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示意朱玮琦把他爷爷骨灰的事情向溥和尚和寿山说一遍。

    朱玮琦见李和及其眼前两个老头子都肯支持他,自然一五一十的都说了。

    溥和尚听完,没有什么表示,淡淡的叹了口气。

    只有寿山破口大骂,“养这种儿子有什么用!不孝之子!悲哀??!悲哀!”

    李和道,“我不认识他儿子,只能靠你们二位了,你们给说说,这怎么办?”

    一听到要找朱老头儿子的麻烦,寿山刚才的气势立马就弱了,只能眼巴巴的望着溥和尚。

    看到寿山这个熊样,李和大概心里有了数,寿山是有名的欺软怕硬,是完全符合社会达尔文主义规则的象征。

    李和问朱玮琦,“你爸爸哪个单位的?”

    朱玮琦道,“市财政局上班,好像是税政处?!?br />
    溥和尚笑着对朱玮琦道,“你喊下你父亲过来,我们好好说说?!?br />
    朱玮琦咬咬牙终于还是去了。

    朱玮琦父亲的个子很高,脸型方正,架着眼睛,斯斯文文,他对溥和尚很客气,“溥叔,谢谢你能来,一直这么忙,没顾得上你,十分的抱歉?!?br />
    溥和尚面无表情地问,“轩龙,你这是准备把你父亲安葬在万安公墓?”

    朱轩龙先是瞪了一眼朱玮琦,怪他多事,然后才笑着解释道,“溥叔,你也知道,我们在老家没亲戚了,连个祭扫的都没有,送回老家我实在是不放心。放在这里方便我们以后去看看,清明春节我们都能来,?!?br />
    “可你父亲的遗言你终归要照顾到的?!变吆蜕兄乐煨档氖鞘率?,也很在理,他不好辩驳,何况还是人家的家事。

    朱轩龙道,“溥叔,我父亲过世的时候我不在身边。玮琦这孩子整天没一句实话,他还说我父亲要把拆迁房都给他,这种胡话都能说,我还怎么信他?”

    朱玮琦争辩道,“爷爷就是这么说的!”

    骨灰送回老家是真的!

    拆迁房全部归他也是真的!

    朱轩龙变了脸色,呵斥道,“胡说什么,你还有弟弟妹妹,哪能这么不懂事!”

    溥和尚笑着道,“你父亲的遗嘱是留在我这里的,我倒是可以作证,玮琦不曾说谎?!?br />
    “溥叔,我也是做儿子的,我父亲也不止一个孙子?!敝煨Φ暮苻限?,他知道溥和尚是从来不说假话的,也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而且他也了解他老子,做什么事都会后路,不可能走得不声不响,一定会有东西留下的。

    朱玮琦道,“爸,我前天就说过的,只要你答应把爷爷骨灰送回去,房子我可以一套不要,都给弟弟妹妹?!?br />
    朱轩龙冷哼道,“这样显得你多孝顺?”

    他恼恨儿子在外人场合上再三的落他面子。

    “爸,我不是这个意思?!敝扃忡泵Ψ直?。

    “朱处长,我倒是可以做个证?!崩詈涂戳丝词奔?,没时间在这里耗下去。他虽然有点瞧不上朱玮琦,可是看在朱老头的份上,他怎么都要帮衬的,何况朱老头的儿子这状态,他确实有点看不下去,他伸出手要握手,“我姓李?!?br />
    朱轩龙只是瞧了一眼李和,没有正眼看,转过头对溥和尚道,“溥叔,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你理解一下,这事你还是不要管了?!?br />
    溥和尚摇摇头,“按说你家事我是不便管,可是你晓得我和你父亲相识几十载,知心相交,他临终的这点嘱托,我不能不办?!?br />
    李和伸出的手,一直尴尬的在半空中,好长时间没人这么扫他面子了。

    他阴沉着脸问寿山,“市财政局是财政部下属单位吧?”

    寿山瞬间了然,笑着点头,“那是当然?!?br />
    他这些年虽然也有点关系,但是还是没法跟财政局的人顶杠。而李和却是有这个资本,他亲眼瞧着财政部的人对着李和嘘寒问暖,关系自不必说。

    朱轩龙冷眼看着李和,等着李和的下文。

    李和继续道,“朱处长,如果你真的太忙,回乡安葬你父亲都没时间,我可以帮你去你单位请个假?!?br />
    “请假?我倒是想请假呢?!敝煨蝗聿挥?,他倒要瞧瞧李和有什么幺蛾子。

    李和把怀里的电话本丢给丁世平,“用我的手提给王部长去个电话?!?br />
    丁世平熟练的翻出电话号码,拿出大哥大,边拨边故意问,“尾号是2个3吧,哦,那就没错?!?br />
    朱轩龙呵呵笑了,“少故弄玄虚,要不我报给你?”

    部里的固定电话他更加的倒背如流。

    丁世平疑惑的问,“我没说是固定电话啊,是王部长的私人手提电话?!?br />
    朱轩龙懒得搭理了,径直对溥和尚道,“溥叔,这事你看看,我真的有我的难处。要不你看这样行不行,今天已经是这样了,我先把我父亲安葬,改天我单独找你,咱们再谈?”

    溥和尚摇摇头,“这不成?!?br />
    “那我就没办法了?!敝煨ба?,准备我行我素,不再搭理溥和尚。凭着他如今的地位,一张遗嘱真的很难要挟他。

    正准备要走,却听见了李和打电话的声音。

    “王部长,对的,是我?!崩詈投宰诺缁坝炙涤中?。

    “对,对,新计算机公司找过我了,我没有问题,这个吴主任说了算,我听吴主任的?!?br />
    “我想帮人请个假,对,长假?!?br />
    朱轩龙皱了皱眉头,他在想李和是什么人,这么一个年轻人真的能联系的上部长?

    他是不信的,冷眼看李和出丑!

    “对,朱轩龙,长假!一个月吧?!崩詈退党隽饲肭?,“朱老先生生前非常照顾我,我有义务帮助他的亲人。朱轩龙同志,爱岗敬业,可忠孝不能两全,我实在不忍心看他这样子,才帮助他大着胆子向你提出这个过分的要求?!?br />
    “胡说什么!”朱轩龙尽管不太相信电话对面的是部长,可是还是忍不住低声对李和发急,而且朝电话贴近了听了听。

    电话里的声音很肯定的对李和回道,“小事一桩,我会让秘书给司局长去个电话,放心好了。哦,想起来了,下午司局长要过来开会,我跟他提一下就行?!?br />
    朱轩龙浑身颤抖,指着已经挂断电话的李和道,“你!你!....你王八蛋!”

    电话里的那个人是不是部长,他不太确定,总之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可是下午的会议确是没有几个人知道的!

    哪怕是做戏!

    哪有做的这么逼真的!

    隐隐觉得这好像是真的!

    越想越觉得是真的。

    李和笑着道,“朱处长,这个假我已经帮你请了,希望你快去快回,如果慢了的话,我想可能真的变成停薪留职。有时间去湘南我会亲自再祭奠下朱老先生?!?br />
    说完不再顾朱轩龙的脸色,转身走人了。

    朱轩龙要是个聪明人,就不会逆他的意思。

    难不成现在还去单位反悔说,我没请假?那不是涮领导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