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李和老脸一热。

    是不是遗精不重要,重要的是,弄到了常静的上面。

    “哦!”

    常静应了一声,而后道,“行,你再睡一会,我起来洗一下,再给你做个早餐?!彼底?,起身,穿衣服起来。

    而后,略微慌张离开。

    一个小时后,她又走进来,叫醒了他。他刚想穿衣服,她却是开口道:“先别穿了,我放了热水澡,你洗一下先?!?br />
    临了,她又教训道:“这么大的人了,也不注意点卫生?!?br />
    李和一阵尴尬,道:“好吧?!?br />
    不敢看她,拿着衣服就溜了出去。

    泡在浴缸中,想着想着,又不由傻笑起来。多日没释放,这一次真是舒服透了,回味无穷啊。洗完澡,吹干头发,来到了大厅,饭桌上已经摆好了两碗热粥。

    常静冲他一笑,道:“洗好了?快来趁热吃吧!”

    “真香?!?br />
    李和夸了一句。

    跟着坐下来了,端过一碗就吃起来。

    一碗吃完,常静又给他弄了一碗,道:“慢点喝,我又不和你抢,这样囫囵吞枣的对胃不好?!?br />
    “主要是太好吃了?!?br />
    李和笑了笑,道:“不是我夸你。真的,你的手艺,不说世界的顶级大厨,就是我也比不上?!?br />
    说着,三两下又喝了一碗。

    “小滑头!”

    常静一阵无语,真拿他没办法,跟着又给他弄了一碗。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夸奖她的同时,还不忘先隐晦的称赞一下他自己。

    一直喝了四五碗。

    常静又站起来走进厨房,而后端出一碗杏黄色的热汤来,道:“中南,趁热把它喝了?!?br />
    说着,放到他的面前。

    “这啥子东西?”

    李和问道。

    常静轻微一笑,道:“补精气的?!?br />
    “我不喝,闻着都苦得要命了?!?br />
    李和当即叫道,“不就泄了一次吗,我身体棒着的,用不着这样?!币运奶逯?,一夜来个五六次,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一次没事,多了就积累成疾了?!?br />
    常静言皱了下美眉,道:“中南,听话,把它喝了?!?br />
    李和咬道:“我不喝!”

    谁知道她哪里弄来的药,万一本来没事,喝了就出了错差呢?

    赵艺一阵无奈,问道:“今晚你不想和我睡了?”

    “今晚还一起睡?”

    李中南闻言瞬间端起来,咕咕咕的一口就喝完。

    而后,苦得不行,他又不由抱怨道:“老赵,苦死我了。真是的,皇帝不急,太监倒是急了起来?!?br />
    赵艺见他喝了,心情大好,调侃道:“什么太监,说得这么难听。你要是皇帝,我就是妃子。这个事有关我们以后夫妻生活的质量,我能不急吗?”

    “也是?!?br />
    李中南一阵荡笑。

    “夫妻生活”冲这个女局长口中出来,就跟吃饭喝水一样,很平常,言气都不带一点波澜的。而某人听着却是浮想联翩,小兄弟当即就跳动了一下,差点就竖了起来。

    赵艺道:“知道就好?!?br />
    说着说着,她又用教诲的语气道:“中南,你现在还小,不懂这个。现如今,国内的离婚率越来越高了,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由于夫妻生活不和谐,而导致后续出现各种矛盾,最终恩爱的两个人只能分道扬镳?!?br />
    “咳咳!”

    李中南闻言一阵汗颜,转移话题问道:“老赵,等一下,我们去哪里玩???”

    好像她很懂,经验很丰富的样子。竟然说得如此大义凛然,装得一本正经的,表情都不带一点羞涩的。

    特么的,比他李某人的脸皮还厚??!

    睡都一起睡过了,抱都抱过了,摸都摸过了,她有没有过,他自然一清二楚。只不过,女人嘛,不好拆穿她,被她教诲就被她教诲呗。

    左耳进右耳出就行!

    赵艺抬起头来,问道:“你不工作?”

