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大奎还没有找到那个收旧货的,却跟着在巷子里鬼头鬼脑的猪大肠怼上了,两个人骂骂咧咧,互不相认。

    “猪大肠,捞过界了吧?没事别在这边碍眼,贼眉鼠眼,老子看着晦气?!?br />
    他正心情不顺,虽然李和话里没有责骂的意思,可看到李和脸上的表情并不好看,他就知道李和心里并不爽他的表现。

    这一片现在他是老大,是话事人,出了事情,自然是他的责任。小威发财了,不但自己带着全家人从这里搬出来了,还把这一片的地盘交给了他,意思很明显就是给他立功机会的意思,要是他再抓不住机会,活该一辈子混在地层,做个倒霉蛋子。

    “我说陈奎,别给你点颜色,你就敢开染坊!别给你个鸡窝你就下蛋!老子混的时候,你还穿开裆裤呢,敢跟老子诈唬,你算什么东西!”朱大肠身边跟着三个人,依然心里底气不足,虽然怵陈奎,可是自誉为资格老,全然不愿意示弱!

    想当年他可是连苏明都不瞧在眼里的,现在虽然算不上平起平坐,但苏明也会给他三分脸面。

    陈奎要是论资排辈,完全就排不上号了。他是跟着小威混的,小威是拜卢波的,卢波和潘松是表兄弟,自然以潘松马首是瞻,而潘松早先更是跟着苏明混的。

    所以哪怕猪大肠混的再不好,也不愿意在陈奎面前落了气势,顶多互相骂几句,他坚信陈奎不敢废了规矩朝他动手。

    “大奎,我们找李大哥的,真的有事情的?!庇嘌蟛坏貌怀隼醋龊褪吕?,他现在跟着猪大肠混了,自然要在猪大肠面前突出一点作用。

    他跟大奎不但是这一片的邻居,同时原本还是一个单位的同事,两个人的关还是可以的。大奎在单位并不愿意受气,揍了一顿经常找茬的领导,一条路走到黑跟着小威混了。

    这种快意恩仇的性格使得余洋非常的钦佩,但是他又学不来。

    “找李哥,什么事?”大奎对着余洋的态度又不一样。

    余洋不好意思的道,“嗯,有事,大奎,要不你帮我喊下李哥,我们就在这边等着?!?br />
    “行吧?!贝罂宰排员叩男〉苁沽烁鲅凵?,小弟腾腾的去喊人去。

    李和本以为是有什么好消息,结果是猪大肠和余洋,因此也没过去,直接让两个人过来,依然还是坐在门槛上接待了这两个人。

    王玉兰见家里来了客人要倒茶招待,何老太太打岔道,“不给他添麻烦就成了?!?br />
    主动过去把几个孩子领回了屋里。

    王玉兰有点不得劲,“来客了,怎么不让他们进屋?”

    何老太太道,“你儿子自己说的,没时间招待他们?!?br />
    她是大致了解女婿的威风的。

    王玉兰仔细瞅瞅猪大肠那肥嘟嘟的身子,也没了好感,想想大概觉得门口两个人跟王老鼠这种人是一路货色,儿子这才不待见。

    “李老板,你今个得空呢?”猪大肠那笑容是如此真诚,从嘴角一直传递到眼角眉梢,没有一寸肌肉的牵动不是发自肺腑,没有一分眼神的流转不是源于内心。他用人世间最矜持的嗓音道,“你上次提议的汽车城的事情,我思考良多啊,我觉得我可以试一试!真的,希望你给我这个机会!”

    声调拖得很长,嗓门压的很低。

    “你大爷的!好好说话!”李和浑身鸡皮疙瘩出来了,“要不然赶紧滚蛋?!?br />
    余洋和大奎都浑身不自在,想不到一个大男人说话居然可以这么恶心!

    以前都没有发现猪大肠有这样的本事!

    猪大肠被李和这样一恐吓,急忙道,“别,李老板,我的意思是说啊,这汽车城可以做,不就是个汽车和汽车配件的批发市场吗,这个大有可为,而且肯定能赚钱,只是这钱方面,投资很大?!?br />
    李和没时间多扯,不耐烦的问,“我就问你能干不能干吧?!?br />
    “李老板,你说的什么4s店我不懂,可是道理就是卖车啊,卖车我在行,我肯定能干啊?!敝齑蟪泵Ρ硖?,“不管是是整车市场还是汽车配件和汽车用品市场都是能赚大钱的。这京城做汽车生意的我大部分都认识,等汽车城建成后,我就让他们在里面开店,专门卖国内外的最好的汽车?!?br />
    李和摇摇头,“那还不够,我做事情一贯的风格是要么不做,要做就做最好!这座汽车城可能是国内第一家,占得先机,这是多大的优势,不必我说了吧?要实现专业化、规?;?,我对你的目标是逐步将汽车城培育成为华北地区机动车行业的交易中心和信息中心?!?br />
    “信息中心?”李和的好多词,朱大肠都不明白。

    “就是以后市场价格都是从你这里出来的,什么汽车卖什么价,什么汽车受欢迎,你这里是参照标准?!崩詈椭皇青襦鸬乃盗艘槐?,然后问,“你自己能拿多少钱?”

