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刚到家门口,宅子的大门就已经打开。

    车子一停稳,王玉兰不等儿子拉车门,就自己推开,小跑到小竹林里一阵干呕,这一路她就没怎么舒服过。

    老四心疼老娘,赶紧端一杯温水给她涑口,不时的给她顺背。

    “汪汪!”被栓在墙边的大黄看到这一家人,把铁链绷的紧紧的,想往李和身上扑。

    李兆坤心里一喜,赶忙的上前给它解开链子,好像也喜欢的不得了。

    三个孩子对阿旺熟悉了,自然也不怕大黄,都毫不在意的去摸它的头,仍由它舔着手指玩。

    大黄朝李和跑过去,不停地围着他转。李和抚摸了下大黄,发现毛稀稀疏疏的,好多地方已经脱毛了。

    老四道,“得了癞疮疤,我干脆给它剃毛,又喂了点药,已经结疤,没多大事情?!?br />
    她自己是学医科的,人跟动物在某些病理上是相通的,是以她亲自给大黄治病。

    她也是很喜欢大黄的。

    “老了,真的老了?!崩詈投寄苊玫酱蠡频墓峭妨?,身上只挂着一层皮。

    那些死物的桌椅,用了十几年都能有感情,何况还是这么通人性的大黄。

    阿姨已经把午餐准备好,丁世平等人不愿意上桌,在国内他们很随意,可是在外面,他们自然另外讲一个规矩,只愿意在厨房的小餐厅随便对付两口。

    李和也是没辙,给他们开了两瓶好酒,然后让阿姨给他们收拾了两件屋子,家里面积很大,最不差的就是房间。

    他再看看老娘,这会还没缓过劲来,正晕头转向,在老四的陪伴下上床睡觉去了。

    李兆坤是好胃口,猪蹄汤里的大骨头被他一把捞出来,啃的滋滋有味。不过也没忘记旁边的孩子,偶尔啃下几块肉,塞到三个孩子的嘴里。

    三个孩子也不嫌弃口水脏,一样嚼得香。

    “爹,你让他们自己吃?!崩纤拇勇ド舷吕?,有点看不过眼。

    “呸!”李兆坤斜眼瞪着闺女,“你小的时候还不是照样这样吃?!?br />
    老四被气的胸口一起一伏,只能给每个孩子碗里都舀了一大堆的菜。待他们吃好以后,给他们安排上楼午睡了。

    李兆坤不愿意午睡,熟练的从电视墙的抽屉底下拿了好几包烟装到口袋里,招呼大黄出门遛弯。

    李和仰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一动也不愿动。

    黄炳新一直站在跟前,瞥见李和睁开眼,先是递上一杯茶,才把几张纸摊在桌子上,“李先生,孩子入学的资料都在这里,随时可以过去?!?br />
    “麻烦你了?!崩詈鸵豢?,都是好学校,没有什么挑剔的,“坐吧,不用站着?!?br />
    “李先生,你客气了?!被票峦日镜铰槟?,终于大着胆子坐在了沙发上。

    李和还要说话,却看得喇叭全躲在外面贼疼贼闹的往里面瞅,心里一气,“滚进来?!?br />
    电影公司交给他真是白瞎!

    目前还是只有出没有进!

    “李先生,李先生!”

    喇叭全穿的整整齐齐,衬衫、皮鞋、腰带、手表样样精细,要不是对着李和佝偻着腰,也是一表人才。

    李和问,“你这是没事干了?”

    喇叭全道,“李先生,听说你今天来,我才赶忙来的?!?br />
    “我不需要你来看。电影公司给我做好了,比什么都强?!崩詈筒幌牖购?,一想就气。他不在乎赚钱赔钱,可是周星星、吴阿达这样的人浪费了,实在可惜!

    喇叭全擦擦额头汗,赶忙辩解道,“李先生,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我已经聘请了好几个导演过来,正在拍,正在拍?!?br />
    “去吧,该忙你的去忙你的?!崩詈脱鄄患牟环?。

    喇叭全无奈,一步三回头,最终还是失望的走了。

    不一会儿,李和也把黄炳新赶走,继续仰躺着。

    老四给李和续上一杯茶,李和问,“马上要毕业,有什么想法没有,是想回国还是留香港或者新加坡?”

    突然听到哥哥问起这个话题,老四愣了好一会,才道,“哥,我想去美国?!?br />
    “去美国?”李和不知道老四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个想法的,“为什么?”