    “工作哪里有陪你重要?!?br />
    李中南荡笑了起来。

    赵艺当即皱了下美眉,道:“中南,事业为重。等晚上又或者周末,你有时间,偶尔过来陪我一下就行?!?br />
    说完,她又催促道:“快走吧,我想看一下书,不要打搅我?!?br />
    要是留他在这里,确实看不进书。

    动不动就要抱她,挑逗她,她就是一个圣女,都做不到波澜不惊的。就像昨天夜里,她内心的紧张,并不比他少。

    甚至,出现了一丝骚动。

    感觉,有点痒。

    李中南笑了笑,道:“好,你等我回来?!?br />
    老赵说得没错,工作确实重要。

    虽然一刻都不想分开,但这个不正是她吸引他的一点?要换成陈晓婷的话,哪里会赶他走,盼不得分分钟钟都粘着他呢。

    走出门口,突然想到了啥,又折了回来。

    赵艺问道:“怎么了?”

    “送你一个礼物?!?br />
    李中南来到她的面前,神秘兮兮的把她拉了起来,“老赵,在很早前,我就为你准备了一个特殊的礼物,只是一直忘记了,对不起啊?!?br />
    赵艺略微一喜,道:“行,你拿出来,我看一下,到底有什么特殊的地方?!?br />
    “看好了!”

    叮咚叮咚的,李中南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坠小玩意。

    “这个?”

    赵艺瞬间就愣住了,睁大着眼睛盯着。

    一直波澜不惊的她,此刻兴奋得不行,娇躯都出现了一丝颤抖。

    “喜欢吗?”

    李中南略微得意。

    “喜欢,非常喜欢?!?br />
    赵艺猛地点着头,迫不及待叫道,“中南,你愣着干嘛,快帮我带上?!?br />
    李中南一阵迟疑,道:“这个~~~好!”

    这玩意怎么带的?

    真不懂!

    只是,瞥了一眼她胸前的高耸,喉咙又不由滚动了起来。

    咽了咽口水,问道:“老赵,带左胸,还是右胸?”

    赵艺道:“左?!?br />
    “好!”

    李中南当即应道。

    跟着,颤抖双手,慢慢的拿着放到她左胸上。

    过程中,免不了碰啊碰,蹭啊蹭。真紧张,真激动。虽说偷偷摸过一次,但现在不一样啊,当着她的面来的。

    头皮麻痹得不行!

    真软,真舒服,真**,呼吸都困难了起来。

    “粗手粗脚的,我来吧?!?br />
    赵艺见他捣鼓了十来分钟,都没弄好,只是一直碰啊碰的,哪里看不出他那点心思。当然,虽然有点羞涩,被他弄的脸色红得不行,但倒不至于恼怒。

    主要是,太喜欢了。

    这一件胸针,一看,她就喜欢上了。感觉,和她非常的搭配。

    带上后,对着镜子看了几分钟,她再转过身来,面对着他问道:“中南,你看一下,感觉如何?”

    “高贵,非常高贵?!?br />
    李中南傻愣得看着,这一件皇后古董胸针,戴在她的身上,简直就是绝配。

    看起来,比国母还要高贵万分。

    非常棒!

    “谢谢!”

    赵艺一阵动情,禁不住昂了昂头,嘟起了性感的樱唇。

    期待着!

    美好的一吻。

    只是,某人一直没动,傻愣地看着她。一阵无语,鼓了一口气,她又叫道,“中南,亲我?!罢獠皇堑谝淮握庋?,和他见卓婷的时候,也有过这么一次的。

    只不过,那一次,非常的别扭。而这一次,却是发自内心的,渴望他亲吻她。

    “哦!”

    李中南应了一声,跟着亲了一下她的额头。

    赵艺稍微一愣,用耍性子的口气道:“要亲嘴?!?br />
    说着,又嘟了起来。

    暗道,平时色色的,咋现在就变成了木头?

    “什么?亲嘴?好!”

    李中南一阵激动,太不敢相信了,老赵竟然主动叫他和她亲嘴?

    价值几千万?

    比起这个来,就是几个亿都不是个事。

    非常意外,非常兴奋。

    想都没想,俯身下去,快速的就亲了一下。

    非常的柔软,非轻一碰,赵艺不由的愣了一下,跟着又道:“太快了,没感觉,再来一次?!?br />
    不是没感觉,而是没能仔细体

    轻轻一碰,赵艺不由的愣了一下,跟着又道:“太快了,没感觉,再来一次?!?br />
    不是没感觉,而是没能仔细体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