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了?”李和认真算了算,好像真的是高中了!这丫头现在个子窜的比老四都高!他尽力的去掩饰脸上的尴尬,大声的斥责道,“都知道自己高中,还不好好去看书,吃!吃!一天到晚就知道吃!没看见你学习有这么用功!”

    奋力的把手里的竹竿摔的远远的,然后不看老五的脸色,回屋喝茶去。

    “阿娘!你管管你们家李老二!有道理没道理!”老五气的直跺脚。

    王玉兰道,“你哥让读书是为你好,好好看书,他不就不管你了嘛,你看你姐多听话,学习多好,你哥就不管?!?br />
    “哎?!崩衔宕雇飞テ?,这是鸡同鸭讲。

    她必定是知道的,也早有预料的,李老二来了,好日子结束了。

    李和对着老五发威的时候,李柯的眼睛都是放光的,大伯在她心里的形象拔高了几万尺。不管什么时节,她在小姑姑的手里都是必定要吃亏,是无可奈何的,姑姑回来这么一小会,她的脸蛋子差点被搓圆了。

    她觉得找到了依仗,因此看到小姑姑现在要往她跟前凑的时候,她毫不犹豫的往大伯跟前跑去了。

    小姑姑果然没有追来。

    吃完晚饭以后,一家人都到海滩散步。

    王玉兰说不出海漂亮在哪里,可是也一样喜欢海,她无暇去享受,要看着几个孩子别往水里跑。一有孩子往水里窜的苗头,她就立马毫不客气地的搂屁股打。

    老五也跟着疯跑,嫌裙子碍事就塞进内裤里,迈着细长细长的腿,可劲的撒欢。

    “有点姑娘样子??!”王玉兰对着小闺女这德性十分的不满意,小闺女充耳不闻,她只能再回头看看老老实实地陪着自己的四闺女,终于有一个让自己中意的了。

    李和看着老五高挑的个子,水嫩嫩的皮肤,然后再摸摸脸上的痘疤,只能感叹岁月是把杀猪刀。

    李兆坤从海边捞了一大堆的贝壳,一个个砸开,全部送进了大黄的肚子,一人一狗,玩的挺开心。

    “在这里烤烧烤是不错的?!痹诰┏悄且徽?,他就经常一个人出去撸串,已经形成了习惯。

    突然没了,反而不习惯。

    要烧烤首先要有柴禾。

    他回到家拿把斧头砍树枝去了,只是把树上多余的叉枝干给剁下来,然后拖到空地上晒干。

    家里的司机终于忍不住,低声对李和道,“李先生,这个环境署说是不能砍的?!?br />
    “这一片不能是我自家的吗?”李和并不懂香港的什么环境法,按说他自己的地盘还不是由着他自己折腾。

    司机吴师傅摇摇头,“要??畹??!?br />
    “那就??畎??!崩詈鸵怖恋萌プ隼钫桌さ墓ぷ?,再说只是砍去多余的树丫,并不是滥砍滥伐。

    李兆坤的烧烤大业又多一个帮衬,他的老伙伴,那个捡破烂的老头也屁颠屁颠的跟在他后面。

    那个老头不吝惜体力,拿着大斧子,比李兆坤还卖力,一片海滩上全是树枝,而原本茂密的大树,只剩下顶部可怜的树冠,连小鸟都不愿意上去蹲着。

    李兆坤对待朋友从来不小气,把自己不穿的旧衣服全给了老头,甚至儿子的衣服都给翻出来不少。

    老头不是傻子,里面的衣服可没有一件是差的,许多都是大牌子,铜锣湾、中环的店里卖的都是死贵死贵,少说都要几千港币。

    李兆坤和王玉兰不一样,他是讲究吃喝穿的排场的,穿差了唯恐别人看不起,所以偶尔打扮的比儿子还骚包。儿子、媳妇、闺女给买的新衣服,绝对不会说不好意思,一样高高兴兴地穿了。

    里面的新衣服,老头一件都舍不得穿,像对待那些李兆坤给的好烟好酒一样,统统给转手卖了,小发一笔,对着李兆坤的态度更加的殷勤,妥妥的第一狗腿子。

    至于捡破烂?

    那还有什么出息!

    他应当抓住时机,活动着点,多进些钱。

    为了有点体面,还是买了一件便宜的干净的衣服穿在身上。

    一早就等在李家的大门口等李兆坤出来,望着那大宅是止不住的羡慕。

    那几个女安保要不是知道是家里老头子的朋友,早就上前撵人了。

    李兆坤从里面出来,一边刷牙一边冲老头招手,“进来,进来,门口呆着干啥?!?br />
    老头想进而又不敢进。

    李兆坤一把给拉进去,“客气啥,这是我家,以后也是你家?!?br />
    老头到了客厅门口就瞧着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李和,坚决不肯再进去,蹲在门廊上道,“这就好,这就好?!?br />
    李和招呼道,“进来喝个茶?!?br />
    “不,在这挺好?!崩贤芬晕约禾?,半天才敢回话。他平常没少听李兆坤吹嘘自己儿子的威风??杉词共惶钫桌ご敌?,他也能晓得这李家的权势。

    这么大的宅子,全港也没几个!

    而且李家已经包揽这一片的山头土地,好几个大富豪迫不得已也把地卖给了李家。

    李和吩咐阿姨道,“倒杯茶吧?!?br />
    他晓得李兆坤的寂寞,只要亲爹安生他就能轻松不少,何况交的这个新朋友看起来不算太差,起码比王老鼠等人强多。

    阿姨给老头倒了一杯茶,老头客客气气的接着,看到精美的瓷杯,生怕磕着,只能小心翼翼的放在地上。

    李兆坤让王玉兰给老头盛碗媳妇,王玉兰没搭理。

    “妹子,你给盛碗?!崩钫桌し愿腊⒁?,他晓得这是儿子花钱请的佣人,不用白不用。

    “哎呀,咋么跌倒了?!卑⒁炭纯赐跤窭嫉牧成?,只能装作听而不闻,此时见李柯拿着竹竿打蝴蝶不小心摔跤,刚好趁机过去给她扶起来。

    她也不傻,晓得这家里说话算的是李和,而李和最听王玉兰的话。至于李兆坤,她就没见过李和对他有什么倚重。

    李兆坤无奈,只能带着老头去厨房,让他自己拿碗,自力更生,不用指望他去伺候。

    老头见左右无人,不但给自己盛一碗,还给李兆坤盛了一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