    “哈佛有全世界最好的医科?!崩纤乃低暧植唤土四源?。她知道她这是为难哥哥,但是还是大着胆子道,“哥,这个不用你操心,你给我的钱够用了,而且还会有奖学金?!?br />
    “你这么自信能申请到哈佛?”

    老四昂着头,“我会尽最大努力的?!?br />
    “你这么大了,能自己做规划,那是最好?!崩詈湍训蒙蠲鞔笠逡淮?,不过却是补充道,“大了有大的麻烦,在老家像你这年龄的,孩子都打酱油了。只要老娘肯同意,我没意见?!?br />
    老四红着脸道,“谢谢哥?!?br />
    见哥哥不再吭声,她就去了厨房,特意为老娘熬了一锅小米粥。王玉兰不得不连番感叹,闺女开始贴心人了。

    太阳落下去,李兆坤还没有回来。

    李和正要出门去找,却不想在门口遇到了李兆坤和大黄回来。

    李兆坤手里却是掐着一条蛇,那蛇全身体背有白环和黑环相间排列,被倒提着不停的吐着芯子。

    丁世平眼疾手快,帮着接了,“好东西,泡酒的?”

    李兆坤嘿嘿笑道,“想死,你就喝。泡出来敷着用,止痛最好”

    李和道,“这是毒蛇,哪能乱抓?!?br />
    李兆坤无所谓的道,“家里的花斑蛇还不是照样死在老子手里,什么当紧?!?br />
    他浑然不在意。

    “你以后带着孩子呢,哪里能乱搞?!崩詈驼饣案账低?,几个孩子疯跑过来对着丁世平手里的蛇凑上去看。

    丁世平吓得赶紧背过身把蛇头给卡住。

    几个孩子对着蛇一点都不陌生,在河里或者沟里钓龙虾偶尔都会钓上来几条。要是用挑网,更是经常性,蛇把网缠紧取不下来的时候,就用铁锹残忍的剁碎。

    李兆坤拿出一个罐子,把蛇直接放了进去。

    丁世平感兴趣的问道,“要不要饿7天?”

    李兆坤道,“不用,等我吃好饭,从头至尾把它胃里给捋一遍,就能排干净?!?br />
    他正经活没多少,可是对着这些偏门的是熟门熟路。

    第二天一早,王玉兰就开始念叨老五,还后悔没带活鸡来,要给闺女好好补补。

    李和不等放学就亲自开车去老五的学校门口等着。

    他一直在学校门口等啊等,也没等到老五出来。

    这么明显的车,老五是不可能不认识的!

    他把最后一根烟抽完,带着丁世平进了学校,可是老五是哪个班级,是哪个老师,全然不清楚,又是无功而返。

    “回去非揍死她不可!”李和烦躁的又点起来一根烟。这死丫头肯定出去玩了,香港是花花世界,什么游戏厅,什么公园,什么商场,能去的地方很多!

    丁世平劝解道,“要不先回家等?可能她已经回家?!?br />
    李和一路加油门,在车少的道路上,速度提到最大。

    他是个老司机,用5档入弯,速度没掉多少。出弯没拖档,比来的时候更快了不少。

    “慢点,慢点?!笨档牟慌?,坐车的怕,丁世平一个劲的让李和降速。他不担心自己,主要是担心李和的安全。

    回到家的时候,李和还没下车就看到了坐在院中躺椅上吃西瓜的老五。

    他啪嗒踹开车门,捡起几个孩子扔下的竹竿就要往老五身上抽。

    老五本来看到李和的时候是笑脸,待看到那竹竿要甩过来,吓得赶紧扔了西瓜,边跑边对着老娘喊,“你儿子疯了!”

    “你给我站??!”李和气急!

    “我哪里招你惹你!”老五躲在王玉兰的身后,毫不示弱。

    李和用竹竿指着道,“你告诉我你今天干嘛去了!”

    “我一天在上课,你说这话有意思!”

    “放你....”李和看到老娘,这句话没骂出来,陡然收住,“狗屁,我在学校等你放学,怎么没等到你!”

    “稀奇,我还想骂你呢,我找一圈没找到司机,自己打车回来的,还要找你报销车钱!”老五也是振振有词。

    “好,你撒谎,继续撒谎!”李和不顾王玉兰劝阻,要绕过她,继续过去抽。

    老四好像发现了什么,赶忙的拉住李和,小心翼翼的问,“哥,你去哪里接的?”

    李和冷笑,“还能去哪里,当然是他们初中门口!”

    老五一下子从王玉兰身后窜出,大喊,“我都上高中了!”

    她不能莫名其妙的受这样天大的委屈!

    ps:求票!弯道超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