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兆坤喝完稀饭,带着大黄和自己的老铁老头出去转悠,家里这么多人,还轮不到他看孩子。

    两个人之间的话语可能是幼稚得可笑,没有高明的思想洗涤脑府,但是颇有点真挚和惺惺相惜的味道。

    寿山由于证件的拖延办理,比李和来晚两天。

    这一次李老头很给面子,亲自去机场接机,要知道李和来,他都没去。

    寿山感到莫大的荣耀,深感给李老头带的一箱子茅台不算亏本。

    “这宅子够好?!彼岳詈偷募沂紫确⒈砹艘饧?,继而道,“等我孙子、孙女来上学,我也得给他买一套?!?br />
    李老头笑着道,“咱俩做邻居吧,我孙子也在香港念书,到时候小孩子还能在一起耍?!?br />
    “那成,那成?!笔偕皆俅蔚氖艹枞艟?,李老头可从来没对他这么好脸过。

    李和笑着道,“进屋坐吧?!?br />
    老四上前客气的喊人,帮着阿姨给一人面前放一杯茶。

    老五耳朵里塞着耳塞,摇头晃脑。

    “哑巴啊,不知道喊人?!崩詈退淙欢哉饬礁隼贤凡辉趺垂Ь?,可是不希望自己妹妹这么没礼貌。

    “寿叔,李叔,你们坐?!崩衔逖ё爬纤母砂桶偷暮巴?,然后抽身上楼去,走的很轻快,绝不像听歌那样乱晃了。

    她不是没礼貌,只是单纯不知道怎么喊而已,她不像老四一样熟悉这两个老头。

    李老头有点尴尬,“小丫头,放松点,不用那么严实?!?br />
    “对的,闺女要多惯着?!笔偕揭彩侨贤?,他自己对闺女大概有补偿的意思,对着她基本没啥违逆。

    中午的时候,王玉兰亲自下厨,阿姨帮衬,同时又生气自家男人不在家陪酒。

    不管她是穷还是富,她是不愿意落一点待客的规矩,对李兆坤的朋友是例外。

    不一会儿,汤老头也拎着一点糕点来了。

    李老头跟他不对付,但是为给李和一点面子,只能压抑着怒气。

    酒菜上齐,李和把丁世平三个人也喊到桌子上陪酒。

    六个人不费事解决一箱茅台,万良友一个人喝的接近三斤。

    老五下楼扒一碗饭,看到哥哥冷飕飕的眼神,倒是识相的给每个人泡了一杯茶。

    “上去写作业?!崩詈秃艽直┑恼羲亩?,随便蓐蓐塞到茶几抽屉。

    老五想吵又不敢吵,要是平常闹闹,哥哥大概会容她一点,可是要是人多的地方,给哥哥丢脸面,她哥敢真的揍她,因此只能憋着委屈,悻悻得再次上楼去。

    李老头谈到自己的生意,“这地方是宝地啊,在这里做一年,抵得上家声在泰国做三年,我想再开三间铺面?!?br />
    寿山大气的道,“老哥,要用钱,你吭声,多的拿不出,少的肯定有?!?br />
    “我这也成,只管言语?!碧览贤酚泻屠罾贤芬徒獾囊馑?。

    “不用,真差的话,肯定说?!崩罾贤访挥兄苯泳芫?,他似乎在敷衍这个瘦土匪,对他表示一点亲善。

    “老子想当年也是读过书的!”汤老头解释自己不是土匪。

    “哦?!崩罾贤返恼飧鲆舻鞔蟾疟硎静恍?。

    汤老头见李老头这样不冷不热,他傲气上来,干脆不理。

    几个孩子一口乡音,让他感觉无比的亲切,特别是杨淮跟着杨老太太学的那口信阳话,让他舒服,因此干脆跟在几个孩子屁股后面转悠。

    他特意从竹林里摘一大把竹叶,给每个孩子叠了蜻蜓、蚂蚱,活灵活现,精巧可爱。

    三个孩子跟在他后面也开心。

    没开学之前,黄炳新过来陪着李和一起送三个孩子去学校。

    黄炳新地位虽然比不得于德华和沈道如,可是在香港也是大人物,从校长和校董都出来迎接,并且亲自做了接待,比于德华当初的场面要大不少。

    李和由着黄炳新安排,自己站在回廊里抽烟。老五和老四两个丫头都在里面陪着,她们也成人,对香港的教育制度比李和还熟,肯定安排的比李和恰当。

    李和还真不需要操心。

    至于王玉兰,她也没有进去,跟着儿子站在走廊中,惴惴不安。

    最终还是安排好了,三个孩子跟老五不一样,不需要再寄宿。每天一放学都会由司机和安保来接。

    老五羡慕,“我不住校,也天天放学回家?!?br />
    她大着胆子对着李和说出要求,哪怕老娘在跟前,她知道对着老娘说也没用,决定权在李老二手里。

    “成?!崩詈涂戳丝蠢夏?,还是同意了,因为他老娘是肯定希望天天看到闺女的,“给你这个学期的机会,成绩不上进,继续在学校住?!?br />
    “我想学美术?!崩衔寤故翘崃俗约旱囊坏阋?。

    “没学走就想学爬,文化课学好再说?!崩詈拖攵疾幌刖鸵丫芫?。他有一种不可思议甚至不能理解的偏见,认为那些画画的、搞音乐的都不是什么正经营生。

    所以更不会容许老五去搞这些。

    “我喜欢画画!”无论如何老五都要趁着机会争辩一下。

    “李先生,她画的很好的,报的兴趣班都是关于绘画的?!被票氯滩蛔〔寤?,于沈二人不在香港,老四的情况都是他在关注的。他还想继续说,可是被李和瞪过来的眼睛吓死,立即就闭嘴。

    “画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你以前还想过搞摄影呢?!崩詈屯驳?,“如果真的不想再读书,我送你回老家?!?br />
    老五不再吭声,如果是以前,她肯定不会吃李和这一套,但是在这里一切熟悉之后,她不愿意再回家的。

    王玉兰看小闺女要哭,赶紧安慰道,“你哥是为你好,听你哥的?!?br />
    她只能着急在学习上对孩子没有一点帮衬。

    三个孩子领着新书,背着新书包,自然都是高高兴兴地。

    李和让黄炳新重新招一个司机过来,以后专门接送三个孩子,同时女安保也配了二个。

    老四这几天早出晚归,让李和察觉出不寻常。

    这天下午他特意带着丁世平堵在离家的不远的路上。

    一个男孩子骑着自行车满头大汗,不时朝着后面有说有笑。

    李和看见后面坐着的是老四,脸瞬间发黑。

    ps:继续厚脸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