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已经发狠了,下定决心要搞熊海洲!

    熊海洲冷笑道,“你以为你是谁?真把自己当做了不起的人物了,袁部长给你撑腰?我倒是要看你能猖狂到几时!”

    他的家世,他的出身和他的社会关系人脉和所拥有的资产,决定了他可以这样骄傲!

    李和所拥有的同学圈根本和他相差无几,在政治背景的结合上,他们家是几代人的经营,而李和根本无法与之相比,这一点他很自信!

    他积攒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今天!

    他要向那个女人证明他比李和强!

    他的感情上的失败,他所经受的耻辱全部是李和带给他的!他都要眼前这个人偿还!

    这些年,他早已丢弃了那点所谓的书卷气,他通过自身发展成就,得出一个结论,蓬勃爆发的中国商业领域不应该有绅士!

    他和许多笃信丛林法则、野蛮成长至今的各行业大佬们一样,字典里几乎没有“激流勇退”这个词!

    一方面想确立自己的游戏规则,另一方面则想时时打破已经由别人确立的规则桎梏。

    关于地大集团的事情,他并不是从他舅舅处得来的,但是打听的基本是**不离十。只要顺着平松和郭冬云这些人的线索,就可以理个清晰。

    至于给罗培设套,就简单了,他根本不需要他舅舅打招呼,他自己出面就可以了!谁能不给他面子呢!

    对于李和,他一直暗中的观察了这么多年,甚至于做生意都是受到李和的影响。他很有信心比一个乡下土包子要做的强!

    但是自信,不代表他在藐视李和,在许多事情上,他还是很佩服李和的,他自己有背景都做的何其艰难,何况这种没有背景的!

    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人能做到今天的规模,简直有点天方夜谭!

    只是他也替李和可惜,李和的名下基本都是一堆的烂摊子!

    “你很聪明,熊海洲!这个我承认?!崩詈兔嫖薇砬榈牡?,“你舅舅只给你提了地大集团?那么你的消息未免太落后了一点!”

    李和也很清楚,在政治关系和背景上是无法和熊海洲相比的,不能因为他认识了某些人或者结识了某些人,他就天真的以为这些人会给他做背书,然后他就有了政治的底蕴。

    底蕴这个东西天然就和时间、沉淀等慢悠悠的节奏联系到一起,对于他来说,这是重要但不紧急的事儿,需要坚持地做下去,到10年甚至20年后可能会出现一些效果。

    他唯一可以很肯定的是,他可以在商场上碾压熊海洲,让他无还手之力!

    熊海洲眯缝着眼睛,脸一沉,奚笑道,“不管怎么样,咱们走着瞧!没这么容易算了!”

    “再见!”李和已经没有再和他多说的必要!

    “后会有期!”

    熊海洲捏着拳头让开了路。

    李和带着平松等人离开了咖啡店。

    平松道,“这个人猖狂过头了吧?!?br />
    李和道,“通知一下,从此以后,只要是跟泛海集团有业务合作的单位,我们一律不与其合作!”

    商战的本质是“杀敌一万自损三千”,不存在什么最佳战略!

    “这还不简单,熊海洲的主要业务是地产,咱们五家地产公司基本是国内龙头了,所有的材料合作商和建筑承包商我都会打招呼,我就不相信了,还有建筑地位敢冒着得罪我们的风险与泛海合作!”平松进一步补充了细节,他说的也非常的自信,不管是他掌管的地大地产,还是付彪等人的向阳地产、远大地产、金鹿地产、富华地产,在国内的规模和影响力都不是熊海洲能比拟的!

    李和摇摇头,“这还不够!你给我记住了,只有是竞拍的场合,我让他拿不到一块地!”

    “哥!”平松心里一惊!他以为李和是说着玩的,“这样我们可能赔钱的!”

    只要有一两场拍卖,熊海洲摸清了他们的套路,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抬价!

    最终接盘的还是他们自己!

    “不会赔本,听我的就是了,我从来没有做过赔本的生意!”李和继续道,“不管多少钱我们都要?!?br />
    按照熊海洲谨慎和聪明,他不可能有胆量把价格抬高到他自己都无法接盘的拍卖价!按照泛海的规模,哪怕能从银行贷款,也不会超二个亿!

    在四九城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不管地块大小,二个亿的地块简直不要太便宜!

    现在开发不赚钱,倒是可以先囤个几年。

    他就要这样耗死熊海洲!

    他想了想又对丁世平等人道,“你们最近不要单独出门,老兰你们尽量一起出门?!?br />
    兰世芳笑着道,“你尽管放心好了,就那几个废柴,我单手让着他们?!?br />
    只有丁世平担忧的道,“那你呢?”

    李和笑着道,“他没那么傻会跟我来黑的,主要是你们自己小心一点?!?br />
    他嘴上是这样说,但还是在考虑一点措施,万一把熊海洲逼的狗急跳墙了,说不准还真能做出疯狂的事。

    同时,他已经深切的感受到,四合院不合适再住了。

    李和回到家并不想马上吃午饭。他拿了一支笔、一个本子,写着各类关键人物的代号。他觉得是时候给自己建立一套公关关系处理系统了。

    他把自己关在房里,王玉兰喊他几次去吃饭,他都没有应,写了四十多分钟,终于写好了。再仔细的检查一遍,把个别漏掉的补上,又斟酌的划掉了那些不能处的人物。最后算是总结了,统共三十二人,都是关键人物。

    有些是他的同学和同事关系,这些都是他心里有数的,他都没有列入名单。比如王慧、胡援朝等人,不需要刻意去结交,因为关系本来就不差,只需要保持必要的联系。

    要结交谁,要拜访谁,哪天拜访,谁来引荐,才是他这个本子的重点。

    做完这些,他把本子往桌子上随意一扔,倒是不怕人家瞧见。因为上面的各种A、B、C、D的莫名其妙的代号,只有他自己看得懂。

    什么代号代表什么人物,他早就背的滚瓜烂熟。

    不过没几天,出乎他意料的,许多人物都没需要等到他去拜访,反而邀请他参加地大集团与相关企业的合作仪式。像这类聚会,他也归类为公关性的拜访。

    心里越来越有底了。

    郭冬云经过一阶段的忙活,终于结合麦肯锡的报告,给了李和一份整合方案。152家控股企业,经过整合和重组拍卖,最终只剩下13家大厂,不过这仅仅是一份设想,真正的实施是需要一两年时间的。

    这份方案,不止涉及到了地大集团,远大投资,宝马汽车、金鹿集团都包括在方案里面。比如远大投资更名为远大投资集团,好与远大集团区别开来。

    13家与汽车零配件相关的企业设备员工并入宝马汽车集团。

    其中最大的变动是通商银行从远大集团独立出来,成立新的通商金融集团,黄炳新出任集团出席。

    沈道如看着郭冬云的眼神都是红的,这娘们简直是个祸害!潘有林从他手里独立出去,已经让他很难接受了,如果黄炳新再独立出去,等于砍掉了他半条手臂!

    ps:对许多人说声抱歉,昨晚到住处已经是两点钟,准备喝点酒、抽根烟提神码字,结果坐椅子睡着了。跪求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