现在学会跟着阿姨去菜场买菜了,她不懂粤语,可是不管怎么样,那些蔬菜,鸡鸭鱼肉,她要上手掐掐才能安心。

    她还有一点不安心的是家里这么大的伙食开销,每天买菜都是五六百,甚至成千的!

    从阿姨到女安保、司机哪一样不是要花钱的,她不明白儿子要这么多的闲人做什么!

    何况阿姨在她都嫌弃碍事呢!

    厨房才多少活,哪有她一个人忙不过来的道理!

    吃晚饭后,她终于忍不住跟着儿子上楼商量,务必让儿子放心,老俩口能照顾好孩子的生活。

    “这开销跟淌水似得,有多少钱也禁不住这样败??!”她更加的忧心忡忡。

    “阿娘,这做生意讲究的是脸面和排场,要是酸不拉几的,谁还能放心和你儿子做生意?人家说不准认定你儿子没本事呢?!崩詈椭荒苷庋参?。李和又从保险柜拿了点钱,塞到老娘手里,“你看,你儿子能差钱嘛?!?br />
    他没让老娘掌管家里人工的开销,凭他老娘这小家子气,说不准会闹什么乱子呢。目前阿姨、司机的工资都是走远大集团的账目,一直都挺好。

    “哎,你有谱就行?!蓖跤窭家惶孟裼械愕览?,便不再深究。不过这钱她却是没接,“这多着,花完再说?!?br />
    她还没有找到藏钱的地方,虽然家里面积很大,可是闲人也多。在钱方面,任何人都是不值当她信任的。

    一大早,几个孩子全被王玉兰早早的喊起来,这是开学的第一天。

    李和也起得早,他决定亲自去送一下。

    电话响了,还没轮到他去接,老四却慌慌忙忙的抢先接了。

    “我,我今天有事,不去了,,祝你们玩的开心,sorry?!崩纤囊槐咔纳祷?,一边不时的朝哥哥张望,“byebye?!?br />
    挂完电话,她才感觉整个人是前所未有的轻松。

    李和当做没听见,按照习惯,在早饭之前看看报纸。

    几个孩子穿的都是崭新,书包、文具都是崭新。吃饭的时候,生怕弄脏衣服,倒是比以往规矩不少。

    “好没有?!崩詈推鹕砜纯词奔?,是该出发时间,这都在折腾一个小时了。

    “好了,好了?!崩羁碌谝桓龇从?。

    她熟门熟路的窜上司机早已打开的车门,车子底盘高,可她爬起来依然麻溜。

    李沛和杨淮却闹出矛盾,两人没有一个愿意坐中间的,要是坐在边上,还能看看外面呢,坐在中间什么都看不见。

    李柯已经抢先把右边给占住,剩下的一个左边门,李沛和杨淮互相不想让,在车门边推搡来推搡去。

    老四把两个孩子拉开,“剪刀石头布,谁输谁做中间?!?br />
    两个孩子没意见,一二三,使出浑身劲,速度的伸出胖乎乎的小手。

    “杨淮胜!”老四做裁判,快速给出结果,“李沛先上车?!?br />
    李沛嘟着嘴,气鼓鼓的先挤到了中间。

    黄炳新开一张车在前,去学?;故切枰?。

    李和开一张车在后,后面坐着三个孩子和丁世平。

    在出大门没多远的地方,丁世平突然提醒李和道,“你看!“

    ”不用管?!袄詈陀挚吹搅俗蛱炷歉鼋辛醢匚暗哪泻⒆?,此刻正站在一棵树荫底下,旁边是一辆摩托车。摩托车的把手上,一边挂着一个头盔。

    到学校后,在黄炳新的陪伴下,他亲眼见三个孩子在教室坐安稳后才放心离开。

    三个孩子是三个班级,都孤零零的一个人坐着,看着旁边人唧唧喳喳的说个不停,心里都有点孤单。

    李和也替着他们难受。

    不过这个阶段是必须要经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