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问,“这次来的这个小日苯是个穷凶极恶的?”

    寿山道,“这算不上,只是个普通的日苯人,不过却不是什么好东西。天知道七七事变后,日苯移了多少人过来,就你现在住的这地方,都来了好多,好屋子全让这些移民给占了,而且吃香喝辣,趾高气扬。日苯人来了后,这全城的饭馆子、商铺,大部分都被他们夺了去,粮食、布匹物质也被他们抢了去,她们说了算,所以只能由着日苯人的馆子生意兴隆,中国人的店铺统统关门。这城里的居民每个人只够限量的配额,这种发霉发馊的粮食,猪狗都不吃?!?br />
    李和试探着问,“万一人家改过自新了呢?”

    寿山不屑的道,“狗改不了吃屎!我还能不晓得他们?不会有侵略战争的罪恶,只是光荣自豪、痛快,他们有特权啊。即使是后来他们输了,只是感觉到战败的耻辱与恐惧,然后像囚犯一样被送回国,顶多也就觉得打仗这玩意不靠谱?;八嫡馊毡饺?,我也得服气,不光对别人狠,对自己人也狠,像这里以前住着的随军家属,只要男人战死了,女人就得送到军营伺候人。而这女人呢,好像也不在乎,好像挺光荣的,昂首阔步的去了?!?br />
    说的滋滋摇头。

    “那你准备去哪里?”李和重新开了话题,要是接了刚才的话茬肯定又是没完没了。

    寿山嘿嘿笑道,“听说李舒白在香港?”

    他现在自觉地位上来了,对李老头的称呼都变了。

    李和点点头,“你想去?”

    寿山道,“我去看看吧,万一哪天他嗝屁了,我都不知道,趁着能迈动腿,我去瞧瞧。哦,对了,那个姓朱的老头,你得抽空去瞅瞅,估计真是没几天好活了,皮包骨了。昨个还跟我说,以前应你说带李览写字,估计没法兑现了?!?br />
    “帮我带个话,就说没事,李览马上上幼儿园了,也没多少时间?!崩詈拖胂?,自从回来好像真的没见过朱老头了,而且他也问了何芳,朱老头来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家里的地下室的门基本没怎么开过。

    寿山道,“那我去办手续了,你走的时候通知我?!?br />
    “成?!?br />
    寿山走后,李和回头见自家儿子居然拿着勺子喂阿旺,阿旺把勺子舔的干干净净,他跟着嘿嘿笑。

    眼见他居然还舀一勺子稀饭往自己嘴里送,李和慌忙夺了,训斥道,“脏不脏!”

    李览的眼泪不需要积蓄,立马咧着嘴跟着迸发了出来。

    眼泪水足,嗓门也大,一下子就把何芳招了出来。

    何芳气道,“怎么你一回来就都是事,大早上的招惹他干嘛!你不在家,他天天都是乖的很?!?br />
    李和道,“那是因为你没看到他干了啥子事,那狗嘴多脏?!?br />
    何芳一边哄儿子一边道,“那你给他拿了不就得了吗?还骂他干嘛?”

    李和道,“我可没骂!这小王八犊子都不能说两句了?!?br />
    “你当你是好东西呢!”别说何芳,就是李兆坤都不能依。他现在每天没事领着四个娃在巷口溜达,大约也是漫无目的,闲游,像将军带领士兵一样,进退有序,成就感十足。

    谁不夸他有福气,而且几个孩子个个长的俊俏,让他心里别提有多美了!

    最关键是这几个孩子都很贴心于他,爷爷长爷爷短的,有好吃的都会想着他!

    干他娘的!

    哪里像他几个儿子、闺女,动不动就对他吹毛求疵,就没一个晓得尊敬他的!哪里有孩子敢对亲爹这个态度的!

    他的父爱想发挥都没地方!

    苍天有眼,他还有孙子、孙女,在他的努力下,四个孩子都能准确无误的从一数到一百了!

    这可就比儿子、闺女争气多了!

    他儿子、闺女中在这个年龄中,可没有一个能做到的!

    就凭着这一点,他就断定四个孩子以后要出息大发了!

    “爸,我去上班了?!焙畏及牙罾澜坏搅死钫桌さ氖掷?,觉得公公比他男人靠谱多了。

    李兆坤摆摆手,“没事,没事,我在这呢?!?br />
    这样何芳才放心的开上面包车去上班了。

    李和是真的没辙,瞪了一眼李览后,愤恨的回了屋子。

    在葡萄藤下的躺椅上还没躺一会,李爱军兄妹俩吵着进来了。

    李和好奇的问,“我说你们兄妹俩也太有意思了吧,这又是为了什么?”

