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国内也就一个30多台路由器支持的局域网,至于国际互联还只是一概念。

    “越过长城,我们可以到达世界的每一个角落?!?br />
    中国的第一封电子邮件诞生的豪言壮语,说出来容易,可是做出来不容易。因为没有接入国际互联网,发邮件租用信道的费用非常高,每1K流量的费用超过6元钱,每收发一封电子邮件都要花几百元甚至上千元,而且美国人可以随时中断对中国的邮件转发服务和与国际计算机网络的连接。

    本来他想花钱搞公关,把互联网提前接入中国,但是怕弄巧成拙,最后反而熄了心思,还是按照原来的道路最好不过。

    不过他已经做了许多关于网络的工作,只要跟计算机沾边的公司,他都投钱了,能收购就收购,能入股就入股。

    至于以后是赚钱还是亏钱,他自己都不知道,因为计算机这一块,除了微软、IBM、甲骨文这样的大公司能让他记住,其他的公司他压更就记不住几家,只能普遍撒网,重点逮鱼。

    像Mosaic浏览器这样原本的扑街公司他是全资收购的,唯一做的改变是让此时是该公司研究员马克·安德森做了总裁,至于会不会再有网景公司出现,他就不得而知了。

    Sun Microsystems、AT&T、IBM、微软他都有不超过5%的流通股,都是挂在远大投资的名下,暨现在的远大投资集团。

    至于收购大公司,他想都没有想过,因为这些公司和通用一样,都是属于美国的战略性企业,能收购成功才叫有鬼呢。天上的飞机、海里的航母、潜艇、银行的系统可能都是出于这种大公司,你一个外国人来收购,是什么心思?

    美国政府肯定要找你聊一聊人生,谈一谈理想。

    所以可以去啃苹果,但是坚决不能动微软!

    从这方面来说,盖茨同志比乔帮主要伟大多了,不是一个数量级的,世界上可以没有苹果,但是绝逼不能没有微软。

    微软是真正意义的改变了世界,把自己的一切深植于现代工业体系之间。

    “吴主任让我来问一下你的意见?!绷胫沼谒档搅苏?。

    “国资管理局的?”财政部姓吴的主任,李和只记得这么一位。

    “是的?!绷氲懔说阃?,“这是计算机研究所和财政部的意思?!?br />
    李和问,“王部长怎么说?”

    “是吴主任跟我聊得?!绷牒芟氤謇詈头霭籽?!

    你以为我是你??!

    王部长是我相见就见的吗!

    “财政部给多少钱?”李和倒是不觉得反感,一个不断做大的公司在上市前往往需要4-5轮的融资,谁投钱不是投呢?何况还是树大根深的财政部。

    他更加没有反对的道理了。

    “五千万?!?br />
    李和问,“那按照目前新计算机公司的状况,我还能剩下多少?我这里可是有原始资金入股和技术入股?!?br />
    技术股主要是送过去的那一批前苏联专家。

    柳联想道,“你放心,李老师,这个坚决不能让你吃亏的,我们会有一个完整的资产评估,然后确定股权溢价。吴主任也表达过这个意思,所以让我来先跟你沟通一下?!?br />
    “我没意见,你联系一下潘友林先生吧?!?br />
    李和倒是心里有数了,肯定不会亏的,而且新计算机公司业绩发展好,估值在前一轮价格的基础上往上翻番都是正常的。

    虽然会有股权稀释,但是稀释不一定是坏事。筹集资金,找大靠山,把公司进一步做大做强,能做到这一步的话,稀释股份就很值得。

    公司持续的市值增加带来的收益会远高于出让的那一小部分股份的价值。

    换句话说,让出一小块蛋糕,然后换取整个蛋糕的一步步做大。

    仰勇打电话过来问李和,宝马汽车的配套项目招标会要不要参加。

    李和算了下时间,眼前的第一要务是送父母和几个孩子去香港,只能看看回程能不能赶得上了。

    朱老头的追悼会被安排在了八宝山,花圈从里排到外,以至于李和买过来的花圈都快没地方放了。

    来告别的人也排成了数百米长队,李和与丁世平只能站在队尾。

    东礼堂告别厅上悬着朱老头的巨幅照片,眯缝着眼,笑的并不庄重,有点贼兮兮的感觉。

    大概是朱老头单位的领导,在台上给朱老头冠上了一系列的头衔:著名国学大师、书画家、文物鉴定家、诗人、古典文献学家……然后深情并茂的诵读了重要领导悼念朱玉文先生的挽联、挽诗、祭文、唁电,并代表家属表示感谢。

    李和这才知道朱老头的全名。

    突然奏起来的哀乐,让他有点喘不过气。

    火化炉大烟囱排出黑色的浓烟,伴随着的怪怪的气味,也让他抽了一半的烟抽不下去了。听到旁边人说要往万安公墓去的时候,李和才想起来了什么。

    他对丁世平道,“看看朱玮琦那小子在哪里!”

    丁世平把萎靡不振,眼泡浮肿的朱玮琦找过来了。

    朱玮琦耷拉着鸡窝头,问,“李哥,谢谢你能来?!?br />
    李和不跟他客套,直接不客气的问,“他们要去万安公墓是什么意思?”

    朱老头的遗言是骨灰送回老家。

    “我爸不同意?!敝扃忡耐犯拥土?。

    “为什么?”

    朱玮琦道,“他们说没时间?!?br />
    李和皱着眉头问,“你也没时间?”

    “我说我送回去他们也不乐意?!敝扃忡蝗豢蘖?,呜咽着道,“李哥,我好没用?!?br />
    “跟我一起过去?!崩詈鸵谎凵ǖ搅嗽谠洞Ρ漳垦竦匿吆蜕?,旁边坐着百无聊赖的寿山。

    溥和尚闭着眼睛,捻着佛珠,明显不愿意搭理过来搭讪的人,只能假装看不见,这样人家也不好跟他攀谈。

    听见李和的声音后,睁开眼睛,微微一笑,“我还说你是不是没来?!?br />
    李和道,“这么多人,我也挤不过去?!?br />
    寿山道,“我死后要是有这么风光,我倒是也乐意了?!?br />
    不过没人接他茬。

    ps:看在老帽这么勤勉的份上,坏淫们不要再撕票了。。心碎。。求个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