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芳把牙刷好后,胃里还是不怎么舒服,一阵上翻,一时间没有缓过劲。

    “站直溜了,不要乱动?!蓖跤窭季槔系?,她见媳妇还在难受,就忍不住指点了。

    李和跟着何芳回屋里,低声问,“明天带你去医院看看?这个月你好像没来那啥吧?”

    算算日子,也是差不多的时间。

    何芳摇摇头说,“已经去过了?!?br />
    李和急忙问道,“医生怎么说?”

    何芳道,“有了?!?br />
    她自己说不好是忧是喜。

    “真的?”李和难以掩盖自己的欣喜!

    他高兴的抱着何芳兜了好几个圈!

    这意味着他可能又要做爸爸了!

    人说三十而立,他都不明白他这是八十九十耄耋,还是三十而立?

    逆命而生,背光而行。

    可是不管怎么样,他想要一个闺女,想的心都碎了!

    他喜欢看着她慢慢的长大,愿意承担那担子和职责。

    “快放我下来,放我下来?!焙畏急焕詈腿频脑瓮纷?,不停的拍着他,待下来地上安稳了才不确定的道,“咱还要?”

    “笑话,当然要了,我又不是养不起?!崩詈屠硭比坏乃档?。

    “你就那么肯定是闺女?”两口子这么多年了,何芳当然晓得他的想法。

    “当然不肯定,不过我是不生个闺女誓不罢休!”李和霸气的回应,“别急!让子弹飞一会儿?!?br />
    何芳气的锤了他一拳,“你把我当猪了??!”

    “那不能,你身材这么好,怎么可能是猪呢,穿衣服扣子都能崩掉两颗?!崩詈土⒙砺砥ㄋ蜕?。

    何芳得意的道,“那还差不多?!?br />
    李和悠悠的道,“不过是下面的扣子?!?br />
    “你去死啊,我肚子有那么大吗!”何芳又给了他一拳。

    李和要死皮赖脸的挨着她身上,却被她推开了。

    他的好日子结束了。

    何芳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了,她肯定想要这个孩子,可是怀孕就意味着会耽误她的工作,就像王慧说的,十个月?女人有几个十个月可以耽误?

    她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只能先不去想了。

    喉咙发干,拉开灯,要下床倒一杯水。李和倒是勤快了一次,赶紧的下床,杯子给她送到了跟前。

    何芳咕噜咕噜的喝了一大杯,随手把被子递给了李和,“再给我倒一杯吧?!?br />
    她感觉身子有点发软。

    早上起来,洗漱好,正准备像平常一样洗衣服,却发现衣服已经被王玉兰晾在了院子里。自从王玉兰来以后,虽然早饭不需要她做了,可是衣服还是她洗的。

    王玉兰拿着勺子从厨房探出头,脸上的笑容都是堆出来了,“身子要是不利索,就在家歇着,不上班也成?!?br />
    她儿子有能耐,自然不需要家里的女人再去工作。

    “没事?!焙畏即永疵患牌耪饷床永玫男θ?,她晓得,这个孩子是非生不可了。

    何老太太小声的问闺女,“你婆婆今早捡钱了?”

    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么个好脸。

    何芳叹口气说,“又怀上了?!?br />
    “真的?”何老太太惊喜的道,“那就再好不过了,你就好好歇着吧?!?br />
    她自然比王玉兰精明多了,女婿的家业有多大,她是不清楚,可是这些年一直都住在这里,耳濡目染,多少清楚一点,晓得总是不能小的。

    她刚开始来那会,听着女婿平常电话里张口几千万,闭口几千万的生意,还有点不相信,觉得女婿是故弄玄虚,可是现在连他小儿子何龙两口子做饭馆子都有了百十万的赚头,她才开始琢磨女婿到底有多大的家业。

    偶尔过来串门的那个叫寿山的老头,算是熟悉的了,也是开饭馆子的,她儿子饭馆子开业就是经他帮衬的,宣武门最大的馆子是他开着的。

    她儿子经常流着口水,羡慕的说,什么时候才能做到那个规模,手里的馆子百十家呢,据说她女婿在里面也有份子的。

    小威那破孩子也是经常来的,老太太更熟悉了,家里的空调、冰箱、洗衣机,隔三差五的就要换最新款的,不换都不行。市里最大的电器店就是这小伙子管着的,她自己去看过,店里大的吓人,何况市里有七八家,外地也有分店。

    卢波她更加的不陌生,每次她随着闺女去逛百货商场,出门带了多少钱,回来也是多少钱,因为根本没有花钱的机会。

    至于付霞、李爱军、平松这些人,她虽然不是太熟悉,可是也都知道是财大气粗的主子,光看那金灿灿的手表,气派的大汽车就知道了。

    这些人的生意,都有她女婿的份子,这得有多大的家业??!

    不过好奇归好奇,她总不能去问女婿,倒是偶尔忍不住去套套闺女的话,可是闺女通常是一问三不知。

    她倒是起来了担心,“你们这还是两口子吗?”

    谁知她闺女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道,“你没听见人家喊我都是何处长吗?谁喊我李夫人、李太太了?”

    “我说的是钱的方面?!?br />
    何芳说,“只要他能挣钱给他儿子花销就成,我没有要他养的道理?!?br />
    “糊涂蛋子?!焙卫咸切拟玮?,虽然女婿眼前看起来是不错,可是这人谁能说的准呢?

    她是勘破人情世故的,人啊,要是膨胀起来,就是眨眼的功夫。

    要知道她闺女的青春快到顶了,比她女婿差着不少岁数呢!

    何况,这么大的家业,只有一个孩子,未免太单薄的了一点,时常都有意无意的说一个孩子怎么孤单怎么寂寞,唆使闺女再生一个。

    可是她闺女很少搭理这茬。

    所以今天闺女怀孕让她开心不已。

    李和照例带着四个孩子坐门槛上喝稀饭,唯一不同的是旁边多了摇尾巴的阿旺,对着家里的人熟悉了,李和才敢把它放出来。以至于现在李沛几个孩子敢大胆的揪着它的尾巴了,而它也不敢恼。

    寿山背着手过来,大大咧咧的说要出去躲风头,这地不能再待着了。

    李和笑着道,“谁能惹得了你了,你躲什么风头?”

    寿山道,“日苯人来了,想不到居然还没死绝!不知道哪里得到我的消息,说要跟我叙旧?叙他妈个蛋!”

    李和道,“那来了你不搭理就是了,何必跑路?”

    “市里说中日友好,让我去应个景,顺便接待一下,糊弄糊弄就成,可是要是真去了我这汉奸的名声非坐实了不可!这么一大顶子帽子,可不能再扣我脑门子上?!笔偕讲环薜乃档?,“可要是不去,就是不给市里面子,我还是走的好?!?br />
    直到现在他还是坚持认为,他的一辈子都是毁在了日苯人的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