    “她居然擅自改了我的鞋样,影响我的生产计划!你说我气不气!她还不认错,还有理了!”这要不是亲妹子,李爱军真的会开揍!他的亲妹子他没法子打,也没法骂,只能来找李和评理。

    李秋红不待李和询问,就说道,“李哥你是最开明的,你来说说,国际上哪家鞋厂或者鞋业公司不生产女鞋的?可是我哥的厂子基本都是男鞋!少数的几款女鞋还是冬季的靴子!还是刚开始开店那会你给设计的!”

    她进过一阶段的抗争以后,终于如愿的进了哥哥的鞋厂,可是对哥哥的鞋厂做了深入的了解以后,让她这个受过高等教育的有国际视野的小姑娘有点接受无能。

    她觉得迫切的需要改变,不然不要说发展,就连能不能活下去都是未可知。

    “什么?没女鞋?”李和震惊了,不确定的问李爱军,“真的没女鞋?”

    李爱军认真的道,“当然是男鞋居多,女孩子夏季都喜欢穿凉拖,凉拖才能卖几个钱?都不够我费工夫的?!?br />
    “李爱军同志!你真的是个人才!”李和朝他竖起了大拇指。

    “我只是比别人勤快了一点?!崩詈筒缓靡馑嫉哪幽油?,回应的很谦虚。

    李和道,“我是真的必须夸你!一个不生产女鞋的厂子居然能够活到现在真不容易!”

    李爱军的鞋厂的生产和销售,李和真的从来没关心过,可是绝对没有想到居然没有女鞋!

    李秋红噗嗤一下笑了。

    “你这什么意思?”李爱军懵了,这不是好话??!

    李和笑着道,“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觉得我缺买鞋钱吗?”

    “当然不缺?!倍杂诶詈驼飧雒煌访荒缘奈侍?,李爱军也迷糊。

    “那我一年才买几双鞋?”

    李爱军道,“你的鞋子大部分都是我厂里的,你当然不需要买鞋?!?br />
    李和的鞋子都是他用顶级牛皮,让厂子里的师傅手工制作的。

    “我...”李和被噎的措不及防,觉得没法展开话题了,只得换个思路道,“假设是平松?!?br />
    “平松的鞋也是我送的?!?br />
    “好,咱们换个人行不行?假设是兰世芳,你觉得他一年会买几双鞋?”李和被李爱军的认真劲给打败了,只能拿兰世芳做例子,因为兰世芳也不差钱。

    李爱军斟酌的道,“这个真不好说,他这个人不讲究,一年顶天买个两三双就不得了了?!?br />
    “那一个普通女人呢?她们一年要换多少鞋?”李和循循善诱。

    李爱军笑着道,“再节省,一年也要换上七八双鞋子吧?!?br />
    “那不就得了。一个普通女人一年要换上七八双鞋子,而我这种有钱的男人一年都换不了二三双,普通男人就更不要说了,鞋子底子不磨通了,根本舍不得换鞋。你说要不要做女鞋?”李和忍不住说了一通。

    李爱军道,“这些道理我都知道,可是女鞋不值钱啊,我早就算了,一双女鞋顶天赚个三块钱不得了了?!?br />
    李秋红反驳道,“那是因为你没去王府井看,那些贵的女鞋,哪一款不是百十块。我早就跟你说过,女鞋重的是设计?!?br />
    “秋红说的对,女鞋的价格高低无所谓,关键出货量大??!”李和点头赞同,“当然,男鞋也有优势,相较于女鞋而言,其发展比较稳定。这主要是因为男性需求比较固定,男鞋消费相对是刚需,而女鞋消费的可选性更强?!?br />
    男性消费者有一个鲜明的特点,就是品牌忠诚度很高,一旦接纳了某一品牌,就不会轻易更换。但是女人就不一样了,女人喜新厌旧是常态。

    李爱军问,“那你的意思是做女鞋?”

    李和肯定的道,“那是当然要做女鞋了。我以前就说过,女人和小孩的钱好赚。不是说女人爱花钱,而是女人爱购物?!?br />
    生命不息、逛街不止。

    就是何芳逛起街来,跟普通女人也没区别,好像不知疲倦似得,可以逛个一整天,他都不敢轻易陪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