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鼻子上的门环掉下来了,王玉兰拾掇儿子拿钉子再给楔进去,她的习惯是见不得邋遢和糟蹋。

    无论是帝王将相的皇宫、宅邸,还是平民百姓的小家小院,一般都要有一座院门,两扇街门中央门缝两侧,在一人来高的地方都装一对铺首衔环,外人进宅,一定会先扣环。

    封建时代,门环的使用有着严格的等级规定,不是你想打出什么样式就打什么样式,越制就会惹出麻烦的。

    亲王府四城正门以丹漆金钉铜环;公王府大门绿油铜环;百官第中公侯门用金漆兽面锡环;一二品官门绿油兽面锡环;三至五品官门黑油锡环;六至九品官门黑油铁环……

    普通人只能用铁的。

    李和把自家的门环拿在手里,倒是瞧了一个仔细,虽然经常用,但是从未仔细研究过。黑漆狮子门环为铁制,经常用来用去,圆形手柄磨的蹭亮。

    他一手按着门环,一手拿锤子敲门后的扁钉。扁钉细细的,还是倾斜着的,他砸的很轻巧,生怕一不小心给砸弯了,要不然还要重新跑出去去买钉子。

    丁世平在门口站了好几分钟,见李和一颗钉子半天敲不进去,跟着有点发急,“要不我来?”

    “那正好?!崩詈妥约悍吃甑穆反蠛?,顺手要把锤子递给丁世平。

    丁世平摆摆手,没接锤子,朝手上吐了口唾沫。

    “开!”只听见丁世平一声怒吼,抡起右手狠狠劈下,手起手落之间,钢钉穿木而过。

    “功夫没落下啊?!崩詈突味嗣呕?,见牢固了,才夸奖了丁世平一句。对丁世平这一首他倒是没有多大的惊诧,铁掌钉钢钉、手断板砖和身断木棍一直是不少部队的训练科目,讲究的是外练筋骨皮,内练一口气。

    丁世平不屑的道,“只要有蛮力谁都行,没一点技术含量。有毛用,真打起来还让你轮那么大圈再劈下去。人早跑了?!?br />
    他说的轻松,但是仔细看他的手,发现是极硬,若在黑灯瞎火的境地下摸到,认为是手的可能性不大。指头短而粗,指甲极小,背上的肉像嵌了龟壳,一层一层,颜色有些发浅。

    万良友在旁边嘿嘿笑道,“这一套在部队是传帮带经验的,老兵带新兵,那会我们没少挨老兵揍,骨头断了也要继续练。遇到领导视察,表演的时候为了保证效果会糊弄一点,平时都是硬刚,要连打二十几块?!?br />
    “你们就带着这么点东西?”李和见丁世平三个人跟行军打仗似得,只有张兵身上背了一个包,剩下两个人身上只有一个军用水壶。

    丁世平道,“只带了两件换洗衣服在张兵身上背着的?!?br />
    李和也没再多说,看了看时间,回屋里催促王玉兰老俩口收拾东西,要赶着去香港的飞机。

    王玉兰来这里之后买了不少的东西,这个也想带,那个也想带,最后三个大包里塞的鼓鼓的,都没放得下。

    ”都带着,都带着?!蓖跤窭嘉薹ㄈ∩?,李和上前帮着做了决断,又给找了一个大包,一股脑的全给塞了进去,然后吩咐丁世平等人,“全放到车上吧?!?br />
    王玉兰松了一口气,一手拉着李沛,一手拉着杨淮,跟着丁世平身后一个劲的道谢,“麻烦了啊?!?br />
    李兆坤把李柯抱在怀里,也跟着身后上了车。

