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小时过后,风停雨歇。

    撞击声和叫喊声停了下来,只剩下女人的踹气声,整个房间内一片凌乱,充满了各种味道。

    李和一阵满足,穿好衣服,瞥了一眼瘫死在地上的常静,开口道:“我可以照顾冯磊,但是你也要满足我。?!?br />
    吃下的肉,不可能吐出来。

    至于后面的半句话,算是他的小条件,就是告诉这个女人,要给老子干,让老子满足。。不然你儿子就倒霉了。

    有仇报仇,有恩当然得报恩。再说了,雷诺得罪黎家,是因他而起的,他李中南肯定不能无动于衷。

    而且,说实在的。、

    一句话的事,没道理不提的。

    说着,点上一根烟,享受的抽了一口,而后就走了出去。

    临了,还不忘提醒道:“下一次的具体时间,等待我的电话?;厝ズ?,好好回忆一下,这次我是如何摆弄你的,一共三十六种方式,一百零八种体位,每一个细节,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都必须到位。下一次不要我亲自动手?!?br />
    走出了房间,恰好遇到付霞。

    这个女人一见到他,开口就责问道:“哥,姓常的女人找你,到底有什么事情?”

    李和略微心虚,搂过来笑道:“我和她孤男孤女的,呆在一个房间内,你说能有什么事呢?”在自家的酒店来,肯定瞒不住的,这个还不如坦率承认。

    方舒融拍了拍自己肥臀上的某只爪子,而后抬起头看了他一眼,问道:“真的假的?”本来已经认定了的事,现在他这样大方的承认,她却有点怀疑起来。

    李和笑了笑,道:“你闻一下不就知道了?”跟黎月清纠缠了几个小时,身上各种味道,肯定一闻就知道的。

    付霞嗅了一下,而后开口就骂道:“=你这个禽兽对人家用强了?”

    那么大的女人都能下手!@

    怎么可能?

    不用想,肯定是他用强了。

    李和憨厚一笑,道:“她求我的?!?br />
    付霞白了他一眼,道:“你不吹?;崴缆??”

    李和摊了摊手,道:“事实就是这样。她不求我,我还懒得碰她?!?br />
    对于她的误会,虽说有点郁闷,但是却也是一阵享受。不错,这一次,不管常静身份多高贵,内心多高傲,到底有多么看不起他,就是她求他日她的。

    她不求他这个收破烂的,他肯定不会来的。

    事实就是这样!

    “德行!”

    不管他说的真假,反正有一个肯定能确定,就是他和别人女人发生了关系,要说她内心没有一点不舒服,这个是不可能的。

    李和憨厚一笑,又搂过来,咬着她的耳朵,哄道:“这个世界上,能够让我用强的,只有你一个?!?br />
    付霞闻言脸色一热,而后又是一阵气,叫道:“你还敢说!”

    叫着就狠掐了他一下,这个时候又想到了第一次,不正是被他强来的,这个禽兽根本不给她一点反抗余地,直接撕碎了她身上的衣服,按在床上就来。

    不过,现在听他说着这些话,虽说知道多半是假的,但是她内心还是一阵舒服。仅有的一些酸意,也完全消散掉了。

    这个男人能哄一下,她就很满足。

    李和哈哈一笑,道:“真心话,有什么不敢说的?!?br />
    笑着就抱起来,而后一脚踹开一个房间的大门,三步作两步走进去,带上门后直接往床上就一扔,跟着猛地就压了上去。

    付霞一阵挣扎:“,你妹的,你今天休想碰我?!?br />
    确实不想给他碰,他刚和姓付的滚过呢。但是,一会过后,这个女人却是一个翻身,反而把他骑到了身下。

    半个小时后。

    付霞带着满足的笑容,累躺在他胸膛上,拿出一盒烟抽出一根来,放到了他的嘴中并为他点上了火,再道:“我和黎月清比起来,谁的活好?你觉得和谁在一起舒服?”

    李和享受的抽了一口,道:“你的?!?br />
    这个不用说,付霞还是第一次,哪能和她比。今天这个女人不知道吃错了药还是咋的,尤其地卖力,真的非常的享受。

    虽说刚才和常静这个高傲的女人来,他想怎么摆弄就怎么摆弄,想采用什么体位都行,精神上得到了巨大得满足,爽得不行。

    但是,跟一条死鱼一样,死死咬着牙,一声不哼的,就是最后承受不住了,也只是嗯嗯啊啊的叫,真的没意思啊。

    革命尚未成功,还需要继续努力。

    他终于走了?他就这样走了?d

    解脱了一番,同时隐约有一点埋怨,内心一阵阵的复杂,满不是滋味。

    累瘫在瓷砖上,一动不动的,过了大半个小时,呼吸却没能平息下来,依旧粗重得不行。身体呢,还是一颤一颤的,在回味着。

    付霞傻愣了一般,静静第躺着,望着自己完美的酮体。在雪白的肌肤上,泪水,汗水,还有某些液体,夹杂在一起。

    这一刻,她只有一个感觉。

    恶心!

    这几个小时,整一个过程,她都永远无法忘记,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笑容,以及她每一种情绪的变化,都深深地刻在了她的脑海中。

    这个李和的带给她的冲击,实在太大了,无法想象。身体上的冲击,忍一忍就算了,但是精神上的冲击,却是彻底让她奔溃了。

    最后她忍不住叫出来的时候,她可以清晰得感受到,他当时的内心有多么的得意,表情有多么的不屑,就像在说:你不是付霞的大小姐吗?你不是很高傲吗?你不是曾经吊都不吊我,直接把我当成空气吗?

    怎么,现在在我胯下尖叫了吧!

    你不是很抗拒我?你不是把自己当成一个圣女一样的纯洁吗?

    怎么,现在被我弄爽了弄飞了吧?

    贱女人!

    几个小时过后

    却发现,全身上下累得虚脱了,根本一点力气都没有。而且,稍微动一下,双腿间就痛得不行。

    想到当时撕裂了一般的疼痛,她就又是一阵心悸。

    太痛,太怕了。

    一点怜惜都没有!

    是的,付霞已经跟她们说了一切。

    却发现,全身上下累得虚脱了,根本一点力气都没有。而且,稍微动一下,双腿间就痛得不行。

    想到当时撕裂了一般的疼痛,她就又是一阵心悸。

    太痛,太怕了。

    一点怜惜都没有!

    是的,付霞已经跟她们说了一切。

    却发现,全身上下累得虚脱了,根本一点力气都没有。而且,稍微动一下,双腿间就痛得不行。

    想到当时撕裂了一般的疼痛,她就又是一阵心悸。

    太痛,太怕了。

    一点怜惜都没有!

    是的,付霞已经跟她们说了一切。d