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洋红着脸道,“厂子里效益不好,好长时间没工资发,我就蹲不住,这不跟着朱大哥混几天,就是看看有没有要买车的,然后介绍给朱哥?!?br />
    他面皮比较薄,遇着熟人就感觉难以抹开面子,要知道是李和买车,他打死都不会来的,只能埋怨黄浩没有说清楚。

    李和笑着道,“做生意挺好,没什么丢人的,我不也是一样在做生意。有困难尽管吭声,我一定帮你?!?br />
    “哥,原来你跟小余认识??!”猪大肠有点惊讶,他认识李和是比较早的,少说都有十来年了,这个人和气是不假,可和气是表面,是出于人家的教养,要真不耐烦起来,别看苏明、平松哪怕现在是大老板了,偶尔照样被骂成龟孙子!

    至于主动开口说帮人忙,那简直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他甚至隐隐有点羡慕余洋了!

    这得多大的运气才能得这样的大老板赏识!

    他跟李和认识这么长时间,李和都没正眼看过他!

    他尽管不了解李和的家业,可是他了解平松、江威、卢波这些人啊,哪一个不是可以抖三抖的!

    要是有李和罩着,凭着李和的一句话,简直就可以辉煌腾达了!

    李和笑着道,“我搬到这边以后就认识了,他兄妹俩我都认识?!?br />
    想一想,他也好长时间没有看到余摇那小姑娘了。

    不对,应该是大姑娘了。

    猪大肠看余洋还在愣头楞脑子的发呆,不禁起来了心思,笑着道,“哥,你放心,我跟余洋哥俩处的好着呢,我们正计划开一家轿车专卖店,合伙做,合伙做?!?br />
    他决定借个光!

    哪怕只有一丢丢!

    也比他这样做二道贩子强!

    “我...”余洋被猪大肠绕晕了,他总共才帮着成了一笔生意,拿了一千块钱的介绍费。至于说合伙开汽车店,简直是说的没头没脑。

    “我前个才跟你说过,你喝个酒这么快就忘了?”猪大肠赶紧的给余洋使眼色,“我跟你说过,这个大有可为!咱们还是做二手车,就到花乡旧车市场去,我保证你一年挣个百十万!”

    余洋见着了猪大肠恳求的眼色,终于不再吭声,毕竟以后还要跟着他混饭吃的。

    李和道,“这个车就是你做的那种二手的,能开吗?”

    他把猪大肠开过来的破捷达踢的砰砰响。

    猪大肠赶忙道,“新车得15万,可这种开过四五年的旧车,只要6万块,所以好多老板都愿意买旧车?!?br />
    “钥匙给我?!崩詈妥急甘允?。

    “那不能?!敝泶蟪τ械阌淘?,“给你这种车我还有脸混吗,我这就打电话,让他们立马送新车来?!?br />
    说着已经从包里掏出来了大哥大。

    李和道,“别磨叽,快点,没那么多时间陪你耗着?!?br />
    “这呢,这呢?!敝泶蟪詈湍樟?,也慌忙拿出了钥匙。

    余洋在旁边啧啧称奇,他是晓得猪大肠这个人有多势力和傲气的。猪大肠这幅小心翼翼、点头哈腰的样子,他是从来不曾见过的。

    因此他对这个邻居又多了一层好奇。

    李和接了钥匙,把车子倒出巷口,沿着大路开了一圈。发动机、变速箱、底盘、悬挂、刹车等都是比较正常的。

    唯一不满意的是车窗,都漏缝了,估计经不住小偷的惦记。

    只要带轮子、带铁的东西,就没有小偷不能偷的。

    不光是私人车辆容易偷,公家车也照样不能幸免。

    “六万是吧?等着,我拿钱给你?!崩詈拖肓讼?,还是留下吧,总要解决眼前的交通问题。

    “不能,不能,哥,你这是打我脸呢!一张破车,我哪里好意思收你钱!你只要把驾驶证的复印件给我一张就成,我下午就能给你办理好过户?!敝泶蟪Π牙詈屠棺?,不过没敢往他身上挨。

    李和摆摆手,“那不行,没白占你便宜的道理?!?br />
    还是坚持回到自己屋里拿了六万块钱,他现在对李兆坤还是不放心,所以一回来的时候就把家里的现金全部放到了卧室里,衣柜都锁的死死的。

    要是李兆坤脑子突然发热,禁不住诱惑,卷个十几二十万的跑了,哭的还是他老娘。

    为了家庭安定和谐,他这亲爹他还得防着。

    他把装着钱的袋子直接丢给了猪大肠,“数数?!?br />
    “哥,这真不行?!敝泶蟪戳饲恍亩遣豢赡艿?,可是为了长远利益,他还是忍痛道,“我要是挣你钱,我还是人吗?跟你说实话,这车我拿到手,我只用了三万块。我现在只收你三万块,我就不赔本了?!?br />
    他还是坚持把另外三万块钱点出来还给李和。

    “余洋跟着你白跑了?”李和懒得推推搡搡,还是接了钱。

    余洋急忙摆手,“李大哥,我也不能挣你钱!”

    他是真诚的。

    “对,对?!敝泶蟪Φ阃犯胶?。

    李和想了想道,“你们不是要做旧车吗?”

    猪大肠道,“哥,你给个意见?”

    心里自然是暗自高兴。

    李和道,“如果你们只是小打小闹,我倒是我没有多大的兴趣,要做就做汽车城?!?br />
    猪大肠擦了擦脑门子的汗水,“咱哪有什么本事建汽车城,一汽二汽那种的,得多大的规模?!?br />
    李和解释道,“不是建造车,是卖车。买菜咱有菜场去,买建材咱们有建材市场,买旧车自然有旧车市场,现在咱们是不是还缺个卖新车的市场,同时打造一个汽车配件的集散地?!?br />
    他名下已经有了国内和国外两家汽车厂,自然要为汽车渠道做准备。

    “这...”猪大肠十个手指头掰完了,也算不出要花多少钱。

    “你们回去考虑一下,再找点资料看看,然后去找平松?!崩詈涂戳丝词奔?,不好再多说。

    “谢谢,谢谢?!敝泶蟪Π没谒懒?,怎么不趁着刚才的机会一口答应了呢!

    现在只能看着李和的背影了。

    李和开着车,往朱老头家的方向去,发现原来已经拆迁了。

    他下车打听了一下,也没人给准确的地址,在安置房没有盖好之前,都是自行落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