    至于余洋,他就忽略了,肯定是没钱的。

    随着在未来的几年中,国民经济将长足发展,公路的建设,汽车使用环境的逐渐优化,汽车消费政策的日益改善,人均收入水平的不断增长,城镇居民家庭汽车普及率将大幅度提高,中国的汽车市场肯定大有作为。

    李和是非常想掺合一脚,同时卖自己生产的汽车。

    朱大肠犹豫了一下,才咬着牙道,“李老板,我可以拿出300万!”

    “就这么点?”李和一脸嫌弃。

    “李老板!”朱大肠要哭了!

    这么点?

    什么叫这么点?

    300万!

    这是300万??!

    你财大气粗,也不能这么埋汰??!

    难道300万在你眼里就是一点点吗?

    满城数数,能拿出300万的可是没有多少人??!

    这份家业是他拼死十年,辛辛苦苦积攒的!

    虽然比不了苏明等人,可是也绝对能让他引以为傲的!

    他还寄希望于李和能高看他一眼,哪曾能想到会这么不屑!

    余洋跟在后面同样尴尬,因为他能拿出的本钱只有几千块,他站着不是,坐着也不是,沉默不是,说话也不是。

    李和摆摆手,“我投五千万,你能凑多少算多少吧,我还是给你份子?!?br />
    “五千万!”猪大肠眼睛都红了,“李老板,你不能蒙我吧!”

    “朱大肠,你他娘的不长脑子啊,我们李哥能蒙你,你也配?”大奎只能**裸的嫉妒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不是这个意思?!敝泶蟪琶馐?,“我的意思是,会不会太多了?”

    李和对他道,“去找平松吧,项目计划,投资方案,股权分配,你们自己商量?!?br />
    他绝对把汽车城项目放入地大地产,烂泥先和烂泥在一起掺合吧。

    “谢谢,谢谢李老板?!敝泶蟪Σ煌5亩宰爬詈偷谋秤熬瞎?!

    他这是一步登天了!

    连一旁的余洋都是目瞪口呆!

    五千万!

    真的不是说说吗?

    回去的路上,猪大肠忍不住激动的跳了起来!

    “来,来,余洋,你掐掐我,我没做梦吧?”

    他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余洋疑惑地道,“那李大哥真的能出这些钱?”

    猪大肠不屑的道,“瞅你那点见识!就是五亿!十亿都没问题!差别在于人家愿不愿意拿!”

    “真的?”

    “那当然是真的,不然你以为我能这么巴结?哈哈..”猪大肠搂着余洋的肩膀,“好小子,你可是我的福星!你放心,好好跟着我干!以后绝对不能亏待着你!”

    他觉得李和是看重这个余洋的,他甚至在想,李和是不是看在余洋的面子上才投资的。

    下晚的时候,何芳把几个孩子的赴港证件都办好了,她问李和,“你什么时候走?先给你收拾东西?!?br />
    “就这两天吧?!崩詈透拥募咏舸叽俅罂夷歉鍪站苫醯?。

    第二天一早,他正准备开门去晨练,发现了蹲在门槛上抽烟的大奎。

    大奎一见到李和就兴奋的道,“找到了,哥?!?br />
    李和问,“人呢?”

    “我们关了起来?!贝罂低?,却又吞吞吐吐的道,“那个扳指还没找到,他已经转卖了?!?br />
    “转卖了?”李和惊诧脱手的速度会这么快,“知道卖给谁了吗?”

    “是一个美籍华人,非常的有钱。80年跟着一个老太太厮混,去了美国,现在老太太死了,得了一大笔的遗产回来了?!贝罂弊沤Σ构?,不待李和问,就把知道的都说了出来,“住处已经打听出来了,只是好像架子挺大,伺候他的就有十几个人?!?br />
    要不是怕给李和招麻烦,按照以往的习惯,早就冲进去给绑了。

    “这个人叫什么名字?”这个事迹,李和听得耳熟,而且不是一般的耳熟。

    “李秋平!”

    “你肯定?”李和再次问道。

    “哥,我亲自去查的!”

    “原来是他?!闭飧鋈说拿?,李和是如雷贯耳,中国第一个获得官方授予慈善家称号的人。这货的人生简直是个传奇,当然按照他的自述,起码是个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