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去看看吧,我是帮不了什么忙的?!崩詈退低昃凸伊说缁?,驱车往家去。

    寿山听到朱老头去死的消息后,戒下来的烟又叼上了,收起了吊儿郎当的模样,颇有点兔死狐悲的感慨,“快轮到我了哦?!?br />
    一股悲凉在房间里蔓延开来。

    周萍夺了他手里的烟道,“你还抽?!?br />
    寿山摇摇头,还是坚持又点了一根,“多活那一天两天又有什么意思?!?br />
    “那你回家好好歇着吧,少在这里唉声叹气?!敝芷际淦鹎椎币彩呛敛豢推?。

    寿山道,“我该跟你交代的还是要跟你提前交代?!?br />
    周萍笑着道,“什么时候不能说,非得捡着现在,我可没那么多功夫陪你闲聊?!?br />
    她继续闷头扎在帐薄里。

    越是顺着亲爹的话,她越是不得劲,只能反着去呛声。

    寿山浑不在意闺女的话,还是继续道,“我得现在说,谁能知道我会不会像朱老头一样,吭都没吭,就那么没了,到时候我想交代也没机会了。我先说这家里,你男人将来务必不能让他抓住钱了,别说钱,权都不能给,记得我的话没有?”

    周萍恼了,“爸,他大字不识一个,实在的不能再实在了,你这样防着他有有意思吗?人家说一个女婿半个儿,何况,他对你怎么样,你心里能不清楚?就是亲儿子也没他这么孝顺了,你住院的时候,他是天天衣不解带的照看着你呢。你说啥他听啥,跟你亲儿子也没区别了”

    人家说夫妻一体,她自然不能接受别人埋汰她男人,哪怕是亲爹也不行。

    寿山眼睛一瞪,“我说啥,你先听着,他再亲也没你亲,你才是我亲闺女,我说这话是为你好,我还能害了你不是?他这人没坏心眼我承认,要说老实,我也想信,那是因为他是个软蛋子,他没本事。我的傻闺女,你要明白,这天下的男人都是一个货色,有了钱就会想要权,有了权就收不住了,越是老实人变化的越快,经不住诱惑和贪欲,一样是个熊玩意?!?br />
    周萍道,“他有你说的那么不堪吗?他要是真是像你说的那样,我也认命,可是你让我防着他算什么?!?br />
    闺女不听劝,寿山急了,“你怎么就拿我话当耳旁风呢?他在山底待的好好的,要是在山顶上住惯了,你还能管得了他?你记住了,我一蹬腿,你这可是夫妻财产,将来他要是有花肠子了,你不光毁了自己,毁了我这份家业,李和还得受连累?!?br />
    店里招来了不少年轻漂亮的服务员,一看到女婿对着这些小姑娘脸红,寿山就气不打一处来。四十多岁的男人了,见着一个比闺女大不了多少的姑娘,还能脸红?

    周萍翻了一个白眼,“有你说的这么夸张吗?”

    “夸张?我吃的盐比你吃的米都多,你懂什么!”

    周萍调笑道,“那是你老口重?!?br />
    “别乱扯犊子,听老子好好说话。老实人你爹我见得多了,你爹当年就是被老实人给举报陷害进去改造的!我就看他老实,看他实在,可怜他,他父母的棺材板子都是我给出的钱!可是呢?有什么好结果没有?!?br />
    周萍道,“爸,过去的环境变化的快,跟如今能一样吗?”

    “我就这一句话,你要是不听,我建议李和换人,你还是回家种你的地,每年拿个分红得了?!笔偕匠磷帕?,第一次跟闺女说这么重的话。

    亲爹的脸色把周萍唬住了,真怕老头子一时犯糊涂,只得道,“那你继续说,我听着?!?br />
    寿山才一本正经地道,“孩子等大一点还是要送出国?!?br />
    周萍笑着道,“爸,在身边我也能看着一点,俩孩子都还不得事,在身边都野了,要是出去了还得了,估计更不肯学习了?!?br />
    “李家那个小五够调皮吧?还不是照样送出去了?现在家里还有三个要送出的呢!你尽管跟着李家走!人家两口子还都是大学生,人家李家都不敢说能管教好孩子,你自己识几个字,还敢说能管好孩子?”

    寿山不管不顾闺女的脸色,使劲的戳脸皮。

    周萍道,“你知道我不识几个字,我哪里晓得往哪里送!”

    寿山道,“你哑巴啊,你不知道问李和???那李爱军都不傻,知道跟着李和家一样,把亲妹子往国外送。你看看那丁世平那个傻老粗,都计划着把孩子往国外送,只有你还在这里装不知道?!?br />
    “行了,行了,这个我听你的?!鼻椎档亩际嵌缘?,可是让周萍执行起来就困难了。

    寿山又不顾闺女的白眼,再次堂而皇之的点了一根烟,吐了一个大大的烟圈道,“陈大地这个人实在,最是能信的,你以后要等他好点?!?br />
    周萍故意反问,“你刚才不是说实在人不能信吗?这么现在又变了?!?br />
    寿山气道,“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有的人实在是因为他不聪明,天生的笨蛋,你男人就是这种,最容易受蛊惑的,性格不稳定,说变就变?;褂幸恢质翟谌?,就是陈大地这种的,性格坚定,骨子里有信念,打死都不能反悔的那一类人。你男人有他一半,我死了都开心!”

    他毫不客气的再次的批判了女婿一次。

    “你女婿要是听了这话,非得气死不可?!敝芷剂成弦徽蠛?,一阵白。

    寿山不屑道,“我活着还能为了讨好他不曾?还有小顾这个孩子也不错,但是坏就坏在脑子太活,胆气大,心也大,早晚都是喂不熟的,他要是将来提出要单干,你也就乐得做个顺水人情吧,没必要恶了。但是还得给他提要求,三年内不得在滨海地区做餐饮生意?!?br />
    周萍点点头,“你也知道他心大,他能乐意了?”

    寿山冷哼道,“他是聪明人,他会同意。否则就捏死他,不然留着也是祸害。他账上做了什么手脚,别以为我不知道,只是看他是个人才,功劳多,懒得跟他计较,要是真的不识相,就法办?!?br />
    周萍心里一寒,“爸,这样会不会太过分了?”

    寿山道,“商场无父子,何况还是外人?你今天心软了,明天他就得喝你血,吃你肉,切莫心软?!?br />
    “到时候我自有分寸?!敝芷嫉故遣惶峡墒偕降姆椒?。

    寿山抿了一口茶,道,“潘松、苏明、江威,包括付霞那丫头,这些人有一个算一个,没一个好东西,将来一定给我防住了,不然他们照样能吃的你骨头渣子不剩下?!?br />
    “你怎么把所有人都当成了坏人?!?br />
    ps:敢支持个一毛钱的正版吗?

    再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