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轩龙非常想丢掉了他积攒几十年的涵养,对着李和大骂,可是他最终还是忍了下来,这里有众多的宾客,有他父亲的朋友、领导,甚至还有他自己的朋友、同事。

    “溥叔,这什么人嘛,完全乱搞嘛?!?br />
    溥和尚笑着道,“走吧,时间不早了,让大家等着不是太好?!?br />
    朱轩龙装糊涂道,“去哪里?”

    寿山道,“当然是去万安公墓?!?br />
    他没有跟着李和走,就是为了看结果的。

    “寿师傅,你老点拨一下,刚才那个年轻人是谁?”朱轩龙第一次对寿山有这样的好脸,一直以来,寿山都很难入他眼,以前是个厨子,现在顶多也就一个厨子头子,还不配让他喊叔叔。

    寿山冷笑道,“亏你还是混财政系统的,咱四九城最大的纳税户是谁?财政部发行的债券最大的债权人是谁?财政部下属企业最大的投资人是谁?去年中国代表团访问俄罗斯,能当团长交口称赞的是谁?”

    他一口气秃噜出来了一连串,不时的看着朱轩龙脸上的表情。

    朱轩龙心里一抖,身上的冷汗出来了,颤声问,“他也姓李?”

    “果然孺子可教!”寿山满意的点点头,按照以往他是不敢这么和朱轩龙这么说话,但是现在有李和撑腰,不打落水狗,不是他的风格,有仇从来不隔夜。

    朱轩龙真的出汗了。

    他终于想起来这个人是谁了!

    要不然谁能配得上几个大佬“年轻有为”的称赞!

    朱轩龙朝着溥和尚直愣愣的看过去,“溥叔,你说句话?!?br />
    溥和尚笑着道,“按照你自己的想法办就成?!?br />
    朱轩龙道,“可这入公墓都是我一早跟我父亲单位商量好的来着,都是有程序的,我不能说改就改啊,这不是涮着所有人玩吗?”

    “阿弥陀佛?!变吆蜕性揪筒皇歉鲂娜淼娜?。

    “这,哎?!敝煨话旆?,转身急匆匆的走了。

    朱玮琦赶忙跟在父亲身后了。

    不过没几分钟就返回到溥和尚身边了,兴冲冲的说,“我爸答应把骨灰送回老家了?!?br />
    溥和尚把一张纸递给朱玮琦,“这是你爷爷留下来的?!?br />
    朱玮琦展开仔细的看了一遍,才点点头,“我知道的,会按照爷爷的意思办,如果我父亲真的把骨灰送回去,别说拆迁的三套房留两套,我全给他们都没问题,有手有脚,自己能挣?!?br />
    “好孩子?!变吆蜕心训玫脑奚腿?,“遗嘱你放自己身上吧,也不要告诉你父亲内容,房子给他们了好歹也落个人情。你爷爷已经不在了,就不需要他们感念了?!?br />
    朱老头在遗嘱上交代的很明白,如果儿子把他的骨灰送回老家了,给他们留两套。如果不送,只能全部留给朱玮琦。现在溥和尚让朱玮琦隐瞒遗嘱内容,到时候主动放弃另外两套房子的遗产,可以落个大度的名声。

    朱玮琦沉默的点点头,然后把那张纸小心翼翼的折叠放进了衣口袋里。

    溥和尚冲他笑笑,然后就走了。

    寿山屁颠屁颠的跟在他后面,“走这,走这,我有车?!?br />
    “成?!笔偕降乃净殉悼?,溥和尚没客气,待寿山拉开车门就上去了。

    在车上,寿山终于憋不住问了,“你这假和尚都能做政协委员,你觉得我行不?”

    他有钱是有钱了,可是这社会地位始终上不去,虽然他经常想着死这件事情,螣蛇乘雾,终为土灰,可是老骥伏枥,还有奔驰千里的志向。

    他觉得溥和尚之所以能有如今的地位,就是因为头上挂着官,甭管大官小官,总比白身强。

    溥和尚笑笑,闭目养神。

    只有寿山一个人在那自言自语。

    小平同志年初视察南方重要讲话发表以来,京城不失时机地抓住这个良好的机遇,开拓前进,立志要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发展房地产业的新路子,以房地产开发为“龙头”招商引。

    要跟以往的“低租金、无偿分配”的房产制度说拜拜,慢慢实行“小步提租,不发补贴”、“超标提租”的房租改革制度,为了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住房需求,实行“修得起”老房、“买得起”新房的房产政策。

