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静醉醺醺的笑着道,“汗衫脱了吧,不用那么难受,咱俩还有啥的?!?br />
    李和果真好不避讳的给脱了,用汗衫把脸上的汗珠给擦了,“真太热了?!?br />
    电风扇也没有丝毫的用处。

    两个人还是继续喝。

    “这就是你说的新进展?”

    李和疑惑地看着眼前一大堆写满了公式数据的A4纸,真叫人头大。

    理科生都不一定能看懂这些专业的数据公式,自己一个文科生,怎么看都不可能看得懂的啊。

    这李老头拿这些数据给自己看,是几个意思???

    故意欺负自己不懂是吧?

    所以他看向李维新的眼神就有点不善了,真怀疑这老头是不是故意消遣自己的。

    李和似乎察觉到了李和眼神中暗含的不满,连忙解释说:“事实上,我们已经成功分析出样品的药物成份,以及具体的分子原子结构了。

    还利用超级计算机,进行了上百万次建模推演,终于确定了几套相对准确的方案。只要等具体的药物实物出来,就可以进行试验了?!?br />
    天河二号超级计算机的威力是毋庸置疑的,极其强大的推算能力,直接将原本需要数个月的推算时间,缩短至几个小时。

    如果没有超算,想要看到这些数据信息,恐怕得几个月后了。

    不过模拟推算终究是模拟,跟实际的试验还是有所差别的,所以最后还是要经过实际试验才能得出结论。

    李和皱眉:“那大概什么时候能知道试验结果?”

    他对过程不感兴趣,只追求最后结果。

    “因为实验过程会存在某些不确定性,所以我们希望您能够在旁边帮忙监督指导一下,好让我们对实验数据,有一个更好的了解和补充。您看……”

    李维新说完,还小心翼翼地看了下李和。

    说起来,对于如意金丹的效果体验,没人比李和更权威了。

    所以李维新才想要让李和帮忙,在旁边指导一下,方便试验的进行。

    李和倒是无所谓,其实他也不是很着急,只是看着,觉得等待的时间太漫长罢了。

    如果自己能帮得上忙的话,那也挺不错的。

    “那行,什么时候开始?”李和问。

    李he 连忙说:“几个型号的试验药品都在紧急生产当中,我已经让他们加快速度了,相信再过不久,我们就能拿到第一批实物了?!?br />
    实际上,这样的速度已经算是极快的了,现在是动用了整个基地研究所的力量在进行。

    李和点点头:“那好,辛苦李教授了,我先去处理点私事,待会回来,你先跟你手下的团队人员先准备一下吧?!?br />
    李和连连点头。

    李和出到基地外面,给家里打了电话,说今晚接下来几天有任务在身,可能没空回家了,让她们几个自己照顾好自己。

    好吧,虽然说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但是李和还是习惯性地用这种叮嘱的口吻跟她们说话。

    毕竟呀,她们每一个都是自己的心头肉。

    李和宁愿自己遍体鳞伤,也不愿她们掉一根头发的。

    李维新看到李和出现,就对李和说:“陈将军,药品成品已经送过来了?!?br />
    旁边的工作人员连忙走上来,用托盘托着几个透明的小玻璃,玻璃杯中分别盛着几颗颜色略有不同的药丸,大概黄豆大小。

    李和解释说:“这三个杯子装着的,分别是一二三号复制品,都是根据样品推导出来配方制作而成的,配方略有不同,不过模拟效果是相差无几的。现在就看具体应用效果怎么样了?!?br />
    李和点点头,那么,请开始你的表演吧!

    接下来,李维新教授亲自带领他的助手们,开始对这几种如意金丹的复制品进行临床试验,实验对象从小白鼠到大猩猩乃至大象都有。

    时间紧迫,但是该试验的还得试验,毕竟这种特效药,不可能像普通药物那样,进行几个月乃至数年的临床试验。

    李和全程观摩,也就李教授提出的一些疑问进行了解答。

    说到服用如意金丹的效果,除了李和,没人比他更具权威和说服力,他可是唯一亲身经历者。

    “陈将军,您觉得怎么样?”李维新看向李和。

    李和点头说:“目前来看,应该是二号复制品和原版的如意金丹效果更加贴近,不过具体效果数据,还得经过多次临床试验才得知?!?br />
    二号复制品无论是配方还是效果,亦或者是副作用,都是和原版如意金丹最相像的,李和更倾向于这个版本的复制品。

    李维新问:“那您觉得有哪些地方需要改进的?”

    李和皱眉想了好一会儿,才说:“从效果上来看,比如意金丹弱,不过副作用也要小一点。只是我怕普通人还是无法承受这样的副作用,再把效果调小一点吧,下调到60%试试?!?br />
    当初的如意金丹,可是让自己死去活来,要知道那时候的自己,身体素质也是远超现在的基地执勤战士的。

    李和不敢想象,如果把现在的复制品直接拿去给他们,会不会让他们当场变成废人。

    眼前这只狂化之后,烂成一滩肉泥的大猩猩,就是最好的证明。

    “好的?!崩钗铝θ弥旨锹枷吕?,然后派人去跟生产部门协商。

    等药效调试得差不多的时候,该进行最后一项人体自愿试验了。

    原本李维新打算从基地士兵当中应征志愿者的。

    就在这时候,李和忽然开口了:“让我来吧?!?br />
    “陈将军不可!”李维新顿时大急,连忙阻止。

    如果让梁朝忠知道,自己让李和以身犯险,肯定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到时候自己就要倒霉的。

    然而李和心意已决:“不用多说,既然东西是我拿出来的,那么自然由我来试验,我自己不试过,怎么敢给我们的战友我们的士兵使用?这难道不是对他们的不负责吗?”

    李和之所以这么大胆,当然是有把握的,他才不会这么想不开。

    首先一个,以他现在的实力,就算复制品有什么副作用,也不可能对他产生太大的伤害。

    第二个,他手上还有超级药品这些大杀器呢,就算重伤,只要没断气,自己都有把握活下来。

    这才是李和敢这么肆意妄为的理由。

    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如果没有经过严谨的临床试验,他是不可能把这些药物交到士兵手上的。

    总得有人出来当试验品,别人的命就不是命了么?

    换做别人或许可以毫无心理障碍,但是李和做不到那么自私。

    对自己来说,或许只是一点小伤害,但是对别人来说,说不定就是致命伤。

    所以相比较之下,李和选择自己出头。

    男人,有时候是没办法退缩的。

    总得有人出来当试验品,别人的命就不是命了么?

    换做别人或许可以毫无心理障碍,但是李和做不到那么自私。

    对自己来说,或许只是一点小伤害,但是对别人来说,说不定就是致命伤。

    所以相比较之下,李和选择自己出头。

    男人,有时候是没办法退缩的。

    总得有人出来当试验品,别人的命就不是命了么?

    换做别人或许可以毫无心理障碍,但是李和做不到那么自私。

    总得有人出来当试验品,别人的命就不是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