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对于李览来说是非常兴奋的,他两只小手端着盆在屋檐底下接水,雨水密集的打在他的两只小手上,逗得咯咯笑。

    “回来,把衣服弄湿了?!焙畏甲谝巫由锨嵘泻舳?。

    接满水的盆子被李览使劲的一泼,走廊里全部都是湿的。

    好像没见何芳的话,继续拿着盆子在屋檐底下接水。

    “回来,听见没有?”何芳抬高了声量。

    李览回头看了看何芳,依然故我。

    “我让你不听话!让你不听话!”何芳抄起巴掌朝李览屁股上搂去。

    李览足足愣了好半会才反应过来,扯开嗓门哭!哭了个不依不饶,因为他怎么都不相信他老娘会揍他!

    “打得好?!崩詈驮谝慌孕以掷只?,然后才拿了雨伞出了门。

    箱子他没有搬进房间,而是直接搬去了假山那边,地下室的盖子都是鸽子屎,捋了一把树叶,擦了好几遍。

    由于下雨,地下室显得更加的阴暗了。李和拉开灯,才发现好几年进过的地下室,已经大变样。

    每一面墙上都是画;沿墙,沿着家具的地板上,每个空间都摆上雕塑陶器。这样还是不足以摆放所有的真品,有一些新购入的作品因此未拆封,原封不动排排并靠在墙边的角落,那些价值连城的器物、书画甚至已经堵住了入口。

    快没有下脚的地方了。

    他把齐人高的瓷罐花瓶往里脚小心翼翼的挪了挪,才勉强走了进去。

    他不懂古玩,不懂文物,更加的不懂什么艺术,可是突然再次的置身于这里,又有一番不同的感受,一个文物历史白痴产生了一种拿到了考古学硕士学位的幻觉出现,感觉自己的血液里面,有股强烈的力量在涌动,将他推到一种超脱于外物的境界。

    就象腹有诗书气自华一样,帮助一个人达致从容、安静的境界,能够让你领略艺术之美,而拥有自己的小宇宙。

    细细品味每一样东西,眼前会浮现出一幅幅关于过去的画面。好的,坏的,发生故事的那些年月,岁月流转,今天依旧那么清晰?;盍榛钕值姆鹣?,细腻温润的玉器,汁水滢厚若堆脂的瓷器,往近处细细斟酌,才知道这一道道的刻画有多么不容易。

    一个人,看多了好东西,看过很多真品珍品,再看那些路边摊货一般的东西,虽然不能立刻可以分辨出来真假,但是不至于被拙劣作品所迷惑,不被次好的、不好的蒙蔽,还会减少受骗的机率。

    地下室里里外外的仔细的看了一遍,才把朱老头的那个箱子慢慢的打开。

    先拿起了三本书,第一本叫《礼记》,经过溥和尚的介绍,他才知道叫什么清宫“天禄琳琅”旧藏宋刻巾箱本,也是墓地里出来的,不过不是洛阳墓的。

    第二本叫宋周必大刻《文苑英华》零本一册,书页憔悴,生怕一不小心就给扯烂了。

    第三本叫元刻《皇朝名臣续碑传琬琰集》,名重天下的孤本。

    李和突然感受到了维护李和的责任和担当,不能再由着这些好东西糟践自己的手里。

    他还是想尽快找到办法给重新维护,他之前倚重的只有几个老头子,可是朱老头过世,溥和尚身体状况未可知,李老头又远在国外,将来谁还能承担维护的工作呢?

    他再捡起那块玉璧,是一块青玉的圆璧,一面为蟠虺纹一面镌刻铭文,文字分三圈,由外沿开始按顺时针竖向排列,启始和落款留有适当的空白,上面的每一笔都直来直去,撇捺生硬弯钩别扭,歪歪斜斜,斜斜歪歪,如小儿涂鸦、莽汉执笔。李和一个字也不识得,只是听溥和尚说叫‘玉版甲子表’,因为质地坚硬,雕刻费时,不得不事先预制,才导致了有这样的字体。

    虽然是在墓地里渡过了漫长的岁月,但是依然质纯温润,璧面笔划森森,泛着千年青光。

    他不自觉的又往市场价上想,估计没个三四千万,想都不用想。不过肯定是不会卖的,抛开能不能见光不说,主要是他李老二不差钱,不要说三四千万,三五亿都不瞧在眼里。

    当然他是喜欢极了,哪怕为了这个玉璧跟日苯干上也是值当的,甚至绝对不后悔的。

    至于瓷罐,他就没仔细问溥和尚了。

    几样东西再次把玩了一遍,就腾了个空间,认真的摆好了。

    从地下室上来,坐在假山底下的石头上静静的坐了一会,抽了根烟,抬头望望天,雨没有停止的意思。

    刚想接着抽个第二根,何芳就打着伞过来了,把手提电话递给他,“你电话?!?br />
    然后转身走了。

    “喂?!崩詈徒悠鸬缁?。

    “李老板,是我,张先文?!彼诘缁袄锎锌耷?。

    李和问,“有事?”

    “李老板,我又栽倒了!干他娘的小日苯!”张先文忍不住爆了粗口,“麻烦你能不能跟黄炳新先生说说,这期的钱我可能要拖一阶段了?!?br />
    “跟日苯人有什么关系?”李和摸不着头脑。

    “莱茵克尔转会了!丢他老母!转到日苯名古屋八鲸队了!”张先文对着李和一阵的吐槽和谩骂!

    “你活该倒霉??!”李和听了也忍不住的哈哈大笑!

    莱茵克尔是英格兰的一名球员,1986年以进30个球的纪录成为了历史上8名世界杯进球达到10球的人之一,而且莱茵克尔打进10球只用了12场比赛,他是世界杯最高效的射手之一。

    同年在墨西哥世界杯上以进6球成为第一个荣获国际足协颁发的金靴奖的英国球员、并曾三次在英国联赛中荣膺神射手奖并当选足球先生的莱茵克尔,在1991年12月又获得国际足协颁发的体育精神奖。

    他的另外一个记录是,从来没有吃过黄牌!简直是足球运动中的好好先生!

    他的十号球衣简直是热卖的不行!

    张先文这两年一直在做明星运动员的运动衫、球衣,以白菜价销往北美和欧洲。

    莱茵克尔10号球衣和乔丹的23号特别大火,动不动就是几百万的订单。

    因此颇有机灵劲的张先文,根据这几年的习惯,开始大肆的囤货,准备到时候客户下单了,直接拿过去交货!

    乔丹的球衣一如既往的好卖,可是莱茵克尔10号球衣的订单左右等不来!

    一打听才知道,莱茵克尔转会了……

    去了日苯!

    简直是祸从天降!

    张先文无奈道,“李老板,无论如何,你还是要帮我这一次,你放心,下个月我一定按时还?!?br />
    “没事的,注意身体,慢慢来吧?!被故遣缓竦赖脑俅喂笮?。

    挂了电话,晚饭开了。

    李览还是一个人躲在门拐,正对着墙生闷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