    因此到处是工地,到处在施工,那个热情比头顶上的太阳还要猛,挡都挡不住。

    不过这种火热还是没法跟大栅栏、中关村地区房地产租赁市场相比,在当前的观念或者说经济承受能力上,商品房市场的发展还是有限。

    做二房东,转租房是犯法的,被归为黑中介,但是依然阻挡不了房地产租赁市场的火热。

    李和特意让丁世平开车在中关村转了一圈。

    “温州模式”和“苏南模式”还没流行开,“中关村模式”就已经开始在全国唱开。

    一批科技人员冲出旧体制、原单位,创办了自己的高科技企业,此时光这一地就至少有1500多家企业。

    当李和无意中看到“泛?!闭饬礁鲎止以诖笈谱拥氖焙?,他是极度的不爽。

    “平松呢?”

    丁世平道,“这一片是归卢波的,他之前准备搞电子市场,盖了不少房子,但是他现在一心搞商场,所以自己用的少,大部分都是租出去的?!?br />
    他现在相当于李和的半个秘书了,所以有些事情都是帮着留心了,保证李和问什么,他都能回答的上来。

    李和问,“现在租金什么价?”

    丁世平对这个心里有数,“按照政策,新技术产业开发实验区每平方不得超过12,琉璃厂不得超过6块,到房管所报备的租金,这个很低,实际上大家心照不宣,按照正常的黑市租金,怎么样都会翻个五倍、六倍,最高的已经超过三百块了?!?br />
    李和问,“泛海在这一片也租房?”

    丁世平点点头,“他们在这一片仅拥有的铺面数仅次于卢波?!?br />
    李和道,“为了支持中关村的创业者,我们全面降租金,按照政府的政策租金来?!?br />
    丁世平心里一咯噔,急忙道,“李老板,这样会得罪人的,做租赁市场的可不止我们一家?!?br />
    他就是再不懂生意,再不懂人情,也知道不能这么干!

    要知道靠租赁行当吃饭的,没一万也有八千了!

    李和反问,“我怕得罪谁?”

    见丁世平神色紧张,又笑着道,“我们诚然会得罪一批人,但也会帮助到一批人,目前市场上虚高的租金,完全不利于科技创业者,我们为他们提供便利的创业服务,也许还能得到他们的拥戴呢?!?br />
    “那我就给卢波电话了?”丁世平知道李和是针对泛海。

    “打吧?!崩詈椭勒庋故呛苣颜昧朔汉?,而且房产租赁市场供应远远小于需求。但是这样子恶心一性子熊海洲他是乐意的。

    回到家的时候,太阳已经落下去了。

    李兆坤看到李和的时候有点不自然,一直都是背着手的,吃饭都是端着饭碗到门口吃的,几个小孩子也是有样学样,排成队蹲在门槛上。

    “菜做的多,你多吃点,吃不完天热就嗖了?!崩詈投郧椎私饬?,怎么今天会不喝酒呢?

    “外面凉快?!崩钫桌せ故潜匙爬詈?。

    “爹,你手上的扳指呢?”李和终于发现了不对,给李兆坤的扳指已经不在他手上了,不管走到哪里,哪个碧绿色的扳指、金灿灿的手表,李兆坤总要有意无意的炫耀一下。

    李兆坤遮遮掩掩的道,“放屋里呢,天热我戴那玩意干嘛?!?br />
    “哦?!崩詈兔辉俣辔?,但是心里大致猜到了什么。

    王玉兰自从进城以后,怕城里人不待见,为了不给儿子丢面子,她总是少说多做,甚至跟着儿媳妇和何老太太去买菜,都是尽量忍着砍价的冲动。

    时间长了,她自以为长了一点说话的技巧,比如问价,不能说”好钱??!“,而应该说”多少钱“。

    但是这一口口音,连菜农都嫌弃她说话费事。

    百事不得其解之后,她把疑惑甩给了李兆坤。

    李兆坤道,“你明天把自己穿骚包一点,再去试试。人靠衣裳马靠鞍,你这身穿着,人家一看就是穷娘们,能给你好脸?!?br />
    王玉兰不自觉的每天在巷口里观察这城里人的穿着,没有对比真的没有伤害,她认为冯老太都比她会穿。

    媳妇给她买的紫色的衬衫被她扭扭捏捏的穿在了身上,也不觉得老来俏了,甚至把儿子给的戒指特意擦了擦,戴在了手上。

    ps:求票!求订阅!敢不敢支持个一毛钱的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