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朱老头真的不动了,朱玮琦扑在爷爷身上,把那木然不动,被汗水和泪水浸湿了干瘪身子紧紧抱住。他哭不出来,只用腮帮子挨着朱老头的胸脯,发狂的喊,“爷!”

    他的喊声惊动了不少人。这边住的都是朱家曾经的街坊四邻,他们挤在朱家的门口,不停的叹气。

    有热心的帮着把朱老头抬进了屋子,不过同样是吩咐朱玮琦赶紧给他父母打电话。

    这季节天热高温,要赶紧的办理后事才行。

    有眼力价的已经把朱家早准备好的寿衣给找了出来,可不能帮着穿,这是儿女的事情。

    朱玮琦擦了把鼻涕,看了看李和,欲言又止。

    李和道,“跟我走,我车里有手提电话,给你父母打电话?!?br />
    到了停车的地方,他俯身从车座上拿出来了电话。

    回头刚要把电话交给朱玮琦,却见朱玮琦挣扎着搬着那个木箱子。

    李和道,“那是你爷给你的,你自己留着吧?!?br />
    朱玮琦呜咽着摇摇头,“我知道我不成器,可是我不笨,也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既然我爷说给你,还是你保管着?!?br />
    他还是坚持把箱子放到了李和汽车的后备箱。

    李和道,“你爷给了我几样东西,你也是亲眼瞧见的,如果哪天你后悔了,想要回去了,你来找我?!?br />
    他想着能不沾手还是不沾手,再说原本就是人家朱家的东西。

    朱玮琦摇摇头,“李大哥,你按照我爷说的办就行了,我爷信你,我信着我爷?!?br />
    “那你给你爸妈打电话吧?!崩詈桶训缁案怂?,想不到当年的二货变聪明了。

    ”爷爷他已经——”朱玮琦给父母打了电话,那个‘死’字堵在嗓子眼里,说不出来。

    但是电话那头好像早有预料,沉默了一下,就挂了电话。

    朱家是个大家庭,不小会儿,小小的马路上已经过来了十几张车。女人们还没进门就开始大哭。

    好像真的挺伤心似得。

    朱玮琦挤不进屋里,只能躲在门柱上,身上不停地抽搐。

    李和在门口转来转去,绕了好几圈,打窗户外向里望了望,大家在给老头洗澡、换衣服,一阵忙乱,还有不时的哭声。

    他过去拍拍朱玮琦肩膀,从口袋里拿出几千块钱,“这些钱先用着,我先走了。照顾好自己?!?br />
    他现在留在这里没有丝毫的用处,只有葬礼的时候才需要过来,他也想去通知下溥和尚等人。

    “谢谢?!敝扃忡痪芫?,他只是当成了交易。

    李和开车去了北极寺,寺庙里人并不多,他熟门熟路的去了庙里的后院。

    五六个和尚在后院乘凉,其中还有一伙人在斗牌。

    一个四十来岁的和尚正坐在门前掰脚丫子,边抠边闻,问,“你找谁?”

    “溥师傅在吗?”

    “有事?”和尚对李和充满了警惕,来找溥和尚的人多了,他不可能每一人都要领着去。

    李和笑着道,“你跟溥师傅说我姓李,住在三庙街就行了?!?br />
    和尚将信将疑,不过还是去通传了。

    不一会儿,回来道,“跟我来吧?!?br />
    领着李和转过了好几个回廊,经过一道门,在一个院子里停了下来。是一个很宽的院子,砖基石筑,房子一看就是翻修了才不久,木料还露着白茬。

    院子当中种着一棵大槐树,一边种着一棵大椿树,都齐房檐高了。树影底下是个大石头桌子,四周是石凳。

    溥和尚披着件短僧衣,袒露着一个黄色的肚子。下面是光脚趿拉着一对僧鞋,他一天就是这样不衫不履地这里走走,那里走走,活动下身子。

    “啊,你回来了,还想着去你那里看看呢?!?br />
    他赶紧去吩咐那个和尚去倒茶。

    “回来有一阶段了,一直没顾得来看你?!?br />
    溥和尚指着石凳道,“你坐那?!?br />
    “你身体怎么样?”李和坐下后,自己点了根烟。

    溥和尚却拿起烟盒,也自己点了一根。

    “还成,暂时死不了?!?br />
    “你们不是叫圆寂或者涅槃吗?”

    溥和尚笑着道,“道家讲生,佛门谈死。要生就生,要死就死,自如而死,心不迷,不堕生死。哪有那么多废话?!?br />
    “李同志,你喝茶?!蹦歉鲆詈徒吹暮蜕懈詈兔媲胺帕艘槐?。

    “谢谢?!崩詈腿词敲欢峭氩?,他记得那个和尚刚刚抠过脚丫子,谁知道洗没洗手。

    哪怕是洗手了,他也不会喝。

    溥和尚笑着道,“你有事?”

    他知道李和没事是不会来的。

    “朱师傅去了?!?br />
    “阿弥陀佛?!变吆蜕斜兆叛劬δ砼讼率掷锏姆鹬?,“万物皆无常,有生必有灭。

    大悲无泪,大悟无言,大笑无声。

    李和没吭声,静静的等了一会,这样看博和尚倒是有了点宝相庄严的味道。溥和尚喝酒吃肉一样倒是没曾少过。

    好一会儿,溥和尚才问,“什么时候的事?”

    “一个小时前?!?br />
    “那个箱子给了你?”溥和尚继续问。

    李和点点头,“给了我,两个瓷罐,一个玉璧,三本书?!?br />
    既然连寿山都知道,溥和尚肯定也是瞒不住的。

    溥和尚连连点头,“那就好,那就好?!?br />
    “我看着倒是很平常的东西,有什么说法没有?”李和在车上倒是认真看了那几样东西,感觉稀松平常,没什么感觉,所以来溥和尚这里报丧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为了解惑。

    关键还是朱老头去的太突然了。

    溥和尚道,“良渚玉璧,故宫都不找到几件,即使是溥仪想去看,也照样要买门票?!?br />
    李和被这话逗笑了,“这件玉璧有来头?”

    “这是青玉,玉质自然稀罕。这也是战国玉璧,算是文物。当然单纯是这些,倒是没什么,只是因为这里面牵扯到了不少人命?!?br />
    李和眉头一皱,“你给我详细说说?!?br />
    他最不喜欢的就是麻烦,何况还是人命。

    溥和尚喝了一口茶道,“据说那箱子里的东西是日苯人从墓里炸出来的?!?br />
    “跟日苯人有关系?”李和家里不少的收藏是墓地里出来的,他倒是不稀奇,只是好奇为什么跟日苯人扯上了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