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人生,是所有成功故事里最迷人、哀伤和富有戏剧性的一个,这个与巨富、慈善家、好莱坞女星联系在一起的名字,他的传奇经历就仿佛现实版的“天方夜谭”。

    比如有个好莱坞影星妻子、继承数十亿遗产、百年慈善第一人、中国第一辆劳斯莱斯的拥有者……

    按照原来的轨迹,后面两项倒是没有多大的问题,只是因为李和的出现,可能要打折扣,因为谁捐的钱都没李和多。

    至于劳斯莱斯,李和手下的平松等人,基本人手一辆。

    寿山有可能是中国第一辆劳斯莱斯的拥有者。

    这些事实性的细节,李和倒是没有多大的关注,唯一让李和怀疑的是什么影星妻子,继承数十亿遗产。

    据他的自传里,那时出国是他唯一的目标,每天穿着借来的西装,坐在饭店大堂,希望偶遇外国人把他带走。

    然后一个比他大38岁的好莱坞老太太对她一见钟情。

    后来,他随“女影星”赴美共同生活,身份是“儿子情人”。

    在自传里,戏剧性的逆转是继承了女星的大部分财产,包括橡树山庄在内的三栋别墅庄园、西雅图的一个房地产公司;梵·高、毕加索的四幅价值连城的稀世珍品油画,还有她所有的珠宝首饰,股票及现金。

    这些东西,从来没有人出来佐证过,都是李秋平一个人说的。

    从来没有过任何事实上的证据表明李秋平的财产来源于遗产继承。

    他怀疑李秋平和陈立华是一类人,为了掩盖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而编纂了一系列的故事。

    大奎道,“哥,要不我再打听打听?”

    李秋平的架势和富贵把这些年没少见识的大奎都吓唬住了,使他没敢轻举妄动。他不是傻子,卧虎藏龙之地,要嚣张也得看人。

    李和道,“想办法拍个照,洗出来给苏明看看,再到琉璃厂打听下这个人,我倒不信翻不出他老底?!?br />
    他不是怕,只是好奇心占了上风,想扒拉下这个爱心“天使”的底子。

    大奎匆匆走了没多长时间又回来了,身后跟着的是苏明。

    苏明早些年骑着三轮车到处帮李和找古董文物,生意有起色后,手底下开始有潘松、付彪帮衬,后来又有平松、罗培。

    他们初入古玩这一行,不管是琉璃厂还是潘家园有意无意总要接触一些人,在这一行当的经历不可谓不丰富。

    苏明进门就问,“听说咱叔的东西让人给坑了,这个我算老本行,我怕大奎不懂,所以我想我来处理?!?br />
    他没等大奎去找他就主动过来了。

    李和笑着道,“你又不认识这个李秋平,能有什么办法?”

    苏明突然笑了,笑的很大声,“哥,这个人我真的认得!”

    “认得?”李和不明所以。

    苏明笑着道,“早些年收古玩咱们做的是独门生意,后来第一个跟我们竞争的并不是陈立华!”

    “难道是李秋平?”李和自然而然的要往这方面猜想。

    苏明点点头,“是他,他跟咱们不一样,咱们是只收不卖!他是边收边卖!他没有能耐像陈立华一样在香港有销售渠道,只能到处想办法找卖家,一旦有好货就在京城饭店堵着那些对文物感兴趣的老外,想尽办法卖给他们。发了点小财以后,去了英国,之后不知道又怎么去了美国。去年回来的我也晓得,住在建国门外,装修的很漂亮,我还好奇这老小子怎么好好的资本主义天堂不待,要回国呢,原来还是在打文物的主意。美国藏富静公司,还有那个什么十全保健公司,都是打的幌子?!?br />
    “算是个有能耐的?!崩詈偷故强湓蘖艘痪?。

    苏明道,“这算什么能耐,哥,这四九城要说真能耐的我倒是真服气一个人!除了你以外,我还真没服气过谁!靠卖个冰棍、录像票都能发财!”

    “谁?”李和跟着好奇。

    大奎也伸着脖子,侧耳倾听。

    “李晓华,亚运会场馆建设的捐过一百万?!?br />
    “原来是他?!闭飧鋈死詈驼媸煜?,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存在,这个人当得中国首富。日苯的章光101就是这人引进来的,大赚特赚。

    “我前天还在亚运会场馆见过他,那个什么法拉利公司在那搞了一个汽车展,那个红色的车子很漂亮,敞篷的?!?br />
    李和笑问,“你让给他了?”

    苏明点点头,“这人还是能结交的,正跟他商量合伙开电影院,他是做录像厅出身的,这个比我还懂?!?br />
    “这个随便你,我不管。现在联系下那个叫什么李秋平的,我跟他碰个面?!逼渌詈筒幌攵喙?,总要把那个扳指拿回来。

    “要不我一个人去?他牛气归牛气,可在咱地盘是龙他得盘着,是虎也得给我卧着?!彼彰骶醯美詈驼馍砑廴チ说艏?,他见李和不吭声,知道李和主意坚定,只能道,“那咱们现在就去砸他的门?!?br />
    大奎立马又带了几个人,一行人驱车去了建国门附近。

    李秋平的宅子光从外面看就够豪气的,方方正正的四合院被改造成了顶级的大宅门。

    朱漆门扇上排列着纵九横七都是门钉,门前矗立的石狮足有两人多高,比恭王府老宅前的石狮还要高大。

    占地广阔,重门叠户,院落深邃。

    搁以后,不要说这么大的宅子,光是能住在内城,就是有钱人的象征。

    李和突然发现,跟这货比起来,自己一定是个假土豪。

    大奎得了苏明的授意,直接上去按了门铃。

    李和朝门头上的摄影头望了望,还顺便理了下衬衫。

    一个阿姨样子的人带着李和等人进了大厅。

    四个保姆进来,每人面前放了一杯茶。这个排场摆的李和都服气。

    他觉得茶不错,倒是耐心的等了十几分钟。

    苏明不耐烦了,对守在门口的一个男子道,“你们老板呢?这可不是待客之道?!?br />
    那个男子还没说话,一个中年人就进了屋子,笑着对苏明道,“苏老板,多年不见?!?br />
    跟苏明握完手,还朝着正低头喝茶的李和看了一眼。

    李和却是瞧着李秋平看了一眼,这个人也是行走的衣架子,身材挺拔,浓眉大眼恰到好处,要知道浓眉大眼一不注意可能就是虎头虎脑,果然是有点小白脸的资质。

    苏明毫不客气地拍着他肩膀,笑问,“怎么着,发财了老朋友都不肯见了?”

    李秋平笑着道,“那不能的,刚才朋友过来,耽误住了,让你久等,真的不好意思。这边朋友多,他们有个困难,总要来找我,只能尽力帮衬?!?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