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下后,保姆重新换了茶。

    苏明道,“来这呢,也不是跟你客气的,我直接说了?!?br />
    李秋平笑着道,“请说,我们不是第一次打交道?!?br />
    苏明看了一眼李和,才继续道,“你前天是不是收了一个玉扳指?”

    “这倒是有?!崩钋锲矫挥蟹袢?,“这可是我在潘家园捡回来的漏,赤皮青玉,乾隆玉雕御制诗文,是好东西,我一眼就相中了?!?br />
    苏明想不到李秋平会这么坦诚,出乎了他的意料,他继续笑着道,“这个玉扳指我叔叔遗失的,烦请李老板割爱,不过多少钱我都要赎回来?!?br />
    “遗失的?卖给我的人可不是这么说的?!崩钋锲矫蛄艘豢诓?,带着不屑的口吻质问,“苏老板这是看不起我了?我至于差一个玉扳指的钱吗?”

    “你这意思是要送给我?”苏明故作不明白。

    李秋平道,“当年咱们同时看上这行当的,你本钱雄厚,凡是你看上的东西,我可都没有争。人生在世,各凭本事。没什么好说道。而且苏老板当初也没一点让着的意思,至于现在嘛?!?br />
    他故意停顿了在这里,意思很明显,你当初没有让着我,现在我凭什么让着你?

    李和自顾自的点了一根烟。

    清脆的打火机的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烟圈消散后,李和才悠悠的道,“我倒是觉得,一个人的成功跟他会不会取舍有很大的关系?!?br />
    苏明适时的介绍道,“这是我老板,跟李老板你一样,也是姓李。如果你朋友真的多,你不可能不认识他?!?br />
    李秋平盯着李和看了一会,才道,“眼睛不中用,还真看不出来?!?br />
    他不认为苏明是吓唬他,以苏明今日的地位其实没有必要再狐假虎威狗仗人势。苏明到底收了多少古玩他是不清楚的,可是他清楚那是一件没有卖的!

    没有卖的原因可能就是不差钱!

    苏明道,“陈立华你应该还记得吧?”

    李秋平点点头,“哎,这个女人可是抢了不少好东西?!?br />
    苏明强硬的道,“我希望还能和你继续做朋友,多条朋友多条路?!?br />
    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秋平很明白,只是没有想到话题转的这么快,他冷笑道,“苏老板,我知道你的能耐,但是想威胁我,我还真不怕。你以为你裤裆比我干净?”

    李和突然好像想起来了什么,站起来走到院子,在开阔地带左右看了看,忍不住笑了。

    旁边人看的莫名其妙。

    李秋平疑惑的问,“你笑什么?”

    李和笑着道,“我想我们以后可以做邻居了?!?br />
    “做邻居?”李秋平还是不解。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附近左右这几套房子都是我的?!弊魑泄谝话夤?,李和名下的房产,他自己都记不清了。

    李秋平冷笑,“李老板,你这是开玩笑了吧?!?br />
    他自己清楚,当初他买自己这套房子的时候,本来想左右连成一片扩建更大的,只是因为附近的人家不愿意卖,他才屈就八百平住进来的。

    现在李和告诉他这附近房子是他的?

    还好像?

    这不是开玩笑吗?

    大奎不用吩咐,到院子里直接拨通了平松的电话,然后回来冲李和点了点头。

    李和心里更加有数了,“咱们以后做个邻居吧,我准备在旁边起几座高楼,登高望远,好景致?!?br />
    苏明笑着道,”哥,这是个好主意,咱们不盖高,就盖个20层。以后我也搬过来,刚好跟李老板作伴?!?br />
    李秋平看了看两个人的神色,不觉得两个人是在开玩笑,但是绝对不甘心这样相信他们。

    “二位,要不这样,反正东西现在不在我这里,等我看清楚了是什么东西,再给二位送过去?”他这招是以退为进了,如果李和等人真的有能耐,他愿意认栽,付出一个玉扳指总比家门口被人挡住光要好。

    一个玉扳指才值当几个钱?

    送出去拍卖也才十几万而已!

    如果是这两个人是虚张声势,他大可以不理。

    “这潘家园和琉璃厂我好多年也没去了,有时间李老板可以陪我去看看?!彼彰饔旨恿艘话鸦?。

    李秋平脸色不善了,这是明显跟他抢生意,挡他财路!

    李和没再说话,冲大奎等人挥挥手,离开了李秋平家。

    回到家身上的汗水已经把衬衫捉到了背上,裤子都被吸在腿上,李和忙不迭的洗了澡,换了身衣服。

    中饭还没吃完,苏明又来了,手上是一个碧绿的玉扳指。

    李和笑着接了,“他没说什么?”

    苏明摇摇头,“什么都没说,他使人送到我公司的?!?br />
    李和嘱咐道,“以后防着点,不是啥好人?!?br />
    “那个坑叔叔的人怎么处理?”

    李和摆摆手,“打一顿放了吧?!?br />
    话说他亲爹也不是傻好鸟,能怨得着别人叮吗?

    苏明走后,李兆坤的眼神对着儿子手里的扳指躲躲闪闪。他戴了这么长时间的扳指,他当然识得,只是没有想到怎么会又回到儿子手里的!

    李和叹口气道,“这个认识吧?”

    李兆坤心虚的道,“做啥?”

    “人家给了多少钱?”李和对这个还是有点疑问。

    “胡扯八扯?!崩钫桌の嗣孀?,死都不认的,“小孩子乱玩给弄丢的都是说不定?!?br />
    “行了,继续戴着吧,藏好了?!崩詈拖肓讼牖故前寻庵父死钫桌?,并问,“你知道这值多钱吗?”

    “多少?”李兆坤接了,重新戴在了拇指上,然后装作不经意的道,“一个破玉石而已?!?br />
    李和无奈的道,“爹,你记住了,这么个玉扳指,没有100万想都不用想!”

    “100万!”李兆坤腾地从椅子上跳了下来,“真有这么多?”

    待见了儿子郑重的点头,他才懊恼了起来!

    他赶紧的把扳指捂的更紧了。

    心里一阵后怕,辛亏拿了回来!

    要知道那个收旧货的只给了他一万块钱不到,他还自以为捡了大便宜呢!

    现在他只想把那个收旧货的掐死!

    ps:谢谢大家支持理解。跪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