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从他身上割肉??!

    这样一来他只剩下远大地产这样一只下蛋金鸡了!至于其他的业务,对他来说虽然也赚钱,可是远远没有金融和地产来钱快??!

    他怎么可能不心疼!

    “就这么办吧?!崩詈鸵淮付ㄒ?,他是大股东,他是大老板,他不需要顾忌任何人的感受,对郭冬云道,“尽快办理?!?br />
    与沈道如相反,今天最开心的还是于德华,金鹿地产从金鹿集团独立是让他轻松的,在他看来,这是少了累赘和负担,至于后来肠子悔成了什么样子,也是后话了。

    同时郭冬云这份改组方案让他名下切切实实的多了6家纺织和纺织机械相关的工厂,虽然是合资厂,但是是他说了算的!

    他对郭冬云道,“我们什么时候办理交接手续?”

    郭冬云笑着道,“尽快吧?!?br />
    “总部建设的事情,要加快?!崩詈图绦?,“我希望明年的这个时候能完工!”

    他已经确定在深圳建立地大集团中国公司的总部,并且作为他战略与投资委员会的总部。

    如果郭冬云的方案成功,他的名下将拥有完全控股的远大集团、远大投资集团、金鹿集团、通商金融集团、宝马汽车集团,以及完全独立的向阳地产、金鹿地产、地大地产、爱军鞋厂、四海饭店、和霞家具、京美电器,和霞皮革,四季百货,东风快递,名师教辅,极地印刷,及其包括像富华地产、扬州机械这样不具有控股权的合资企业。

    直至到现在,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他在掌握着这种级别的企业帝国,虽然眼前在世界上还算不上什么,但是随着规模的扩张,中国经济的发展,万亿级别完全不是梦!

    而且他还在全世界投钱,全世界扩张,光一个远大投资集团名下投资的股票,将来也会是一个天文数字!

    钱?

    他已经不缺了。

    但是隐隐中,他觉得他还是有很多事情没有做,许多责任没有尽。

    甚至觉得和熊海洲的争斗没有多大的意思,大炮打蚊子而已,可是又不得不怼他。

    沈道如和于德华已经提前回香港配合集团改组,郭冬云去深圳组建集团总部。吴淑萍要回浦江的时候,潘松等人也跟着一起去了,他们要组建新的物流园区和运输基地。

    兰世芳和潘松一起去了,但是丁世平却主动留在了李和的身边,按照他的话说,皮包公司的小老板都是雇着两个人,一个拎包的,一个提大哥大的。

    李和这样的大老板,身边怎么样都要跟着两个人的!

    因此丁世平擅作主张,他不但自己留了下来,还把侦察兵出身的老战友万良友和张兵一起带着了,三个人一起成天的跟着李和。

    李和赶都赶不走,没办法,也就只能留着了,三个人取代小威都成了他的小尾巴。

    付彪有心回深圳,可是要等着苏明。苏明这些日子里是最着急的,吃饭、睡觉没有一样是踏实的,他左等右等李和的回话,可是一直都没等到。

    他甚至在自我安慰,这是李和忙的忘了,可是连破产的罗培,李和都重新安排做了一家合资建材厂的厂长,怎么就偏偏把他给忘记了呢?

    最终,他是实在忍不住了,提了一大堆的东西到了李和家,其中小孩子的玩具居多。

    王玉兰不认识,只是问,“谁???”

    苏明笑着道,“婶子,李哥在家吗?”

    “进来吧,你小子怎么有时间来了?”李和正在给几个孩子切西瓜吃,也递了一个块给苏明,“吃一个,挺甜的?!?br />
    “谢谢哥?!彼彰鞒斐艘幌?,还是接了西瓜。

    李和笑着道,“来了还带那么多东西干嘛?坐啊,喝水不?”