    何芳要跟着送到机场,李和给拦住道,“在家看孩子吧,我会尽快回来?!?br />
    “那路上都缓着点,带着三个孩子什么都要注意?!焙畏疾欢系亩V?。

    李和一个劲的点头,然后才冲大奎等人交代了一番。

    平松开了一辆车,李和开了一辆车,一行人向机场驶去。

    登上飞机的时候,三个孩子没有一个老实的,都凑热闹往悬窗玻璃外看。王玉兰自己晕机,根本顾不上孩子。李和强行用安全带把三个孩子扣牢,不准他们动。

    下了飞机,李和强行牵着李沛和杨淮,而李柯骑在李兆坤的头上兴奋的不得了,眼睛都不够用了。

    “阿娘!”刚出机场的王玉兰的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个影子给搂在了怀里,手不禁的扑腾,要推开。

    待瞧清是自己四闺女之后,才高兴的埋怨道,“你这死丫头!”

    老四接过老娘的小包,搂着她的肩膀,虽然王玉兰比她矮了一个头,但是还是把头埋在了她的怀里,撒娇道,“阿娘,想死你了!”

    “哎呀,这么多人?!蓖跤窭夹睦锔咝?,可是还是不习惯大庭广众之下被闺女这么依赖,“帮帮你哥?!?br />
    李和把两个孩子交到老四的手里,轻松了不少,问,“怎么还没回去上课?”

    三个孩子对着老四姑啊,姨啊喊个不停。

    老四笑着道,“等阿娘来啊?!?br />
    “琴子呢?”王玉兰左右看看,没瞅到小闺女。

    老四道,“上课了,明天周五就能回来?!?br />
    李兆坤瞧着四闺女一眼,觉得被忽略了,冷着脸,一声不吭。

    那辆凯佰赫战盾也被开了过来,这是全港唯一的豪华suv,如果说有第二辆,肯定也是李和的。

    外观的车壳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怪兽,整辆车都是黑色,车头灯就是两个眼睛。

    这两个眼睛活矫捷现,看上去就像是会动一样,让人看了寒毛竖立。这辆车的正脸看上去有点像史前巨蜥一样,可是当真看一下又有点像是鳄鱼,模样看上去如狼似虎的,但是又非常有很有轿跑的运动感。

    “这什么车?”

    “从来没见过???”

    “肯定哪里的杂牌!”

    “没见识,你见过八公分的钢板做的杂牌车吗?”终于有人忍不住反驳了。

    “就凭这架势,肯定也不便宜?!庇腥思帕烁诤竺娴钠街魏屠退估乘?,只能沦为陪衬。

    这辆车夺人眼球,吸引了很多路人的目光,想上前摸一摸而又不敢,有相机的都在不停的拍照。

    司机吴师傅很自觉的从驾驶位下来,然给了李和。他早就得到了于德华和沈道如等人不厌其烦的交代,一定要好好养护,可见这辆车在李和心目中的地位。

    来接机的只有一个黄炳新。

    大王又要来巡山,他是能多恭敬就有多恭敬。他笑着道,“于先生和沈先生都还在深圳,他们过几天才回来?!贝右桓鲆行≈霸蹦孀晌桓黾抛懿?,成为了香港名副其实的打工皇帝,今日的地位不会比沈道如和于德华差多少,但是他对于这二人还是保持着一丝低姿态。

    他的根基浅,肯定没有找死的爱好。

    “来这么多人干嘛?”前前后居然来了十几张车子,李和不喜欢这么铺张。

    黄炳新急忙解释道,“我不知道你们这边多少人,多开几张车也宽敞?!?br />
    “那走吧?!毕愀鄣目掌拥拿迫确吃?,李和给老娘打开副驾驶的门,先把她安置好了。然后打开后车门把几个孩子提溜了上去,李兆坤自然跟着上去了。老四要跟着挤上去,李和道,“你凑什么热闹,坐后面车?!?br />
    “我乐意?!崩纤牟淮罾砀绺?,把李柯放在腿上,坚持坐了上去。

    车上坐着孩子和父母,李和的车速也不敢开快,要是车速快,头晕呼吸费劲,因此他都一路都是小心翼翼。

    ps:求票,老帽已经坐稳了,求飘一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