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午战争爆发后,日苯政府便根据九鬼隆一的《战时清国宝物收集办法》,颁布了《敌产管理法》,不仅对活着的人下手,对于我们死去的先人也不放过,开始有计划的在中国大地上进行盗墓活动。在九一八事变之后更加的变本加厉,先开始在东北大肆挖掘,已经快把东北挖空了,那可是见墓就挖??!后来往内地发展,最后挖到鲁东,陕甘等地,永庆陵、抚顺辽金时代土城遗址、阿斯塔纳墓葬群、龙门石窟、汉唐墓葬群、东汉画像石等文物古迹,都被日本人所盗掘,三光政策够狠的,连墙上的壁画都没落下,都给挖空了。不仅为他们筹集到军用物资,还培养了一大批考古学家,像例如黑田源次、滨田耕作、原田淑人、鸟居龙藏、鸟山喜一、三上次男、江上波夫等人?!?br />
    李和调笑道,“你家的龙脉可能就是日苯人挖了的?!?br />
    溥和尚一瞪眼,没好气的道,“那会大清早就没了?!?br />
    李和问,“那么好的日子没了,你不怨?”

    溥和尚道,“有什么怨的,一个不上台面的阿哥而已,这四九城里最不缺的就是王子皇孙。历史就是这样子,皇帝也不可能一辈子是皇帝,地主家也不能一辈子是地主,富贵传家,不过三代。也有太多管仲、匡衡、范仲淹等布衣为卿相的例子。你要是不让这些读书人做卿相,他们早晚一天也得反了你?!?br />
    “按照社会学的话说就是打通阶层的通道?!崩詈妥宰鞔厦鞯牟辶艘痪?。

    “哎,怎么跟你聊起来了这些。我还是跟你说说这玉璧的事情,在中国挖墓地的不止有日苯政府和军方,还有一些日苯的财阀,其实就是明治时期的一批暴发户,如三井、三菱、住友、安田、大仓、藤田、浅野、涩泽、古河、鸿池等。都是些最有实力的老财阀?!?br />
    李和问,“你要说的是哪个财阀?”

    溥和尚点点头,“1943年藤田家族有两个了不起的年轻人来到了中国,一个叫梅棹忠夫,是个生态学家,一个叫梅原末治,是日苯最著名的一个日本考古学家,特别擅长中国考古学,对商周青铜器、战国、汉代、魏晋南北朝的铜镜,以及汉代漆器等,都有一定的研究成绩。梅原末治这个人好像已经过世了,梅棹忠夫还活的好好的,这几年没事就要来中国,名义上是做内蒙的生态研究,实际上就是在找你手里这几件文物的下落?!?br />
    李和不解的道,“这几件东西真的很值钱吗?这都过去四五十年了,还念念不忘?”

    溥和尚嘿嘿笑道,“因为这里面有人命,朱老头杀人夺宝,四条人命呢!藤田家族四条人命!”

    “什么?”李和一下子惊得跳起来了。

    杀人!

    还他娘的夺宝!

    妈的!

    悬疑片的元素足足的。

    “其中一个是梅原末治的儿子,一个是梅棹忠夫的哥哥,另外两个也是藤田家族的直系亲属。这种不共戴天之仇,你说要不要报?只要找到这几件东西,就能找到杀人凶手的线索!所以这几件东西他们是势在必得?!变吆蜕兴坪鹾芾忠饪吹嚼詈驼庵志值谋砬?br />
    “这真的是害我了,给谁不行,偏偏给我?!崩詈屯蝗痪醯檬歉鎏淌稚接?。他不怕事,可是不喜欢没事找事!“难道他们没有直接去找朱老头算账?”

    溥和尚道,“找,当然找了,只是后来他们还没来得及调查,抗战胜利了,他们也得跑了,中国是留不得了。不过朱老头这事做得是神不知鬼不晓,除了参与的几个人知道,倒是没几个人知道?!?br />
    李和问,“你也参与了?”

    如果溥和尚没有参与,自然不能知道的这么细。

    溥和尚含笑点点头,“不但有我,还有李舒白,他一个人就抹了两个人的脖子。那一年,日苯人掘开了洛阳金村古墓,为了加快挖掘速度,据说炸药就用了好几吨,当时一片哗然,大家自然是气愤不已。不过好死不死,这几个人居然把里面的陪葬品拿出来给老朱掌眼,老朱是陶瓷玉器杂项的专家,在这方面日苯人拍马都赶不上。老朱当时看完之后,不甘心这几件文物去日苯,可是让日苯人留下来也是做梦,把这些东西带回日苯才是他们的目的。老朱就出了注意,找上我和李舒白,把这几件东西给抢过来,对拿枪的大兵咱们没有办法,可对付几个盗墓贼还是卓卓有余的。当时中日战争都杀红了眼,对日苯人确实也恨,谁能管得了是平民还是军人,何况这几个日苯人本来就不是东西,杀了也是为民除害。只是可惜还是让梅棹忠夫和梅原末治跑掉了,要不然也不会有今天这事了?!?br />
    李和问,“他们就没怀疑到朱师傅身上?”

    “一切能怀疑的,他们都怀疑的上。中日建交后,先是梅原末治和梅棹忠夫一起来的,后来只有梅棹忠夫一个人来了,老朱家他们基本上是每年必访,不过那点心眼用在老朱身上,明显不够。而且老朱好歹有点名气,他们不好用强,要是普通人,他们可就没这么客气了?!?br />
    “要不这东西我给你保存?”李和觉得还是有点不安心,这东西明显不能见光,他留在手里是个麻烦,跟胆子小不小没关系。

    博和尚摇摇头,“我跟老李还能有多少好活,留你是再合适不过了?!?br />
    “要不捐给博物馆?”这是李和能想到的最好的计策,这样他也能撇清关系。

    溥和尚嘿嘿笑道,”捐?你舍得?这么好的东西捐了,你这辈子可就没机会瞅见的?!?br />
    他晓得李和跟他们是同一类人,绝对不是那种大公无私的,便宜都是愿意搂自己手里。

    “那我就在家放着,不会有问题?”李和也确实有点舍不得,不管懂不懂文物,可是人就有占有欲。

    “老朱已经死了,我跟老李也没人怀疑的上,我们俩也不会跟任何人说,所以以后这就是个无头公案了。哪怕日苯人知道了东西在你手里,也不能对你怎么样,你家祖上世代皖北种地的贫农,你年龄又对不上,跟你牵扯不上。至于朱老头不留他儿子和孙子,自然是怕日苯人迁怒?!?br />
    “那我再想想?!崩詈托睦锘故敲坏?。

    “你儿子要启蒙,可以送到我这里,虽然我这手字比不了老于和老朱,可是能比得上我的也没几个?!变吆蜕兴档暮茏园?。

    “送你这里做和尚?”李和明显不乐意。

    “随便你吧?!变吆蜕忻飨圆辉敢舛嗨?,他是有傲气的,要知道有多少人要送孩子到他这里,他都不一定乐意教,此时也没有迁就李和的道理,只是道,“老朱走了,估计没几个人知道,我再去通知下几个老朋友,你请便吧?!?br />
    “那我先走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再打我电话?!?br />
    既然和尚要赶人了,李和不好再留了。

    七拐八拐,在回廊里迷路了,幸好有个小和尚把他给带了出去。

    出门的时候,又给寿山去了一个电话,也该去朱家看看的。

    掘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