    “不了,不了?!彼彰骰琶Π谑?,他的心有点不是滋味,不是因为李和态度对他不好,而是因为太好。他对李和太了解了,越是外人,才会越是客气。

    他自己都不晓得什么时候开始离李和疏远的,虽然看不见现在自己脸上的表情,但想必是一副畏畏缩缩,尴尬而不自然的表情。

    他自从做生意在深圳扬名立万之后,他越发明白了一个道理,做生意不能做老好人。他晓得越小心翼翼,越会被别人当成个屁!

    放低了自己,抬高了别人,他们都看不到他了,何谈喜欢???

    所以他说话做事一直很自我,何尝有过这种心惊胆战,也只有在李和面前,他才会有这种不自然吧。

    李览带头把苏明带过来的大包小包的玩具给拆开了,扒拉了一地。

    李和皱皱眉头,把几个孩子给提留了出去,“出去玩去?!?br />
    苏明笑着道,“就是给孩子玩的,没事的?!?br />
    “你家的几岁了?”李和把孩子赶出去后,掏出烟给了苏明一根。

    “四岁了,也淘气的很,天天揍没用?!彼彰骱孟裾业搅斯餐幕疤?,又滔滔不绝的道,“我不怎么在家,她妈把他惯的也不成样子?!?br />
    “一样,你何姐也惯着他,我也是没辙?!?br />
    “就一个孩子,能不惯着吗?我这回来一阶段,一气急了,也想着下狠心揍,就是下不了手,自己儿子啊,虎毒尚且不食子?!?br />
    李和突然问道,“你今年36了吧?”

    “我跟着你的时候是24,这都12年没了?!彼彰鞫榈牡?,“哥,要没你,我真的狗屁不是,哪里能现在这样人模狗样?!?br />
    李和笑着道,“扯远了,人没本事,依靠谁都没有用?!?br />
    苏明低着头道,“对不起,我一直想跟你道歉的,可是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开口?!?br />
    “不用?!崩詈偷?,“跟你没多大关系?!?br />
    “你知道的,这女人极有主见,从结婚到现在就没听过我的话,我真对不起你?!彼彰魉档暮苣芽?,一个是他尊敬的兄弟,一个是他的媳妇,他能怎么做呢?

    “继续回南方,还是想留下?”李和继续道,“夫妻聚少离多,总归不是办法?!?br />
    苏明道,“我想留下来了,有几个导演找我投钱拍电影,你的意思呢?”

    儿子越大,他越发舍不得离开了,再说以他现在的身价,完全没必要那么拼了??墒抢肟焕肟?,还是要听李和的意见,这几乎已经成了习惯。

    “不管是音像厂还是贸易公司都是你自己说了算的,你没有必要征求我的意见的?!痹谒彰鞯牟抵?,李和一直只占着那二成份子,就没怎么变过。而且虽然他生气徐嘉敏,但是对苏明却是没有多大的意见。

    “哥,我是真心的,你知道我读书少,这个拍电影什么的,我心里没谱?!?br />
    “拍电影?”

    “许多的人都找过我,说让我投钱?!?br />
    “挺好的事啊。不过这个我真不懂?!比绻詈驼娑缬?,喇叭全在香港的电影公司就不会至今还没有一毛钱的盈利!

    当然也不能说赔钱,起码是保本。

    这是他名下最衰的一个产业了。

    “要不我们合伙?”

    “合伙?”李和其实挺心动,如果投资香港电影是为了好玩,那么投资国产电影,完全是为了赌气了!

    因为整个流行的风气是崇洋媚外,老外喜欢什么片子,中国的电影导演们就拼命的拍什么片子、把中国拍摄得越负面,中国人的形象越猥琐,越容易在在国际上获奖,什么威尼斯奖,什么大卫奖,就统统来了。

    道理很简单,丑陋、肮脏、落后的中国才符合外国人的心理期待,才能得到他们的好评。

    而在国际上越出名,导演就越容易获得投资。

    要不然就不会有这么多秋菊、魏敏芝的片子了。

    不是说这些片子不好,而是相对于这些负能量的片子,想拍正能量的片子太难了!

    陈佩斯这种款的想在国际上拿奖就不用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